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建文帝落籍湘潭考(下)

文章作者:何歌劲 文章来源:JIANWENDI.COM 点击:6100 发布时间:2007-9-19 20:00:11 [评论]

  三、建文帝湘潭行迹考

  上文我们已对建文帝朱允炆由忠于他的中下级军官携眷护送来湘潭,改名何必华在此隐居作了综合性的考证,一个搅扰了六百年的历史之谜终于露出了谜底。但是,就像他的名字所包含的必掌中华的意义一样,在这么广袤的中华大地上他为什么就独独选择了湘潭呢?他在湘潭的行踪经历还有哪些我们可以进行追踪呢?

  7.建文帝落籍湘潭

  7.1建文帝在湘潭的前期行踪

  建文帝朱允炆与掩护者何福都是安徽凤阳籍,他们与湘潭无根无缘,为何选择了这个地方作为隐身之处?除了有祖籍湘潭顾氏的引路,我思考,首先还得益于这里具有利于隐居的社会人文背景。 
  元末明初,湘潭战乱频仍,十室九空。明军占领湘潭之前十多年,元朝就已丧失了湘潭。据光绪刊《湘潭县志》载,元顺帝至正十一年(1351)“湘潭兵乱”,徐寿辉等为首的南方红巾军攻入湖南。十五年(1355)红巾军在倪文俊率领下第二次进攻湖南,扫荡全境,元朝统治基本瓦解。十七年(1357),陈友谅杀倪文俊;二十年(1360)又杀徐寿辉,建立“大汉”政权,湖南成为陈友谅的与朱元璋决战的后方根据地。明洪武元年(1368),朱部指挥同知蔡迁从常遇春追饶鼎臣,下湘潭,杀汉主所置参政易华于乌石峰下。洪武二年(1369),因饶鼎臣以茶陵复叛,发生了湘潭历史上有记载的第一次屠城,情况极为惨烈:
  闻有明之初,吾潭殆歼无噍类,存者一、二族,其发于潭者,皆自豫章来也。(清•周岁永《白骨冢序》)⒃
  湘潭乃五方杂处之所,闻历朝鼎革以来,荼毒生灵,惟元明际为惨。土著之民,仅存数户而已。后之人多自豫章来者。(清•汪煇《湘上痴脱难杂录》)⒄
  唐宋元间,湘潭商旅繁盛,人口众多。据《湘潭县志》所载,元成宗元贞元年(1295),升湘潭县为州;延祐二年(1315)曾从沅南州、湘潭州分拨给周王和实拉赐户六万五千户;文宗至顺二年(1331)四月又诏赐托果斯湘潭州民户四万为汤沐。如此看来,湘潭是一个有人口数十万的大州县。但到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湘潭县只有“军民杂役共计四千六百二十户,男妇共二万五千五十三口”。湘潭是洪武三年(1370)降州为县的,人口少,这是湘潭行政建制降格的主要原因。明朝统一后,开始从江西等地大量向湘潭移民,现在湘潭许多姓氏包括毛泽东的先人均是这个时期由外部迁来的。移民的大量涌入,使各地口音在此混杂,住户之间,互相难明底细,这是建文帝与何福这两个凤阳籍人能够隐伏下来的一个重要的社会人文条件。
  我在银塘调查时,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个“大本堂”!银塘的老人们带我在银塘村月光组“白牛相斗冲”察看了曾经有过的“大本堂”遗址。它位于五甲何氏宗祠与始祖墓之中间地带,彼此相距不远。它是一个祠堂,却未见之于族谱的祠图,可见它不是一般祀宗祖、支祖、房祖的有分房别派作用的祠堂。读《湘潭银塘何氏族谱•卷三十•艺文略》所收二十世孙承錱《剏建大本堂记》一文,知此祠为银塘长房之四大房于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七修谱时筹建。此祠表面上是为了崇祀四大房,察之文字,实是宗祠附属的纪念性建筑。文称:
