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穿越时空的爱恋》逐集简介(下)

文章来源:中国-安徽电视台 点击:4360 发布时间:2006-8-18 22:29:33 [评论]


第十四集


  朱爽正打退堂鼓的时候,朱元璋宣他进殿。见父皇因为上一次那只好吃的烤鸭对自己露出几十年不见的笑脸,朱爽再度立志:不管多难,也要学做烤鸭。为了找到张楚楚,小玩子想到了“发动群众”这一招——她假装是朱允文的书僮,称张楚楚是自己的少奶奶,博得大家的同情,很多人都表示一定要帮她找人。小玩子正得意,朱爽一路喊着“师傅”,急匆匆追来。苦求小玩子教自己做烤鸭。最后不得不说出是皇上想吃。小玩子坚决不肯替他“做嫁衣,充门脸”,越发不答应。朱爽使出全身解数,想出众多说服小玩子的理由,终于,小玩子被自己将在明朝开创一个名满天下的烤鸭连锁店的设想吸引了,勉强答应了朱爽。朱爽收了名叫鸭四的人开的烤鸭店,做起了烤鸭。朱允文开始学习处理国家大事,不能天天陪着小玩子,便天天打发了人送花。小玩子则以烤鸭回赠,有时还会借用太子侍读黄子澄的手来写写菜单。 朱元璋为了吃到新出炉的烤鸭,微服出宫,来到鸭店。朱爽被小玩子画了一脸油灰,亲自端了烤鸭送到朱元璋面前。朱元璋听完鸭子,非要看看那传说中的“百年烤炉”是什么样,结果看到了真正的烤鸭人小玩子。小玩子替朱爽说好说,说他为了皇上宁可放着王父不当却亲自来做烤鸭,朱元璋听了很高兴,朱爽也对小玩子更加崇拜。朱元璋欣然为鸭店提名:天下第一鸭。鸭店的生意越来越红火,小玩子决定扩大规模,招收店员,还请朱允文画了一只吉祥物,做为统一店服的标志。一切创意俨然就是明朝时代的连锁快餐店。朱爽、鸭四负责招圪新店员。前来应试并且被录取的有乖乖、巧巧,还有曾被小玩子抓住过的小偷张大富。小玩子回来验收时,没看到张大富,倒看到了乖乖巧巧。小玩子故意装作没有认出他们,一边夸他俩长得标致,一边令他俩男扮女装到门口做“迎宾小姐”。

 

第十五集


  鸭店的生意越来越有声有色,不仅有统一的制服,还有朗朗上口的“店歌”。小玩子偶然发现了小偷张大富也在鸭店,本来想开除他,却经不住张大富“重新做人”的要求,又因为他的心灵手巧,便留下了他。朱允文的治国才能也得到了朱元璋的认可,高兴之余,朱元璋再次带着朱允文一起来鸭店吃鸭。自打开始做鸭子,二皇子朱爽得到了朱元璋的宠爱,这令三皇子妒火中烧。这一天他也来到鸭店,是来找茬儿的。只是他并不知道皇上也在店里,结果自己撞到了枪口上,惹得朱元璋大怒,当众大骂了他一顿,还声称要将他废掉。当晚,朱元璋一边听自己最宠爱的杨贵妃唱“凤阳花鼓”,一边感叹身为皇帝的孤苦。杨飞心灵嘴巧,很快又把朱元璋哄得开心起来。朱元璋赐杨贵妃吃自己亲自带回来的烤鸭,没想到一口鸭子下肚,杨贵妃居然被毒死了。朱元璋大怒之下,封了鸭店,抓了包括小玩子在内的所有人员。朱允文想去找朱元璋求情,朱元璋闭门不见。朱允文去求已升为应天府尹的高甫明,高甫明既不敢得罪现任的皇上,也不敢得罪未来的皇上,于是想到要派一个有本来但却并不是自己手下的人去帮朱允文侦破此案。高甫明派给朱允文的是早己女扮男装、时常替应天府当差的张楚楚。这时的张楚楚已化名为张无柳。



