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有泪如涛未敢倾-―徐霞客浙江宁海县屐痕索隐

文章作者:祁子青 文章来源:宁海新闻网2004年6月7日 点击:3391 发布时间:2007-6-4 23:11:07 [评论]
  按照徐霞客的记述,从宁海县原来的“西门”出发,经“梁隍”、过“岔路口”、上“松门岭”。在细雨和丛莽间寻觅六百多年前用卵石铺嵌、而今早已荒废的古驿道时,我一直在想:徐霞客两度到宁海,依他的游历惯例,应有登山、望海、谒祠、录碑诸内容,缘何他笔下竟未留一字。
  这“千古奇人”的“千古奇书”《徐霞客游记》的开篇第一句便是“癸丑之三月晦,自宁海出西门”。那是万历四十一年(公元1613年)的事。如果说因为在此以前他尚未开始记述行止的话,那么二十年后,他已经记了很多游行见闻,崇祯五年(公元1632年)重到宁海,记述又是以“自宁海发骑”开始。两度到宁海,都是从离开时轻轻一笔带过。那个时代,“二百年来,不问贤与不肖,皆知有先生(方孝孺),皆知有先生之文(《逊志斋集》)”。他两度到这方正学先生故里,不可能什么也没有想到,什么也没有看。他为什么也没有记述?
  在半个世纪以前,我在初中课堂上就震骇地记住了这个人名和地名。大明建文四年(公元1402年),同侄子争夺皇位的燕王朱棣(成祖)大军攻下南京,皇宫升起烈焰。朱棣指定德高望重的方孝孺为他起草即位诏书,并再三以杀头、戮全家、诛三族、灭九族相威胁,均被严词拒绝:即使灭十族也决不起草!朱棣下令,九族之外,再加他的朋友和学生一族。方孝孺大骂朱棣无父无君、不仁不义,他先被割去舌头,再削去下颌,然后“寸磔”,凌迟处死。灭十族中共有八百七十三人被杀害,方氏故乡宁海尸横遍地,村里为墟。之后,朱棣又下令焚毁所有《逊志斋集》及印刷木板,凡收藏其文字者均坐死罪……六百年后,我这白头游子有幸踏上这块土地时,依旧怦然心动。当年徐霞客到此,无疑会有“血迹未干”、“恍如昨日”之感的。
  从古驿道归来,我就着意寻访老城区的“小米巷”,想一谒“义井亭”。据清代《宁海县志》记载:灭十族之日,朝廷严令不准收敛,宁海暴尸通衢。热血男儿马子同激于义愤,冒死罪掩埋了尸体后,悲壮地在小米巷口投井捐躯。十族横祸使朝野震怖,士庶心寒。此后一百五十年间,朝廷虽有过平反的表示,但从无实际行动。直到万历十二年(公元1584年)以后,神宗接受大臣进谏,表彰忠烈,给流放在各地的十族后裔五千余人恢复平民地位。义士马子同和这口古井也得到了显扬。民众在此建起了“义井亭”,并“刻石记其事”。亭的横额曰“义井忠泉”,亭柱楹联之一为:
  正气薄缑城,十族沉冤咽古井;
  忠魂依正学,千秋热血涌寒泉。
  由于在新楼林立的街道上访不到小米巷,因而也没见到义井亭,便无缘拜读碑记和其他楹联。我想,当年徐霞客肯定全部读过,甚至还会细心抄录下来。
  我也用心寻访始建于万历三十四年(徐霞客二十一岁),历经清代康熙、统治、民国乃至新中国成立后不断修葺加固的“明儒方正学先生故里”石碑坊,我几乎肯定,那是徐霞客抵宁海后必到之地,石坊立柱上那些楹联,他也肯定会饱含热泪地轻声朗读过:
  管仲不为,十族流千秋碧血;
  成王安在,一言揭万古丹心。
  君父同仇,为暇惜生遑惜死;
  宗朝俱灭,但教埋骨不埋名。
  方孝儒宁可万死,决不仿效春秋时先帮公子纠反对小白,,后来又帮小白(齐桓公)成就春秋霸业的管仲。朱棣在叫他起草机位诏书时曾说,我不过是仿效周公“夹辅成王”而已,方孝儒便厉声责问“成王安在?”朱棣说:“彼自焚死”了(《明史》称“不知所终”)。皇上焚死,自己的父亲又屈死于朱元璋的严政,方姓宗族又同建文王朝一起被消灭,深深凿在花岗石柱上的简括词语,诉说着朱棣本家改朝换代中的血腥与残酷。当时誓不顺从、弃官而走的朝廷命官就有四百六十余人之多。即史称建文诸臣“三千存周武之心,五百尽田横之客”。朱棣对此十分震怒,十年间先后有一万四千余人因此被杀,其手段之残酷一如乃父,除敲牙、割舌外,还有剥皮和油煎。这朱姓本家血腥的改朝换代事件,成为朝野士大夫心头共同的隐痛。因不满朝政而退出仕途的霞客,到此会默默地拈上心香一瓣的。