  度地建祠,置产供祭,且预上堂号曰:‘大本’。是堂之建也,将由本以逮末,錱谓可观本以知末。大本堂,本也;厥裔,末也。
  前文已述,银塘五甲何氏的堂号名叫“敦本堂”,老人们说:“敦本堂”就是“大本堂”。这里原是一所土砖房,周围是山,林木幽深。先人就躲藏在这里。老人们还说,建祠以前,这里早就有“大本堂”的名称。显然,“敦本堂”名是为了避免“大本堂”太露而引申出来的。
  据历史资料,朱元璋在东宫特建“大本堂”。
  洪武元年八月,明军攻入大都。入城之后,即封存了元朝皇家和中央官府藏书。十月十七日,朱元璋下了一道诏书,诏书中提到:
  (元朝)秘书监、国子监、太史院典籍,太常法服、祭器、仪卫及天文仪象、地理、户口版籍、应用典故文字,已令总兵官收集。其或迷失散在军民之间者,许赴官送纳。(《太祖实录》卷三十五)
  这些元代皇家典籍,被运到应天(今南京)后,大部分入了文渊阁,一部分被纳入了皇宫内的大本堂。关于大本堂,清陈鹤撰《明纪》卷二记载:
  洪武元年十月,建大本堂,命魏观侍太子说书及授诸王经。
  对此,《明实录》也有明确记载:
  庚午(洪武元年二月二十九日,1368年3月18日),命选国子生国琦、王璞、张杰等十余人,侍太子读书禁中……(十一月)辛丑,宴东宫官及儒士,各赐冠服。先是,上建大本堂,取古今图书充其中,延四方名儒教太子、诸王,分番夜直,选才俊之士充伴读。上时时赐宴赋诗,商榷古今、评论文字无虚日。是日,上命诸儒作《钟山龙蟠赋》,置酒欢甚,乃自作《时雪赋》,赐东宫官。(《太祖实录》卷三十六)
  己丑(洪武四年正月初五,1371年1月21日),制玉图记一,赐皇太子。其制:蟠龙为纽,方阔一寸二分,高一寸六分,文曰:“大本堂记”。(《太祖实录》卷六十)
  此处的太子为太祖朝懿文太子,即建文帝之父朱标。显然,大本堂是明太祖为了培养权力继承人的需要而在东宫特建的专供太子兼及诸王读书的场所。太祖特颁给太子玉印“大本堂记”,因此“大本堂”完全可以作为朱标一支传人世袭的堂号名。在银塘,何氏也有这么一座大本堂,恐怕不完全是偶然的巧合,其深层的意蕴也许是意味深长的。
  银塘的何氏老人们多能讲起先祖中“兄妹开亲”的传闻。特别说到,在银塘如今已经废弃了的一条古道上,跨过一条小溪有一座石砌的窄窄的桥梁,历来被人们称作“姊妹桥”,就是指这段往事。湘潭一带方言,“姊妹”常作“兄弟姊妹”解,非专称女性姊妹。这里因为有“兄妹”的具体所指,用的就是这种意义。在历修银塘四甲何氏族谱所载《宗祠基宇图》中,还可以见到“姊弟桥”的标示,“弟”,在这里即为“女弟”之意,而“姊”在这里反倒是“兄”之意了。建文帝既改何姓,与何惠过从,复属意其女,当然与其女以“姊妹”相称,后来复成婚,便是“姊妹开亲”的双何姓夫妻了。看来银塘何族十分看重此事,特意留下了纪念性的地名。
  银塘的何姓老人告诉我,兄妹开亲的先祖是从屠刀下逃出来的,来自江西一个叫做鹅公大丘(鹅公七亩)的地方,这个说法与锦石何氏族谱关于始祖来自江西临川的记载相一致。何必华之字汝川则当取自临川之汝河。今后我们有可能在抚州临川找到这个被叫作鹅公七亩的地方。
  老人们还说,在逃难的路上,一个妇人带着两个小孩,背上背着一个稍大的,手上牵着一个小的,被搜捕的人拦截了,问她为什么背大不背小?她说牵的是自己的,背的是别人的。搜捕者见她心好,因此没有杀他们,把他们放过了。