第十六集


  再次见到张楚楚,朱允文又惊又喜,但张楚楚得知此事与小玩子以及众皇族有关,断然拒绝了朱允文。然后,朱允文对小玩子的一片挚情,最终打动了张楚楚。张楚楚着手调查此案。被烤鸭毒死的,除了杨贵妃之外,还有三皇子朱冈的亲随。被关进大牢的朱爽天天喊冤号叫,小玩子则是有吃有喝,还时不时地招来狱卒们赌博开心。出去寻找张楚楚未果的朱棣气冲冲地回来找季淑妃算帐,突然得知皇上差点被人下毒,季淑妃的两个阉奴也被当作嫌疑犯抓起来,连忙进宫询问。张楚楚很快查出头绪,经朱元璋允许,在皇宫大殿公开审理了这起“投毒案”。经过一番《罗生门》似的遂个审讯,案情终于大白——下毒的是对朱元璋怀恨在心的朱冈。朱冈被朱元璋废为庶人,赶出了京城。在大殿上,朱棣终于与自己苦苦寻找、又几次擦肩而过的张楚楚见面了,但他却不敢上前相认,因为这个时候张楚楚是男装,如果他认了,张楚楚就等于犯了欺君之罪。而张楚楚今天的名字——张无柳——就更令朱棣听着心痛。因为,“柳如眉’’是他送给张楚楚的名字,而无柳,则正是对那个充满了爱意的名字的否定。也是对他的爱情的否定。

 

第十七集


  小玩子终于出狱,本以为朱允文会来接自己,结果门口等着她的只有张楚楚。两人见面,又如宿敌一样地唇枪舌剑,张楚楚说小玩子是在利用朱允文的感情,小玩子也说张楚楚又何赏不贪恋燕王妃的身份。小玩子回到郡主府,想不到迎面被朱允文等人用水泼成了落汤鸡——原来,宋允文是借用了少数民族的习惯来迎接小玩子,没想到却被心绪不佳的小玩子责骂了一顿。小玩子不肯同朱允文一起进宫谢恩,朱允文只得独自宋见朱元璋,朱元璋当面教他如何收服小玩子,朱允文却说感情的事情是不应该用这些的。朱棣来到张楚楚住的客栈,向她表达爱情,但张楚楚拒不接受他,因为他是王爷,自己是庶民,因为自己不愿意做他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张楚楚的绝决终于激恐了一向刚愎日用、从小求人的朱棣。季淑妃听乖乖巧巧说张无柳就是柳妃,直恨两个奴才不当从揭穿她。但乖乖巧巧除了知道那是欺君之罪以外,还知道张楚楚实际上是救了他们俩的命。半夜,借酒浇愁的朱棣大醉而归,将季淑妃当成了张楚楚,拉住不放。小玩子越想张楚楚指责自己的话越生气,决定将从到明朝以来从朱允文手上连偷带骗的东西都还给他,没想到朱允文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一直一清二楚,只是故意不点破。小玩子大有受了戏弄的感觉,大骂朱允文阴险,莫名其妙地跟朱允文翻了脸。朱棣一觉醒来,发现睡在身边的是季淑妃,很是后悔。季淑妃黯然神伤,心里更恨张楚楚。朱棣再度来找张楚楚,却已是人去楼空。朱允文这几天也心情欠佳,黄子澄居然都看出他是为情所困,居然指导他看《兵法》,用兵法来拯救爱情——欲擒故纵。

第十八集


  朱允文去应天府找张楚楚,高甫明说张无柳已经离开了。为了引出张楚楚,朱允文画了小玩子的画像,说她是“嗜血狂魔”,要通缉她,果然张楚楚现身揭榜。朱允文拉着张楚楚一定要跟张楚楚交朋友,张楚楚欣赏朱允文的为人,答应了。小玩子几天不见朱允文来找自己,很纳闷,又不肯服输,便带了丁香上街闲逛,结果发现,满街的人都面带恐惧地躲着自己。当她知道自己居然被描写成“先奸后杀、吃人肉的嗜血狂魔”,不由气炸了肺。冲到应天府质问高甫明,高甫明说是朱允文干的。小玩子来找朱允文兴师问罪,却发现朱允文宁可跟张楚楚说笑也不来见自己,不由得醋意大发。最后,小玩子被朱允文和张楚楚两个人气得号啕大哭,直喊着要“回家”。朱允文不忍,黄子澄劝他一定要逼到小玩子肯对他表达感情的时候。季淑妃趁着张楚楚伤了朱棣的心,一边在朱棣面前极尽温柔,一边加紧打探张楚楚的去向。当她得知近来张楚楚总跟朱允文在一起的时候,故意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朱棣,朱棣将信将疑地去了,果见张楚楚与朱允文在一起喝酒下棋,不亦乐乎,不由得以为张楚楚更爱朱允文那样的少年。小玩子去朱元璋身边跟朱元璋一起做操,朱元璋也对张楚楚夸赞有加,还说要请张楚楚宋做大内侍卫总管。小玩子嫉恨张楚楚,以誓说只要张楚楚出任大内总管,自己一定要送她一份“大礼”。张楚楚听从了朱允文的劝说,接受了“大内侍卫总管”的职务。朱元璋召见了张楚楚,还当面替张楚楚和小玩子和解。小玩子却偷了朱元璋最心爱的水晶瓶——她要将一个无头案送给新上任的大内侍卫总管。当晚,宫里乱了起来,说是来了贼。只是,令小玩子感到惊奇的是,所有的人都说丢了国玺,而没有人说丢的是水晶瓶。

