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涓水遐思-母校湘潭县八中的回忆

文章来源:JIANWENDI.COM 点击:5188 发布时间:2006-8-7 15:21:02 [评论]

  从湘潭市坐车沿潭花线西南行数十里,第一次与清秀的涓江相会,叫石湾;再前行十余里,再次与涓江相会,这便到射埠了。公路与河流交会的三角地带,沿着一脉低平的小山,一幢白底上题着红字的祠堂老屋,连着左右排列的一幢幢平房、楼房,掩映在一片绿树之中,这便是我的母校——湘潭县八中。
  三十四年前,我跨进了这所殿堂,多么荣耀!那时,她不过是一所初级中学,但在乡人的心目中,这是高等学府,是知识和未来的象征,是骄傲和希望的所在。那时的小镇,还只是悠闲地躺卧在稍靠上游的涓水边。每当赶集的喧嚣日子里,乡人们在这里自由地呼叫、吆喝和拥挤,这里是他们的天地。至于那离镇两三华里的学校——乡人们习惯地称之为黄家祠堂,这是八中的前身——他们则不敢,或者说是自觉地不去随便涉足,而这里没有围墙,他们本来是可以随便进出的。一旦有事,去了这个神圣的所在,他们也会屏声静气,放轻了脚步。我们披着晨雾上学去,或者夕阳西下,在夹着公路的高大笔挺的两排柏杨树下散学归来,一路上讲述着刚刚听来的和看来的三国、水浒故事,背诵着唐诗,我后来的古典文学爱好就是从这时起步的。散发着清香的田野里,忙碌的农夫常常会不自觉地放下手中的农具,对着三五一群的学生们流露出羡慕的眼神,我们自然也就更挺起了胸脯。
  上课的钟声是敲击悬着的铁器。它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有节奏地敲响着,已经成为了我们学习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我们的记忆里,当时的感受,并不像诗人们描绘的那样,它并不像冲锋的号角,我们没有感到那么急促;它也不是美妙的音乐,我们也还来不及品尝其中的诗意。恰当地说吧,它更像我们的心跳,学校的心跳与我们的心跳是那么和谐一致,我们也就在这有节律的跳动中一天天长大。
  数十年过去了,课堂里的情景渐渐地淡忘,但一些集体活动却还清晰如昨。上操,我们是一个紧挨着一个组成数条单行的人流爬过陡坡,来到被铲平的山头操场,一边做操,一边放眼前方的田野景色。我还记得那“解放台湾”的演习,数百名学生冲出教室,沿着弯弯曲曲的田埂跑向河边,然后又跳进水里。水浅处,被踩踏起一串串水花;水深处,我们又全身陷进水里,拼命地泅渡,冲向沙洲,到达胜利的“彼岸”。我们一个个累得气喘吁吁,眼冒金花。只有当我后来游过湘江,游过长江,游过东海和黄海,我才一次次地回忆起家乡那清得令人心醉神往的河流实在难得。我还记得,我们这群行将毕业的少男少女,尝试着把自己刚刚学到的知识还给人民,摸索着夜路,到数里之外的谭家湾开办夜校,一次又一次地为农民们上课扫盲,那补钉衣服挤簇处射过来的一道道祈盼和认真的眼光,使我们得到了极大的报偿。夜深的归途上,我们撒满了一路的欢歌笑语。
  我们的回忆带着深深的年代印记。上学的三年,家乡刚刚从苦日子里挣脱过来,在家里刚刚能吃上饱饭,但在学校里却未必做得到。学校崇尚艰苦的教育,我们班一度强制寄宿,我这家住不过五六里地远的学生也不得不有过一段寄宿生活的体验。两层楼的地板上沿墙四周铺上稻草,稻草上铺上草席,我们就像游鱼条一样一个紧挨着一个。不大好受的还是“饿饭”。每餐定量,不能加饭,菜里更无多少油水,沽沽叫的肚子,老是盼着星期六回家,好得到一周一回的补偿。那时候,我们的面子比什么都重要,为了不被别人说“怕艰苦”,默默地自个忍受。如果说这种吃苦,还出于某种外在的强制性,那同学中的家境贫困者则是自觉地受苦。我们班就有一位同学,星期一从家里带一瓶辣椒,这就是一星期的下饭菜,长年如此。他长得那么黄瘦,毕业后据说还是早夭了。这种磨练今天已无必要,但谁能说我们这一代人至今死守着的勤俭和吃苦耐劳的传统与此无关,又谁能说这种精神也要随着艰难日子一同抛弃呢?
  最难忘的是值得我们永远尊敬的老师们。他们的敬业精神和对学生的平等作风,我总感到比起今天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或许世界上的万事万物都是随时而进,不必用九斤老太的目光去看今天,但感情的天平总是把我带向昨天。那时,八中的老师大略由三部分组成:一部分是土生土长的,如校长汪友海,教师刘继纯、徐必寿、谭邦忠、徐有恒、颜飞、周章哲、薛东凡等,一部分是本县的外乡人,如易家春、危万林、李迪凡等,一部分是新分来的大学生,如柳德武、张雪梅、张启鑫、易克立、程政达、倪捷法、徐远芹等。他们各有特点,相得益彰,整体全身心地投入到教育事业中,尤其那些只身从城市里来的大学生,他们和农村孩子、家长的那种水乳交融,不能不归之于党的教育的成功。他们那经常的家访,那与学生的促膝谈心、课余玩乐,连同他们精益求精的传道授业,赢得了我们发自内心的尊敬。我还记得与体育老师危万林曾有一长段时间的同床共枕,他视我如小弟,我在把他视为兄长的同时,当然会终身把他奉为宗师。我永远感谢这里提到的和没有提到的所有老师们。
  尊师重教,在当时是一种社会风尚。盛泽农老师从教数十年,他留过洋,非常注意仪表,金丝眼镜下一身西装革履,每天清晨韵喉高歌。他那种我行我素飘逸不群的举止作风在当时简直是凤毛麟角,与周围环境和社会时尚极不协调,但却一样赢得了师生们的尊敬。六十岁那年,全校师生集会礼堂在校长的带领下向他祝寿。他十分激动,赋七律一首,我还记得三句。开首两句是“轻风细雨送斜阳,六十何堪我大康”,最后一句是“百花园内不孤芳”,一片喜溢之情。我不知道盛老何时过世,也不知道他文革中的遭遇如何,但我永远怀念着那感人的一幕。
  四月二十七日,七十六岁的徐必寿老师偕八中现任书记胡新荣老师为筹备校庆事来到我家,我头脑里马上跳出了毛主席的诗句:“三十一年还旧国,落花时节读华章”。这是一个不怎么贴切的类比,但确是我当时的第一感受。同乡的毛泽东,是何等叱咤风云的人物。他阔别三十一年回到的故国,是一个古老民族的神圣之都,而且是以主宰天下的雄风重来旧地。而我是何等样人,三十一年并没有真正离开家园,回首往事碌碌无为。但不管怎么说,八中依然是我心中神往的“故国”。在落花时节展望十一月四十周年的校庆,自然会想到硕果累累的金秋季节。由此生发开去,想到人生本如路,一个人究竟走什么路,这受多种因素制约。在我的同学中就有当时学习成绩极佳者,因为历史的原因失去了深造的机会。这不是学校的过错,学校自始至终贯彻“有教无类”的原则。而走入社会,又如走入一片莽原,又是一番新的奋斗和考验。现在,我们的国家成熟了,她正以生机勃勃的形象矗立在世界的东方。和祖国走过相同道路的人们重新聚首在昔日的摇篮,实在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好事。它使我们在认真审视自己过去的同时审视母校的历史,展望自己前景的同时展望母校的未来。我们的母校就像我们的母亲一样,以她博大的胸怀在真诚地平等地欢迎着和接纳着她的每一位学子。
  每一回回到射埠,虽然没有多去叩学校的门扉,却总要投以深情的目光。这里变了。昔日的河边小镇已经在学校周边发展繁荣起来,成为了湘潭县有数的建制大镇之一。学校的面貌也变得崭新起来了。她已不再是初中,而早已是本镇的高中了。那条迷人的涓水虽早已不再如我童年记忆那样帆樯如缕,但她依然是那么清纯,一如既往地静静流淌,昼夜不息。从这里走出了一代代人才,他们有的工作、生息在自己的乡土,有的走出了家园,走向了世界。我期待着这里的明天会更好。
                   何歌劲 1996.4.28