  老人们还说,先人是从涵洞里躲过来的,并说在银塘涓水边靠近牛马洲处的堤岸上,过去一直存在着一个涵洞,上世纪50年代修堤才消失,它就是先人藏身之所。看来,避难者逃到银塘,危险并未过去,在这里还有过继续躲藏的经历。锦石何族老人中也一直流传着始祖在涵洞里躲过来的说法。这个涵洞躲过来的传说,究竟是指从南京京城自涵洞逃出的经历,还是指在银塘躲过涵洞的经历,抑或二者皆有之,今天已难确切下结论了。⒅
  显然,建文帝逃来湘潭,最初就躲藏在银塘。
  前面已提到,锦石何氏族谱记载,何必华曾“居城东隅金泥湾”。
  明代中后期所修湘潭城之文星门,即人们习称为小东门的遗址之内,有一片菜地和池塘水面,其中有一口塘叫栢荫塘,此地即金泥湾之所在。金泥湾在今天已不是地名,中青年几乎无人知晓,但50岁以上者多有所知。以前这里的居民祭祀祖先,写祭包时,所署当地土地神的名字为:“湘潭城东大王栢圫金泥湾二界寺土地”,这里用的显然是明以前的地名称呼。当地百姓说,二界寺土地即是金泥湾土地,土地庙原庙宇保持到现在,只不过改作了居民住宅,直到最近才在建设“新景家园”时拆掉。此居宅主人告诉我,许多人误认作栢荫塘的大塘,实为神风塘;土地庙前与神风塘相接的小塘,才是真正的栢荫塘。栢圫就是栢荫塘。我阅查清嘉庆刊《湘潭县志》所载城内平面图,其栢荫塘位置与之相合。这样,金泥湾的准确位置就找到了。这里就曾经是建文帝落过脚的地方。
  我还在城东一带发现了一批银塘四甲何氏的后人。四甲何氏民国十八年四修族谱,就是在城东穆家塘造册纂修的。这一情况提示,明初四甲何氏极有可能就居住过城东一带,因而何必华曾居城东隅金泥湾就变得好理解了。从情理分析,建文帝在银塘躲过最危险的一段时间后,就移居到了这里。
  湘潭市雨湖区城正街内有一口著名的古井叫三义井,是湘潭古城一处旧有的胜迹。三义井距栢荫塘不过一公里多路程。这口古井原是何必华孙子何萱开辟的家井。自明迄清湘潭历修县志对三义井均有记载::
  义井,在县治东熙春门外(内)。虽旱盛不衰。(明嘉靖刊《湘潭县志》)
  三眼井,在熙春门内。旧名义井。史《志》称“旱盛不竭,何氏割其泉以济邑人,故名义”。(清乾隆四十六年刊《湘潭县志》)
  县廨东复有“三义井”,大旱不涸。云本何氏家井,割以济人。(清光绪刊《湘潭县志》)
  而《湘潭锦石何氏七修族谱》对此更有较详的叙述:
  惟吾宗久为潭邑著姓,先人多以隐德闻,后卜居于城东隅。三派祖匪石公凿地通泉,井口不掩,繇是里族者汲而饮,负贩者劳而饮,行旅者休而饮,戴月披星、挥汗成雨者又渴而饮。吾匪石公尤谓泉口之张于市,惧有童子之入也,百物之伤生也,汙淖之滓其中士民食之而浊也,故又分井口而三之。从此乡老以为义,官长以为义,往来商贾以为义,遂号为义井而并附吾宗云,尚其重而登之邑乘。(八派嗣孙何异旦崇祯壬午之春所撰《义井记》)
  公,讳萱,字匪石。生平卓荦不群,守正不阿,重义轻财,交道接礼。复居潭邑城中,寄迹熙春门之左。掘地求泉,得溥井,养之利。后因井口敞大,凿石三孔以盖之,遂得其名曰“义井”,详注邑乘,迄今昭然。且家处素丰,城市基地置买甚多,当时曾有“何半街”之号。是始以碧泉何氏名,越再传而以义井何氏著矣。(三派祖《匪石公传》)
  值得注意的是,锦石何氏始祖何必华初来乍到,一、二代祖“歌咏林泉,负犂而读”,仅耕读传家,一未出仕,二未经商,何以到第三代传人何萱手上,即可在城内大量置产,得有“何半街”之号?这里不但为我们提供了建文帝流落湘潭后生活状况的信息,同时也间接地透露出了锦石何氏这一支何姓家族具有的神秘背景。