 

第十九集


    朱元璋丢的是水晶瓶,但怕让天下人知道他身为皇上却会为一个瓶子不见了就动那么大的干戈,在失身份,便假借“国玺丢了”作幌子,先让人抓住飞贼,再问瓶子。可是除了朱元璋,没有人知道这其中的原委。于是人人自危,也人人互相怀疑。张楚楚第一个怀疑对象就是小玩子,但小玩子死活不承认。小玩子也觉得奇怪,难道还有第二个小偷?到底是谁偷了国玺?朱爽想到自己会被怀疑,想去替朱元璋弄个假的,又不知道国玺是什么样,只得先拐弯磨角地打听。朱允文生怕小玩子一时淘气偷了国玺,那可就闯了大祸。他的追问令小玩子很伤心。身为大内侍卫总管的张楚楚也问了朱棣,朱棣为张楚楚居然对自己这一点信任都没有而难过。朱爽好不容易弄来了一个假国玺,还编了一套自己英勇夺国玺的故事,被朱元璋一眼看穿,大骂朱爽蠢。张楚楚天天盯着小玩子,小玩子气不过,弄了个逼真的假国玺交给张楚楚,张楚楚以为自己真的抓到了“真凶”,非让她怎么偷出来的再怎么放回去。小玩子只得半夜再次潜回朱元璋寝宫,放回国玺。朱元璋看在眼里,深深感动——仙仙这孩子最孝顺,不仅弄来一个假国玺来安慰我,还偷偷地放回来,不居功。季淑妃发现自己无论怎么做都不能得到朱棣的心,只得来求高甫明。她对高甫明说,只要你替我除去张无柳,我就答应做你的“少主子”,而且替你打开陈友谅留下的那个山洞的门。于是高甫明便放掉了从前被张楚楚抓到的山贼,与山贼串通一气,设下了一个置张楚楚于死地的圈套。只是,谁也没有想到,张楚楚身上的那件防弹衣再次救了张楚楚的命。

 

第二十集


  朱元璋叫来朱允文等人,说不用找国玺了,还说小玩子是个好孩子,让朱允文赶快娶了她。小玩子不干,说不能拿这种终生大事冲喜。朱允文也说一定要找到到国玺再娶亲。朱允文想到的也是弄个假国玺交给朱元璋,来源则说得很神秘。这个时候,本来就没有丢什么国玺的朱元璋已经开始感受到儿孙们的孝心了。只是,他不明白为什么朱棣一直没有动静。张楚楚死里逃生,看到了朱棣对自己的牵肠挂肚,深感安慰。张楚楚和小玩子终于猜到朱元璋丢的一定不是国玺,而是——小玩子向张楚楚承认自己偷了朱元璋的水晶瓶,两人决定把瓶子送回去,了结此事。季淑妃以为张楚楚被高甫明害死了,便随高甫明再次来到山洞前,凭着童年时期的模糊记忆,打开山洞,里面是陈友谅的画像和足以复国的金银财宝和龙袍凤袍。可是,季淑妃却拒绝同高甫明一起谋反,因为,她已经怀了朱棣的孩子,而且朱棣又非常可能做皇帝,自己干嘛一定要推翻公公丈夫的天下呢?高甫明又气又急,却也拿季淑妃没有办法。高甫明离开后,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季淑妃悄悄将龙袍风袍带回了燕王府。高甫明不死心,想到了逼迫季淑妃起事的办法——他也去做了一个假国玺。这天晚上,朱元璋刚刚睡着,就接到应天府密报,说是燕王府藏有国玺。朱元璋以为这是四儿子朱棣的另一种办法表达的孝心,欣欣然带着愉快地配合游戏的心情摆驾燕王府。朱棣刚听说季淑妃怀孕,前来探望,突然燕王府被包围了。而且皇上也来了。朱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结果,应天府士兵从燕王府搜到了让朱元璋露出笑脸的国玺,马上又搜出了让朱元璋变了脸的龙袍风袍——国玺是高甫明试图栽赃的,而龙风双袍,则是谁也没有想到会出现在燕王府的。朱棣被以谋反罪打入大牢。朱元璋一夜之间老了许多,他不能接受自己最钟爱的儿子居然不能等到自己寿终正寝就忙不叠地谋反。 这时,身为大内侍卫的张楚楚冒死立下军令状:请求朱元璋给自己十天时间,替燕王朱棣洗清不白之冤。