  朱棣死后,有关建文帝下落的传闻开始不胫而走,传闻中还夹杂着“发现”在各地的建文遗诗。徐霞客青壮年时,关于建文帝在宫中起火时换上僧衣从地道出城,由水路入川黔,最后到达云南,终老于武定府狮子山正续寺的记述(如《致身录》、《逊国志》等)已被刻版印行。徐霞客的挚友、华亭(松江)陈继儒,特意到南京明故宫踏勘,认定建文帝从鬼门出走,然后沿水关御沟潜行出城的。徐霞客的同代人、嘉兴学者沈德符,在他的《万历野获编》中,将当时流传于世的多种不同记述加以比较分析后,写下了自己的见解:“少帝(建文)自地道出也,遗迹甚密。以故文皇(朱棣)遗胡潆(户部给事中,相当于公安部长)托访张三丰为名(寻找了十五年),实疑其匿遁他方起事。至遣太监郑和浮海,遍厉诸国,而终不得影响(未露踪影)。则天(皇)位虽不终,而自全之智足多者。”不管是真是假,争相转述,并刻版流传,这反映了一种社会心态:不满当朝,怀念故君。
  徐霞客生活的万历、天启、崇桢三朝,是大明从衰败趋于灭亡的岁月。连年用兵,内困外交;奸臣当道,特务横行;忠良被杀,万马齐喑;横征暴敛,民不聊生。天启朝魏忠贤擅权,江南民变迭起。无锡、昆山一带的士人,因相聚东林书院“议论朝政”,“被榜掠死者甚众”,冤狱遍地。与徐霞客过往甚密的挚友缪其昌、高攀龙等惨死狱中,黄道中、林钎、孙慎行、姜违之等均获罪入狱后被罢斥。“忍看朋辈成新鬼”,徐霞客来到正学先生故里,定然感慨万千。
  在离县城较远的前童镇,我凭吊了方孝儒曾两度受聘西席执教之处“童氏宗祠”。就在这里,他写下了不少制国平天下的论著。他的《逊志斋集》和“明王道、致太平”实行宽政的主张。深得那位二十出头的“少帝”的赏识、受到特别信赖和倚重。建文帝年轻好学,温和谦逊,临朝议事或读书遇到了疑难,都要请教侍读正学先生。这种历代士大夫阶层所艳羡、所神往的“君臣契合”的雨水关系,跃然呈现在方孝儒写于建文元年初春的两首“书事”绝句里:
  风软彤庭(宫殿)尚薄寒,御炉香绕玉阑干;
  黄门(太监)忽报文渊阁,太子看书召讲官。
  斧扆(御座)临轩几砚间,春风和气满龙颜;
  细听天语挥毫久,携得香烟两袖还。
  身居乱世,怀念方孝孺和建文帝,实际上是怀念大力推行“明王道、致太平”的“良臣”和礼贤下士实行宽政的“明君”。所以,当年由正学先生的学生王徐冒死保存下来的孤本《逊志斋集》,自成化、正德、嘉靖至万历,便一再被刻成不同的版本印行,而且供不应求。这一共同的心态,不仅表露在传播建文帝下落和建文遗诗上,也直接表露在一些文人的诗文中。当时文人朱鹭就有这样一首把建文帝和方孝孺一起悼念的诗:
  四年宽政解严霜,天命虽新岂忍忘;
  自分(估量)一腔忠血少,尽将赤族报君王。
  徐霞客是曾经写过“金(用金线绣制的圆领大袖外衣)浩劫还依定”、“一斧劈开混沌天”等明显是吟咏“大事件”“大题材”悲愤诗句的血性诗人,他到此地,胸中不能不翻涌起如涛的清泪和热血,纵然他什么也没有写下……
  崇祯十一年(公元1638年),他已53岁。这年隆冬,徐霞客 在万里风尘抵达昆明之后,行脚匆匆即趋向重山相阻的武定府,他的《滇游日记之四》便戛然中止。是行程有了意外,还是篇帙遗佚?霞客去世后,同乡季会明在编纂遗稿时发现了这一疑问。幸好同行的顾仆还健在而且记忆清楚,肯定地回答:“武定府有狮子山,丛林(寺庙)甚盛,僧亦敬客,留憩数日……” 这段日记,缺了十九天。这十九天的搁笔,可以肯定,其心情与他两度抵宁海(无法统计天数)未留下一字一样。不便写,不能写,以防后患。但我仿佛读到了他在狮子山正续寺逗留、凭吊的情况:雪满山中,月明林下,他会默默在盘桓于传说中建文帝避难所居的“龙隐庵”前,悲怆地抚摸着传说中建文帝手植的花木(至今仍有古木芍药和孔雀松),虽然无法考证他那“北辰咫尺玉龙眠,粉碎虚空雪万年”悲壮诗句是否写于此时此地,但他肯定会老泪纵横地背诵早已熟记的建文遗诗:
  牢落西南四十秋,萧萧白发已盈头。
  乾坤有恨家何在?江汉无声水自流。
  长乐宫中云气散,朝元阁上雨声收。
  新蒲细草年年绿,野老吞声哭未休。
  流亡在外,时时想起长乐宫中的娇妻和爱子,想到“斧扆临轩”到朝元阁上请方侍读授业解惑的 欢娱岁月……徐霞客吟诵此诗时,也一定会想起两次宁海之行的悲愤之情。
  在携伞冒雨拜谒了几年前重新建造的“方孝孺读书处”时,才知道建于万历年间、经历重修加固的“乾坤正气坊”、“明孺正学先生故里”牌坊、祠堂,《逊志斋集》以及义井亭等建筑物,在“彻底砸烂旧世界”的那场浩劫中,已被彻底粉碎,片石无存。当然一次被踩在脚下……如果《徐霞客游记》中有一句赞赏敢于同皇上对垒的叛逆精神词句的话,其人其书还能幸免吗?远见卓识,果然千古奇人!
           (作者单位:徐霞客浙江宁海县屐痕索隐)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161.40.41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