  7.2建文帝定居碧泉

  何必华即建文帝又是何时移家碧泉的呢?我估计当在其在湘潭成婚之后。
  建文帝在民间又是何时娶何惠之女的呢?且先看关于何母何氏的齿录记载:
  妣何:明建文二年庚辰正月二十(1400年2月20日)子时生,成化九年癸巳八月十四(1473年9月6日)寅时没,年七十四。(《湘潭锦石何氏七修族谱•卷六•始祖派下齿录》)
  依谱上齿录记载,何母何氏与何必华年龄相差16岁,何必华是朱允炆,则夫妻二人年龄之间的实际差距为23岁。考虑到当时特定的历史条件和事主特殊的身份,这种夫妻年龄差距在当时虽是个案,但并不违反可能性。当然,夫妻年龄这种大差距也从另一角度反证了何必华的特殊身份。
  前面已提到,四甲何氏族谱记载何惠夫人唐氏生于明洪武十八年乙丑岁(1385)四月初六日,因此她是满15岁时生的长女“何母何氏”,由此推断唐氏成婚至迟在14岁,这样,其女儿成婚也有可能在14岁。又,锦石何氏谱载“何母何氏”生长子纹渊是在明永乐二十年壬寅岁九月初四(1422年9月19日),则此前一年当是其成婚时间的下限。以此推算,建文帝此次成婚当在永乐十二年甲午(1414,该年何母何氏14岁)至永乐十九年辛丑(1421,即纹渊出生的前一年)间,其时建文帝在37岁至44岁间,“何母何氏”在14岁至21岁间。以此又可粗略推知,独立成家的何必华移居碧泉应当不会早于永乐十二年,很可能在永乐朝后。
  2007年5月1日,笔者在湘潭市档案馆藏官刻本光绪刊《湘潭县志》山水篇中,竟然发现了王闿运关于建文帝流落湘潭的如下记载:
  西南山之首曰青山。其东南十有五里曰乌石之峰,黄草水出焉,而东流至暂塘之北,北入于涟。其神曰易华,民祷是依。自暂塘以至金盆之岭,其南水皆入涓,其北水皆入涟……华,湘乡人也,为陈友谅参政,保聚湘南,不为明屈,一方皆严事之。青山、白石、乌石三寨相连,皆其旧屯。……其东方上桥。……栀子塘,陈沧洲书为池子头,诗云:“世宅池头”,然今通呼“枝”音,在碧泉之东北,乃自古弦歌之地;比之三寨,文武道殊。黄草水又北流,左得岳冲水。水出留军山,盖攻寨留军于此。俗云,明建文君为僧留止岳冲,又作若冲,皆无证义。
  此处所提到的乌石即今彭德怀故居乌石寨,但白石则非齐白石故居白石铺,而是离乌石不远的白石寨。细揣文意,末句本来是完整的两句,其中后句本来还应有一个主语“岳冲”,因与前一句的宾语“岳冲”紧紧相连,于是承前作了省略。此句应正义为“俗云,明建文君为僧,留止岳冲。岳冲,又作若冲,皆无证义。”即:“无证义”者,非指建文事无证义,而是地名中的“岳”与“若”无法求证其初义。另外,王闿运对民间传说的记载,不是说建文帝流落到岳冲“为僧”,而是说建文帝为僧时流落到了民间,在岳冲曾经“留止”。
  这段文字,在湘潭李寿冈藏坊间翻刻本光绪志中,还有这么数句:
  有小水出留君山,而东南流至桥东入黄草水。其西曰大泉坑,盖指水以为名。自桥以西,居民饶富,先畴旧氏,传历绵远。
  王闿运所纂《湘潭县志》于光绪十五年(1889)刊出,海内共赞,推为名作。但印行当年即有其门生吴昭暽著有《(光绪)湘潭县志校勘记初编》一书刻本行世,全文七千余字。自第一篇疆域起,至第八篇人物止,吴氏对照王志原文,考证异同,校正谬误,罗列史事,识者称此校勘记既作了考证,又提出了商榷意见,文词妥善中肯,校出错误四十余处,其中山水六条。笔者推测,坊间翻刻本光绪刊《湘潭县志》当是以此文为据,对原刻本即我上文所谓官刻本作了小量修改,这种修改是在保持原版本格局的大前提下,作局部挖补,即在补上必须修改的少量文字的同时,在附近减去无关紧要的同样多的字数。这只要将两个版本两相对照便可明了。在这里“留军山”被写作了“留君山”,而两种版本中所附他人制作的湘潭县疆域全图中正是标作“留君山”。我怀疑王闿运关于“水出留军山,盖攻寨留军于此”的推测有误,“留君山”当为留建文君之义。
  湘潭县档案馆藏有民国三十二年(1943)4月12日乌石乡乡长石柱臣向县长文某报送该乡名胜古迹调查表的报告,所附调查表有如下内容:
  留君山 一座 明朝中叶 乌石乡第二保 该山系庵产,归许姓轮管。相传政德南巡在此留宿,故名。建有庵宇,塑佛奉祀。
  乌石峰 一座 清朝初年 乌石乡第十二保 公民轮流保管。明末有参政官易华,为清兵所逼,义不屈,率部驻此,清兵不能胜,后因六月六日俗有划船之举,易部以此为乐,清兵乘之,遂破并殉焉。土人思之,为建庙山顶,矗立云霄,香烟至今不替云。
  这个历史文献资料明确记载此山为“留君山”而非“留军山”,此又一证。
  对这个资料,我们可以作出如下分析:其一,此山在当地被视为名胜古迹;其二,这是为纪念一位皇帝而命名的;其三,但这位皇帝不是明中期的正德而是明前期的建文。为什么这样说呢?也有四条理由:其一,正德皇帝没有到过湘潭;其二,建庵宇塑佛奉祀的对象,如果说是正德讲不通,如果说是建文与史相顺;其三,岳冲水出留君山,而“明建文君为僧,留止岳冲”正是这一带早已有之的传说;其四,石乡长采录自民间而上报县府的资料本身存在不严谨处,例如,易华本为陈友谅部之参政,系元末人,这里却错为明末清初人,虽然所述事实与史志记载基本相符,但时间却差错了一个朝代。因此,在老百姓口中,将建文帝错传为正德皇帝的可能性是很大的。据此,我认为,位于今湘潭县乌石乡境内的留君山,正是因纪念建文帝而命名的。该山原有庵庙中的佛像,就是为纪念与奉祀建文帝而塑造的。
  又按,碧泉、池子、岳冲,今皆为行政村名,分别隶属锦石、射埠、乌石三个乡镇,但它们正处于这三个乡镇的交界处,故相隔极近,不过几公里而已。因而,岳冲有下野的建文帝在此留止的说法,实际上相当有力地佐证了建文帝隐居碧泉的事实,建文帝落籍湘潭得到了方志资料的明确支持。