 

第二十一集


  朱允文和小玩子都在积极设法搭救朱棣,但朱元璋自打关起朱棣之后,便不肯见任何人,也不批阅奏折,朱允文小玩子除了去牢中探望,没有别的办法。而黄子澄为了朱允文的储位,再三劝朱允文不要再去搭救朱棣,但朱允文无论如何也不接受。张楚楚再度来到燕王府,只是,燕王府里已物是人非,府里的家人都受诛连进了牢房。张楚楚睹物思人,回想起自己曾与朱棣在这里度过的每时每刻。在这里,张楚楚见到了侥幸逃脱的乖乖和巧巧,两人带她去看当时藏了国玺和龙凤双袍的地方。在张楚楚曾经住过的侧院,她看到自己房间里的一切东西都没有动过,又听乖乖巧巧说,是朱棣吩咐过的,要敬柳妃如柳妃在,一切都不能变,而且,朱棣夜夜独眠于此……张楚楚的心被朱棣的深情深深打动了。她发誓一定要救出朱棣。为了救出主子,乖乖巧巧说了实话,张楚楚知道了季淑妃与高甫明的关系。朱棣和季淑妃在牢中倒成了一对患难夫妻,想到要不是自己命回龙凤袍,朱棣还不至于如此,季淑妃又悔又怕,还不敢说,只有哭泣。高甫明不放心,专门宋牢中探视,明是问案,暗是提醒季淑妃不能乱说,否则,若是给朱元璋知道她是陈友谅的女儿,朱棣就会彻底完蛋。本来就怀着身孕的季淑妃吓得昏了过去。朱棣正在为季淑妃求救,张楚楚来到狱中。她下令将季淑妃救出大牢送往仙仙郡主府,一边安慰朱棣,自己一定要为他洗冤。朱棣对手下家人的感情,朱棣对张楚楚的感情,都令她感到自己没有爱错人。小玩子为了劝朱元璋,不顾一切地冲进朱元璋寝宫,顶着朱元璋的雷廷盛怒,替朱棣辨白。最后,小玩子甚至突然扭住朱元璋的胳膊,疼得朱元璋大叫,又反过来拥抱朱元璋,告诉他,亲生父子应该相亲,怎么能胳膊肘往外拐,那样会疼的。小玩子明知道朱元璋已经不会再杀朱棣,却故意不知道张楚楚,直逼得她说出对朱棣的真实感情。 小玩子与张楚楚合力说服季淑妃,让她说出关于高甫明的一切。当季淑妃得知正是高甫明陷害了燕王,马上便说出了一切,还带着小玩子、张楚楚、朱允文一起去了那个山洞。高甫明知道季淑妃出卖了自己,悲愤交加,自杀身亡。张楚楚将这一切都归在了高甫明头上,朱棣获释。燕王府再度热闹起来,早回来的季淑妃等着朱棣,却听说朱棣去找张楚楚了。虽然季淑妃也知道是张楚楚救了燕王府所有的人,但仍忍不住嫉妒。经历了生与死的张楚楚和朱棣终于拥抱在一起,但张楚楚还是不能答应回到朱棣身边,因为,皇上太熟悉张无柳了,如果张无柳突然变成了燕王府的柳妃,那朱棣等于又犯了一次欺君之罪。朱棣说要想办法替张楚楚脱身。张楚楚答应他,只要有两全的办法,自己愿意同朱棣海角天涯。

 