  附:

本文作者为湘潭县八中四十周年校庆所撰诗联

  八字打开,八方呼应,八达庆相逢,好一派才高八斗;
  中声播远,中岁来临,中兴歌再起,真个是砥柱中流。

  黄氏祠堂何处名?八中弟子有深情。
  闲游濯足常临水,倦读推窗可望衡。
  未设柴门人不闹,频催铁铎鸟无惊。
  重来射埠修身地,小镇新成不夜城。
       1996年11月23日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网友[27.24.185.98] 说: [打分:5分]
 网友[27.24.186.105] 说: [打分:5分]
 网友[27.24.182.247] 说: [打分:5分]
 贺蔚吾网友[58.52.159.115] 说: [打分:5分]
 网友[119.21.162.208] 说:母校!想念你。我也曾经学习过、生活过,时间真是太快了,转眼又是二十年,好想你。 [打分:5分]
 网友[121.8.108.76] 说:母校,毕竟是母校.毕业几年,看到关于她的介绍还是让我心喜不已..无论她经历风风雨雨,好的,坏的...但她就是母校,给予我母亲般的亲切感. [打分:5分]
 王昆仑[58.248.34.114] 说:叫你一声老前辈了,我离开八中也有19年了,你在文中提到的徐必寿、谭邦忠老师我在校的时候他们还在教书,想不到现在都近80的老人了,看了你的文章,真的好想回去看看,现在广州工作生活,很多年没有去过八中了. [打分:5分]
 网友[61.137.41.130] 说:不错!写此文章让我为八中自豪 [打分:5分]
 网友[218.93.253.39] 说:好文章, 真好 [打分:5分]
 网友[123.112.229.159] 说:好!写得好。读了此文,我仿佛回到当时的八中。何先生刚人学,我则毕业离校了,我是七班的。 [打分:5分]
 湘潭县八中02届陈小平[222.243.162.72] 说: 没想到,我和明成祖的后裔竟然是校友.非常荣幸 与何先生一样,我的祖先也是由明初迁入湘潭 八中是我们的母校,她的明天将更加美好. 明天八中以我们为荣 [打分:5分]
 hegej[211.142.246.38] 说:校友只有一个身份,那就是校友。只要符合这一条,谁都可以参加。 [打分:5分]
 网友[58.59.233.57] 说:农民校友能参加校庆吗???????????? [打分:5分]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161.108.158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