  7.3建文帝乡居交往考

  建文帝在碧泉的交往圈子,我们还可以作一些大致的推测。锦石何氏族谱记载,其第二代所娶媳妇有周、刘、唐三姓,其中何纹渊配周氏,何纹广元配刘氏、继配唐氏,显然,周、刘、唐三家与建文帝有着密切的交往关系。
  周的出处显然不是龙山周氏就是方上周氏,而以龙山周氏的可能性为大。这一带的两个周姓家族都是湘潭的诗书旺族,自明迄清均出了不少名人。龙山周氏即隐山周氏,系元末明初由湘乡迁来的周敦颐后裔。方上周氏虽然看似来源同一,但传说与诸多证据表明,此支周氏为陈氏所改,系陈友谅的后裔,也有人推测为陈友谅之兄陈友才的后裔。
  至于刘氏,则非就近的古塘桥刘氏莫属。据《中湘古塘刘氏五修族谱》与《中湘碧泉刘氏五修族谱》⒆记载,此支刘氏始祖刘居性,永乐二年甲申(1404)八月十三日巳时生,天顺五年辛巳(1461)十月十七日午时殁,在世58岁。刘居性自茶陵经衡阳始迁湘潭古塘桥。值得注意的是,刘居性长子刘敬神(字法权)留居古塘桥,元配何氏,而次子刘敬萌(字志铭)迁居碧泉上浒塘;何必华之次子何纹广元配刘氏,且夫妇俩均葬于上浒塘附近。再看看相关几个人的出生时间,刘敬神(字法权)之元配何氏,生于明永乐二十二年甲辰(1424)五月初三日,去世于景泰四年癸酉(1453)八月十七日,寿30岁。她恰恰出生于何必华长子何纹渊[永乐二十年壬寅(1422)九月初四生]与次子何纹广[宣德元年丙午(1426)正月二十日生]之间,显然她是何必华亦即建文帝的女儿无疑。刘敬神,这位建文帝的女婿,生于明永乐二十一年癸亥(1423)九月初九戌时,殁于弘治七年甲寅(1494)十一月初一巳时,活了71岁,传中说:“世传其人有奇术”,大概颇有些魔术之法。何家与刘家正是结了一对“扁担亲”,即结亲的两家各自有一位女性互嫁。在这里,何纹广的姐姐嫁给了刘敬神,而刘敬神的妹妹则嫁给了何纹广。刘氏生于宣德五年(1430)庚戌正月初二子时,殁于天顺七年癸未(1463)十二月二十日巳时,也只活了34岁。这两个小家庭的命运太相近了:两个女人都短命;两个女人都没有生育记载,可以肯定何氏与刘氏都没有生子,是不是生了女儿因家谱无明朝时人的生女记载不得而知;两个男人都有继室,都由继室留下了后代。刘敬神继娶黄氏,黄氏的长子刘子定生于正统九年甲子(1444)九月二十四日巳时,因此可以肯定,在何氏去世十年以前,黄氏就进了刘家的门了,也就是说,刘敬神不是一前一后而是曾经同时拥有两个妻子。何纹广继娶唐氏,何纹广的外婆家姓唐,很可能是娶了外家女。
  另外,我们还要特别注意居住于碧泉一带的隐山胡氏家族。如前所述,其始迁祖宋代胡安国与第二代祖胡宏都是中国儒学史上声名赫赫的人物,文定公胡安国在碧泉完成胡注《春秋传》,进呈御览,自宋代起即被作为全国的经学范本。父子俩在这里办起了碧泉书堂,发展为碧泉书院,开创了著名的湖湘学派。胡注《春秋传》同样被朱元璋选作太子与皇子的教科书,同时诏令作为天下士子的必读经书,洪武十七年甲子颁行科举考试《春秋传》。1970年,山东邹县发掘了朱元璋第十子朱檀鲁荒王陵,其中就出土了一套完整的元刊本《增入音注括例始末胡文定公春秋传》,共30卷6册,外有包被装封套,极其珍贵。而锦氏何氏族谱所载十派孙嗣佑所撰《始祖汝川公传》中更直接说:
  (汝川公)迨游碧泉,见其山水幽雅,迥非恒境,相赏莫逆;又闻张南轩、胡文定两先生曾讲学此地,更不禁心契神交,有泰山北斗之景慕,遂从而家焉。
  既然何必华迁居碧泉的一个直接的动因就是仰慕胡氏遗风,因此建文帝与此支胡氏后人交往是可以设想的。锦石何氏谱载,第四代中即娶有胡氏媳。
  据光绪十八年刊春秋堂《隐山胡氏七修族谱》⒇的记载,明洪武年间,隐山胡氏与皇朝有着诸多的直接联系。该族族谱始修于宋嘉定十三年,到洪武二十九年又由太祖诏时任礼部主事的胡志华予以续修。
  清同治四年乙丑岁二十三世孙胡岩(字砚山)所撰胡氏七修谱序中说:
  迨明洪武二十九年(1396)一嶽祖奉诏续修,额曰“勅修闽楚胡谱”,其石刊谱板藏之隐山,至今仍有存语。