第二十二集


  其实小玩子不顾一切救朱棣是有私心的,熟读历史的她知道如果朱允文被立储、当了皇帝,要不了多久,等待着他的便是葬身火海的悲惨命运。当她越是从心里爱允文,就越是想改变历史,改变可能发生在朱允文身上的一切不幸。现在,朱棣虽然出狱了,但他在朱元璋心里的地位却已经一落千丈,听朱允文说皇上已经打算立朱允文为储,小玩子急得差点昏过去。想来想去,还是走为上策,小玩子死缠活缠地非要朱允文随自己去花果山求婚,实际是想拐着朱允文归隐山林。季淑妃突然约见张楚楚,她一改往日的飞扬拨扈,变得低调了。她说她感谢张楚楚,愿意为她让位,要离开朱棣,虽然自己已经怀了朱棣的孩子,但朱棣早就毫不爱她了。季淑妃的话令张楚楚感到良心的煎熬,仿佛自己的出现即将造成另一个女人和一个未出世的孩子的悲剧。小玩子带着朱允文、带着很多值钱的东西离开皇宫。朱允文并不知道她的良苦用心。朱棣终于想到了替张楚楚脱身的办法——他找到了一种可以令人假死的药,想让“张无柳”死掉,而去作为柳如眉复生。然而,当他找到张楚楚时,张楚楚不肯接受她,因为,她不肯让自己的幸福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朱棣无话可说,—将药放到张楚楚手里,黯然离去。朱元璋听说小玩子又带朱允文出宫,忙派张楚楚带兵出去寻找。小玩子和朱允文这次遇上了真的拦路抢劫的山贼。小玩子为了让朱允文脱身,宁可假意表示愿意做押寨夫人。朱允文被小玩子当作“小老弟”骂走,心急如焚地去搬救兵,正遇上前宋找人的张楚楚。当朱允文再度将小玩子手里救出来的时候,两人心头都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惊悸。同时,也都在危难中认清了自己对于对方的难以割舍的感情。

 

第二十三集


  小玩子和朱允文被朱元璋痛骂了一顿,说他们不知道江湖险恶,什么求婚,只怕是没做成人间的夫妻就先升天做夫妻去了。晚上,小玩子睡不着,想着怎么样才能挽救朱允文当短命皇帝的命运:朱允文也睡不着,生怕一眼看不见小玩子便会永远失去她。在仙仙郡主府,朱允文与小玩子四目相对,都相信今生今世谁也离不开谁。这一晚,他们两个做了人间的夫妻。现在,小玩子更要铁了心要让朱允文当不成皇帝。她去找朱棣,暗示他其实皇上并没有立他为储的心思,这番话再度激起朱棣的雄心。小玩子又去找张楚楚,说要不了多久朱棣会当皇帝。说这些话的目的无非还是想让朱棣继续争取。朱允文发现小玩子再次不肯答应跟自己结婚,很苦恼,又不知道为什么。朱元璋也希望朱允文能早日降了这个不安份的女子,让自己早日拥有这个聪明过人又孝顺自己的孙媳妇,于是也想出了一个激将法,扬言要为朱允文选妃。 本来,朱元璋以为小玩子听了这个消息一定会着急,会来请求皇上不要弄出别的女人跟自己争宠,没想到小玩子反倒跃跃欲试,扬言自己凭实力一定能被选中。其实小玩子只是想拖延时间,只是能推迟立朱允文为储,做什么都行。朱元璋令朱爽担任替朱允文选妃的重任。朱爽心里替“师傅”抱不平,一路上不仅对应选美女们百般刁难,还从中选了最好的可以展示女子德才的东西安在小玩子头上。小玩子则心甘情愿地从头学习琴、棋、书、画、女红,她以为自己只要一天不过关,选妃就一天不能有定局;一天没有定局,立储的事就得一天天往后推……然而,朱元璋终于沉不住气了,尤其看到居然二皇子朱爽都对小玩子那么死心踏地,认为这正合了“得人心者得天下”,太孙妃人选非小玩子莫属,便自作主张地下旨:立小玩子为朱允文的妃子。季淑妃虽然令张楚楚主动退出了,但朱棣对她也更加冷淡。季淑妃想到了一个置于死地而后生的最后一招,离家出走。小玩子只得另想办法。这天晚上,她端着亲生做的点心来见朱元璋,告诉他自己的“师傅——孙悟空”的种种预言(取信于朱元璋的是她读过的历史,左右朱元璋的是她自己编的谎话),她告诉朱元璋他将是历史上最长寿最健康在位时间最长的皇帝,所以不用急着立储……第二天一早,燕王府里先传出骚动季淑妃和乖乖巧巧不见了。