  而该谱齿录栏内对第九派祖胡一嶽的记载是:
  志华,字一嶽,号升谷。元至正十九年己亥五月初四日(1359年5月30日)□时生,明洪武十七年甲子(1384)以庭元授礼部主事。二十九年丙子(1396)奉诏纂修闽楚胡谱。永乐三年乙酉三月十三日(1403年4月11日)辰时没。
  在九派祖传中,有胡一嶽的传记:
  一嶽祖,讳志华,舞勺时英敏异人……洪武甲子(十七年,1384)贡入京,太祖临雍,爱其仪表庄抑,奏对详明,授礼部主事。立朝尚风节,言事无避讳,为中丞刘三吾所器重,屡荐公。上欲大用,会以疾辞归。
  赏识胡志华的刘三吾是什么人呢?就是《明史》中所载太子朱标逝世后,反对立燕王朱棣为太子而劝太祖立朱允炆为皇太孙的那位翰林学士。《明史•卷一百三十七•列传二十五•刘三吾》中说:
刘三吾,茶陵人。初名如孙,以字行。……三吾为人慷慨,不设城府,自号“坦坦翁”。至临大节,屹乎不可夺。懿文太子薨,帝御东阁门,召对群臣,恸哭。三吾进曰:“皇孙世嫡承统,礼也。”太孙之立由此。
  而在胡氏族谱中还有署为“洪武二十九年丙子春二月既望翰林大学士云阳刘三吾坦斋氏拜撰”的《闽楚胡氏续修族谱序》,一开首便说:
  余与仪曹胡君一嶽邻封壤接,素钦为文献之裔,今得共事于朝,见其丰神凝峻,真人瑞也。一日休暇,出所修谱……
  这样看来,胡志华(字一嶽)为刘三吾所推重,立朝尚风节,在政治上肯定与刘三吾一致。谱称“以疾归”,去世于永乐三年,其时仅44岁,这会不会是他不与永乐帝取合作态度而引起的结果呢?
这样的推论也还可以在胡氏其他族人的事迹中找到佐证。胡氏第八派祖胡震宙,字四周,号原庆,为府庠生。他生于元至正元年(1341),去世于明永乐四年(1406),生有志聪、志贤、志员、志梁、志常五子,均为太学生,各各有成,但他们都没有在永乐朝走仕进的道路。其中最显耀的是第五子胡志常:
  志常,字敦五。敕封荣禄大夫。明太祖洪武十三年庚申正月初十(1380年2月16日)戌时生,居井头老屋。洪武丙子,敕修石刻二修谱。公幼习诗书,精医理。壬申年太祖巡岳忍病,诸医不效,帝梦潭有胡生方治,随查召公,在书院调方即愈。帝命入京,赐金不领,赐号□□□。景泰五年甲戌十月初一日(1454年10月22日)辰时没,寿七十五,葬十五都八甲渣冲牛形卯山酉向。
  胡志常十多岁便应太祖召进京,以从医受禄,后来也未见有什么影响。
  而第四子胡志梁的经历更说明问题。他的孙子为其所撰传记说:
  以德祖,讳志梁,四周公之第四子也。境遇素丰,兄弟五人皆习儒者业。长兄游泮,次授奉直大夫,而季弟且封荣禄大夫,晋赐王爵,一室簪缨济济,诚焜耀莫与矣。而祖与三伯祖性淡远,尝谓读书原非为功名也,但求伦理无欺而已。虽父兄劝入太学,而祖究不籍以壮衣冠、光门户也。终日乾乾,手不释卷,杜门不出。
  胡志梁生于明洪武十一年戊午正月初十日(1378年2月7日),殁于正统九年甲子八月十一日(1444年9月22日),活了67岁,葬十五都五甲阳陂塘。其兄志聪、志贤、志员均生活在当地,教教书而已。这种杜门不出的现象成为了永乐朝此支胡氏知识分子经历的缩影。从中我们可以约略地窥见他们的政治态度。他们与建文帝在同一时期生活在同一空间里,他们理应成为了常有交往的朋友。
明洪武十四年(1381),湘潭县全县划分为8乡19里,其中县城分为2坊2厢,也统归于乡、里。县城所属忠臣乡,辖唐兴、濒湘二里;易俗河银塘与碧泉、锦石、射埠一带则隶属于怀德乡,辖感化、龙盖二里。(21)这就是建文帝在湘潭生活过的环境。
  流落民间的建文帝在湘潭过着怎样的生活呢?根据谱上简约的记载,他在早期肯定是与其年龄相差不大后来又成为了岳父的何惠有过相处,后来在碧泉则是“歌咏林泉,负犂而读”,过着一种在表面上还是颇为悠闲的读书生活。失去帝位的苦闷,回思惨案的愤怒是可以想见的,不过他应该终生衣食无忧。这不仅仅因为他会得到始终忠于他的臣子们例如何福、顾成等的接济,还因为他潜逃时应该是储备了一批供生活之用的财物的,这从他的孙子何萱后来在湘潭城内大量购置房产便可窥见一斑。