 

第二十四集


  更大的变故则出在皇宫,朱元璋的贴身太监陈公公来告诉朱允文:皇上不见了。朱允文来到朱元璋寝宫,见到皇上的留书,说自己想要出去轻松轻松,一来看看朱允文会不会治国,再者看他能不能找到自己,但此事又绝对不能让陈公公、朱允文之外的第三个人知道,这一切都是对朱允文被立储之前的最后考验。朱允文忙去找小玩子商量,丁香告诉他,仙仙郡主去花果山了。朱允文想不出采小玩子离开的事情跟皇上不见了是不是一回事?皇上是不是故意藏起小玩子来考验自己“江山与美人孰轻孰重?”    其实,这一切都是小玩子导演的,此时,她正带着化妆过的朱元璋走在山路上。小玩子买下了京城边上的一座“皇觉寺”,朱元璋被她打扮成了方丈,她自己才打扮成了小沙弥,连带着乖乖、巧巧投奔到皇觉寺来的季淑妃都没能认出他们。小玩子画了一张朱元璋被捆绑的画像,又以山贼的口吻写了封索要二百两赎金的信,只当山贼并不认识皇上,只当朱元璋是个老管家。小玩子告诉朱元璋说要把这封信送给朱允文,实际上却是送给了朱棣——她就是要为朱棣制造表现的机会,让朱元璋对朱允文失望。朱棣接到恐吓信,大惊,忙来找朱允文打听消息。朱允文因为有朱元璋不得对外人说的旨意,所以不肯在朱棣面前承认皇上不在宫里。朱棣没有多说什么,但心里却有些起疑。朱棣如约来到交钱赎人的地方,结果却发现自己被耍了。其实,朱元璋和小玩子躲在一旁看得清清楚楚。朱元璋不懂,这么重要的事情,朱允文怎么会自己不来倒派了朱棣来。朱允文不知道自己是该在家主持日常国事还是应该出去找皇上,但他知道自己现在肯定不能去找小玩子,便委托了张楚楚去“花果山”找小玩子,张楚楚一听就知道小玩子又在要人。朱棣不断收到改变指令的信(很像当代的劫持人质者的作法),决定去请教张楚楚。开始他并没有说被劫持者是皇』-—,只说是自己家的管家。张楚楚一看,马上断定是小玩子风格的恶作剧,朱棣一听说是小玩子,马上想到了是小玩子跟朱允文合谋制造假象,其实是想弑君篡位。朱元璋总见到应约出来救人的是朱棣,以为朱允文一定是自己跑去找小玩子了,很失望,决定回宫。小玩子最后又发出一封勒索信,然后准备同朱元璋再看看来的人会是谁。朱允文也是实在放心不下,又不能求助别人,所以只能亲自出宫寻找皇上。朱棣几乎断定是朱允文藏起了皇上,甚至可能已经杀死了皇上,下令包围太子宫。黄子澄见朱棣竟敢包围太子宫,认为其反叛之心已昭然若揭。朱元璋和小玩子在约定的地点谁也没有见到,越发生气,觉得孙子居然如此不在意自己的性命,于是气冲冲地带着小玩子回宫。小玩子心中一个劲儿地庆幸:朱允文终于要失宠了!

 