  7.4建文帝寿终考

  建文帝作为偏处于湖南乡间的一介平民,其生活状态没有留下多少文字记载。上面,我对他身边和周边的人员状况作了一些描述,为了尽可能地还原他的家庭生活图景,这里再对其去世时的场景作出横断面的考证分析。
  《湘潭锦石何氏七修族谱》何必华齿录载:
  天顺八年甲申四月十二子时没,年八十一岁。
  前已有述,朱允炆出生于洪武十年丁巳岁十一月初五己卯日,即公元1377年12月5日,因而化名何必华的他,实际上是走完了86年半的曲折人生。天顺八年甲申四月十二日子时,亦即公元1464年5月17日,建文帝在碧泉永远地合上了他的双眼。
  综合我所见有关各家族谱资料,可以确认,建文帝在民间生有两个儿子,至少还生有一个女儿。这时,他的长子纹渊42岁,长媳周氏39岁,次子纹广37岁,次媳刘氏4个月前刚刚去世,次继媳唐氏虽已有32岁,但不知是否此前已经过门。那位我们已经知悉了的女儿已经过世了11年;女婿刘敬神已经41岁,其妻黄氏也早已有子女了。建文帝的长孙何萱只有7岁,次孙何赞已经来到了人间,三孙何几要等到他去世8个月后才出生,这三个孙子以及再后来所生的何玉,都是何纹渊之子;而何纹广所生独子何铂因生卒年月失载,建文帝究竟是否见到了他不得而知。至于他是否还有别的女儿,是否还有孙女和外孙女,可能很难考证了。
  至于其他亲人,他的岳母何母唐氏与亲家刘居性都在3年前过世,亲家母陈氏已经亡故了4年,但他的岳父何惠还有8年好活,他的夫人何母何氏则再活了9年。他的大舅子何志高已经50岁,小舅子何志荣已经39岁;外侄孙何清已经13岁、何澄已经8岁。
  此外,其时何福之妻已过世41年,何福肯定早已过世;何福之子何魁六已经74岁,两年后去世;魁六妻邓氏73岁,6年后去世;魁六子何源通54岁,4年后去世;源通妻文氏51岁,13年后去世;源通之子何富23岁,何富妻尹氏22岁;何富子思仁于天顺八年四月初七日子时生,也就是他出生整整5天时,建文帝去世。据《明史•表第七•功臣世表二》,第二代镇远侯顾兴祖于天顺七年闰七月卒,那么他早于建文帝九个月去世,而其孙顾淳袭镇远侯爵则是在天顺八年四月丁酉亦即十五日,也就是说,建文帝去世三天后,顾淳袭爵为第三代镇远侯。而此时未来要接顾淳侯爵的从弟顾溥刚满3岁,也有可能还居住在湘潭。顾溥袭侯是在成化九年七月癸丑日(1473年8月17日),其时他尚不足13岁,距建文帝去世已是9年之后了。
  列举了上述人员当时的存殁明细,我们便可以去设想有哪些人员参与了建文帝的治丧。当然,在送葬的队伍里,肯定还会有齐氏、周氏、唐氏、乃至胡氏等等生前交往的人员和他们的后代,只是这些我们难以探究其详了。
  头在江西铁树观,尾在湖南碧泉潭。摇一摇,摆一摆,洗了湖南做中海。
  这是湘潭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流传开的一首关于碧泉的龙的民谣。碧泉潭,这口似珍珠喷涌的湖南名泉,不仅拥有绰约的丰姿与美丽的传说,拥有伴随而来的碧泉书院与湖湘学派光芒四射的思想文化,它还与“泥牛入海无消息”这一佛教公案发生地隐山相连,但有谁知道,它竟然还隐藏着一代皇帝于斯落籍的巨大秘密!
  明末清初学者张岱在《夜航船•卷一天文部•日月•吴牛喘月》中说:
  明太祖见太孙顶颅侧,乃曰:“半边月儿。”一夕,太子、太孙侍,太祖命咏新月。懿文云:“昨夜严滩失钓钩,何人移上碧云头?虽然未得团圆相,也有清光遍九州。”太孙云:“谁将玉指甲,掐破碧天痕;影落江湖里,蛟龙未敢吞。”太祖谓“未得团圆”、“影落江湖”,皆非吉兆。
  建文帝此诗在查继佐《罪惟录》与郑晓《今言》等书中亦有记载,其起首两句可能是受了元人元淮(一作程钜夫)《金囦 [同渊]吟•端阳新月》“遥看一轮月、掐破楚天青”的启发。当然也有人对此诗的作者存疑。不过,它倒真是形象地勾勒了建文帝的最后命运。
  似乎命运注定了建文帝要流落江湖,同样注定了他不可能被成祖消灭。而这个容纳他的江湖,竟是一泓神秘莫测的碧泉水!