第二十五集


  朱棣赶到约定的地方,朱元璋小玩子已经离开了。朱允文找到皇觉寺,没见到朱元璋,却意外地遇上了季淑妃主仆三人。朱元璋回到宫里,想着让他失望的儿孙,再加上路途劳累,便喝了几口酒。小玩子来到太子宫,黄子澄满肚子火地向她诉说朱棣如何带兵围太子宫。朱棣正担心皇上的安危,不知如何是好,突然有人报说朱允文护送着季淑妃回来了。朱棣以为朱允文定然是心怀鬼胎的,可他怎么敲打朱允文,朱允文都是一副坦坦荡荡的样子,最后朱棣只得以企图弑君谋反的嫌疑羁押朱允文。根本不知道发生过什么事情的朱允文感到朱棣举止无礼怪异,猛然意识到一定是朱棣在故意制造事端。小玩子在太子宫等朱允文不归,突然陈公公跑来叫朱允文,说皇上喝了点酒,突然不太舒服,小玩子忙先行进殿。朱元璋的情况其实已经非常不好(无非是老年心肌梗、脑溢血之类),陈公公忙派人去传唤所有皇子进宫。小玩子陪在朱元璋身边。也不知道朱元璋足感觉到自己不行了还足改了主意想要重新修改遗诏,令陈公公去书房拿那个放遗诏的盒子。等陈公公回来的时候,朱元璋一句话也没来得及说,便一头栽倒咽了气。朱棣、朱允文等皇子皇孙赶宋时,见到的只是满脸悲戚的小玩子。小玩子向皇族成员和众大臣宣布皇上口诏――传位给四皇子朱棣。已经有人向新皇帝叩头了,有大臣提出:皇上有没有书面遗诏。陈公公拿出遗诏,上面却写的是传位给皇长孙朱允文。小玩子说是皇上临终前改了主意,所以要传位给朱棣,但大多数人不肯相信小玩子的话,因为她既无皇家血统,又无臣子身份。还有人说她是妖言惑众,假传遗诏……要把她抓起来。这一点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小玩子说自己说的全是真话,还质问朱允文为什么不说话。朱允文已经被这一晚上的叔侄反目,皇爷爷的突然驾崩,心上人的当众背叛等一系列的事情击晕了,他说他什么都不知道,什么也不敢相信。小玩子被抓了起来。朱允文终于登基。他登基的时候,小玩子在牢里,心里怨恨着他不理解自己的苦心,甚至不出面救自己。张楚楚来找小玩子,说如果不是朱允文顶着众人的压力,小玩子肯定早就被处死了,她相信朱允文是想救小玩子的,但又怕他最后顶不住众臣的压力……所以,自己打算救小玩子出去。朱棣准备回北平,但又说朱允文大概不会轻易让自己离开,因为这江山是朱允文从自己手上夺去的,他一定会对自己斩草除根。张楚楚不相信朱允文会这样,但朱棣听不进张楚楚的话。 朱允文继位后,讨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杀不杀小玩子。朱允文坚决不肯同意。众臣退下后,朱允文百感交集地看着那份遗诏,无意中从盒子里发现了朱元璋留给自己的三份锦囊。打开第一份,朱元璋令朱允文去争取朱棣扶佐自己。想起那天被朱棣无故羁留,朱允文不敢抱希望,但还是去找朱棣,结果吃了闭门羹。刚离开燕王府,就有人来报:仙仙郡主自杀身亡。朱允文闻讯如雷贯顶。朱允文赶去关押小玩子的地方,只见到小玩子的遗体。小玩子留下遗书,要求朱允文把自己放在木筏上水葬。伤心欲绝的朱允文同丁香、张楚楚一起水葬小玩子,临别,朱允文再次将那只游梦仙枕放在了小玩子遗体旁……朱允文回到宫里,处处看到的都是小玩子的身影。他知道,小玩子永远离开他了,一切欢乐也永远离开他了。有大臣来报,说朱棣想要出京城。所有的大臣都劝他杀掉朱棣,以绝后患。但朱允文始终犹豫着。这时,他想起第二个锦囊,上面写的是如果朱棣不肯答应扶佐朱允文时再打开。朱允文打开锦囊,大臣们也都看到了朱元璋亲笔写在上面的字:“削藩王,保江山,杀朱棣。”

第二十六集

 

  朱允文找来张楚楚,让她陪朱棣一起归隐山林,抛开荣华富贵,只做神仙伴侣,那样,既可以令朱棣得到一条生路,又完成了自己与小玩子未能完成的心愿。深受感动的张楚楚来找朱棣,但朱棣根本不相信朱允文,认为这一切不过是朱允文想不费一兵一卒消灭自己的骗局。他宁死也不肯与张楚楚逃离。朱允文再次应付着群臣请求除去朱棣的朝会,张楚楚回来了,悄悄告诉朱允文,朱棣不肯走。朱允文只身穿过重兵包围,走进燕王府,本想再次劝说朱棣,但,敌对的关系己不可改变。被激怒的朱允文告诉朱棣,并不是自己不敢杀他,而是因为自己饱尝过痛失心上人的痛苦,所以不想让一个自己敬重的女人(张楚楚)再重尝这杯苦酒。之后留下“只有今天晚上”一―句话,离去。朱允文走出燕王府,对众人宣布:“燕王疯了”,之后,强行下令撤走所有官兵。这一晚,朱棣只带着贴身侍从离开京城。朱棣回到北平,即以“清君侧”之名起兵,发动了历经四年的夺位之战,即为历史上著名的“靖难之役”。四年之后,朱棣已经占领全国,并且,大军兵临南京城下。然而,朱允文依然一年一度地来到江边用鲜花祭奠小玩子。时间越长,朱允文对小玩子的思念就越强烈。面对迫在眉睫的危难朱允文并不在意,也许正是对小玩子的思念才使他并不留恋生命。朱棣的大军就要过江了。望着滔滔江水,朱棣想着的则是张楚楚,没有人知道他打江山就是要与一―个心爱的女人分享。在一处僻静的山角下,张楚楚来到一间茅舍,那里面住的是被张楚楚救出来,隐居了四年的小玩子。现在,她知道是朱允文的生死关口了,她要去找他了。朱棣的军队势如破竹,攻进了京城。黄子澄叹息这一切都是朱允文的善心所致。朱允文并不惊慌,只是一个劲儿地劝宫人们快快离开。丁香和陈公公却坚决留在他身旁。张楚楚将一样东西放在了朱允文面前,是久违了四年之久的游梦仙枕。朱允文正感慨可惜仙仙不能像仙枕一样失而复得,小玩子却已经活生生地出现在了朱允文的面前。小玩子的出现使朱允文的脸上露出了消失了四年的生机,他的始变得积极起来。黄子澄只身来到朱棣军帐,愿意以死来换得朱棣收兵。张楚楚随后也来到朱棣军帐。朱棣没有想到会这么快就见到了张楚楚,更没有想到张楚楚一见面就在向他替朱允文求情。燕军已经攻进了皇宫,朱允文想起朱元璋留下的最后一个锦囊,打开,里面是替朱允文小玩子准备的两套袈裟和逃跑路线。陈公公和丁香为了帮助朱允文小玩子脱身,在他们身后堵死了他们逃走的路口,又穿上了皇帝皇后的服装,双双自焚而死。听张楚楚说到朱元璋的锦囊,听说小玩子并没有死,本来就没想要置朱允文于死地的朱棣终于决定下令停止攻打皇宫。然而,一切都太晚了,皇宫里已经是广片火海。朱棣见状,知道朱允文小玩子已无望生还,不禁后悔不迭。有士兵来报发现了皇上和皇后的己烧成灰烬的尸体,朱棣、张楚楚都感到很疼心。这时,又有人说那两人不像是真的皇帝皇后,朱棣听那人说完理由,突然杀死了他,并且宣布皇帝己葬身火海,要厚厚地埋葬他们。张楚楚同朱棣一样,以为朱允文和小玩子一定已经脱身了。朱棣的举动就表示他诚心要放朱允文小玩子一马,张楚楚深感安慰。然而,这个时候,小玩子和朱允文正被大火围困着。只是,此时的这对情人己完全置生死于度外,只沉浸在对方的眼波中。两人互相拥抱着,望着被大火染红的夜空,轻声地说着动人的情话,当他们重新走到一起的时候,死亡似乎也变得那么安祥而美丽了。正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又一次出现了一个奇观――十三颗行星排成了一条直线。朱允文小玩子和他们怀中的游梦仙枕随着一道红光,消失在了火海的上空。皇宫中,在“燕王万岁,新皇帝万岁”的欢呼声中,与朱棣手握着手的张楚楚突然看到天上的十三颗行星和一道红光,张楚楚情不自禁地说“他们也许真的回去了!”望着朱棣,留下来的张楚楚深情地对朱棣说:“从现在起,我的故乡就是你……我随你……上下古今,海角天涯!” 朱棣安心搂过了张楚楚,二人一起仰头望夜空。在现代的北京,明十三陵古迹内,一群游客吃惊的望着一身明代服饰,正恍惚又惶惶然四顾的小玩子,她在找寻朱允文……而这时的朱允文,却掉在了“往十三陵风景区”的游览车上……小玩子如愿以偿的回到了现代化的中国,但是,在茫茫人海中,她会跟属于明朝的朱允文再相见吗?

    [全剧终]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我爱电视剧[218.75.93.10] 说:这片子虽然好看但怎么能没有结尾呢,太惨了点吧? [打分:5分]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227.104.40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