  7.5本文的结论

  考证到此可以告一个段落了。为了便于大家理解这之间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我谨将本文涉及到的人物,以宗族家庭为纲,以年龄辈次为纬,按三个何姓家族与三个将军家族划块,列成两个对应关系表(见表三、表四)。

  下面便是本文最终的基本结论:
  明建文四年壬午岁六月十三日,即公元1402年7月13日,都城应天(今南京)金川门失陷,以“靖难”为名兴师谋夺帝位的燕王朱棣进入都城,随即对政敌展开了血腥的屠杀。城破之日,皇后殉难于宫中大火,建文帝朱允炆则与随身人员化装成僧人出逃,得脱追捕。皇太子文奎,时年不足六岁,亦同时失踪。是为历史上有名的金川之变。
  前左军都督何福参与了建文帝的逃亡策划。他安排家人护送建文帝出逃。参与护送行动的有何福之弟何禄及禄妻戚氏,同行的还有何禄之子魁二、魁五与何福季子魁六。祖籍湘潭、原任讨燕军左军都督顾成之子顾统,并没有为建文帝所诛杀,而是参与护送建文帝来湘潭,以致在湘潭留下其子顾兴国,并开出顾成后裔湘潭顾氏一族。曾跟随朱元璋讨伐陈友谅而战殁鄱阳湖的旗武将军齐成(有可能即鄱阳湖大战中代朱元璋赴死的副指挥韩成)之后、曾任明军千户的齐兴(世界文化名人齐白石宗族之始迁湘潭祖),以及他们的眷属,均在护驾随迁之列。
  建文帝曾一度在江西抚州临川栖身,于永乐二年(1404)潜入湘潭银塘,改名何必华,字汝川,结识土著何氏即银塘四甲何氏之何惠,后与其女成婚,先后移居县城东隅金泥湾(今栢荫塘)和西南乡之碧泉。其后人于清乾隆年间建宗祠于锦石之阳,称湘潭锦石何氏。湘潭锦石何氏始祖何必华就是明建文帝朱允炆。建文帝于明天顺八年甲申四月十二日(1464年5月17日)子时殁于居所,实际享年87岁。
  何福膺明成祖重任,著功边关,封宁远侯。永乐八年(1410)八月,因奸臣陈瑛的劾告,何福保护建文帝事泄,被迫以自杀假报,间道潜来湘潭,埋名隐居,殁葬银塘。何福出自安徽凤阳何氏,其后裔繁衍出湘潭银塘五甲何氏。这支何氏出于保密的考虑,认何肇盛(字孟八)为何福之父,并尊其为始祖,但实际的迁湘潭祖应是何福。
               
  
2007年2月21日初稿,8月5日修订毕,以《明建文帝朱允炆改名何必华落籍湘潭详考》为题提交第十二届明史国际学术研讨会(大连)。同年12月1日略增补,收入《第十二届明史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集》。 2009年4月8日第二稿,7月以《建文帝落籍湘潭考》为题收入《建文帝落籍湘潭》一书。
   

  注释:

  ⒃清•周岁永《白骨冢序》,转引自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刊《湘潭县志》卷三十二•《艺文》二。全书四十卷十七册,张云璈纂,湘潭市图书馆收藏。
  ⒄汪辉《湘上痴脱难杂录》,转引自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刊《湘潭县志》卷三十二•《艺文》二。全书四十卷十七册,张云璈纂,湘潭市图书馆收藏。
  ⒅此处传说据银塘五甲何氏何文恕、何文勇口述。
  ⒆民国十年辛未岁一本堂刊《中湘古塘刘氏五修族谱》与藜光堂《中湘碧泉刘氏五修族谱》,湘潭县民间有藏。二谱同为一源,始祖皆为刘居性,自第二代起因居住地迁移而形成两房。
  ⒇光绪十八年刊春秋堂《隐山胡氏七修族谱》,湘潭县民间有收藏。
  (21)转引自湖南人民出版社1995年12月第1版《湘潭县志》。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网友[222.85.234.186] 说:好文章 [打分:5分]
 尹珺君[121.12.16.67] 说:有待进一步考证,愿与您交流探讨! 弘扬中华文化, 传承中华文明。 加强文化传播, 创建和谐社会。 介绍,研究中华姓氏起源和流派与社会发展之规律; 挖掘,整理中华姓氏发展和变迁与经济发展的联系。 请加入本人博客圈:《中华姓氏文化研究》 http://q.blog.sina.com [打分:3分]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161.108.158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