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危素撰《皇陵碑》文

文章作者:危素 文章来源:JIANWENDI.COM 点击:3393 发布时间:2007-12-9 17:14:24 [评论]

  奉天承运,大建武功,以有天下,实由祖宗积德所致。兹欲撰文,词臣考摭弗周,则纪载弗称,敢以上请。于是上手录大概,若曰:
  朕幼时,皇考为朕言,先世居句容朱家巷,尔祖先于宋季元初,我时尚幼,从父挈家渡淮,开垦兵后荒田,因家泗州。朕记不忘。皇考有四子:长兄讳某,生于津律镇;仲兄讳某,生于灵璧;三兄讳某,生于虹县;皇考五十,居钟离之东乡,而朕生焉。十年后,复迁钟离之西乡。长兄侍亲,仲兄、三兄皆出赘。既而复迁太平乡之孤村庄。岁甲申,皇考及皇妣陈氏俱亡弃,长兄与其子亦继殁。时家甚贫,谋葬无所;同里刘大秀悯其孤苦,与地一方,以葬皇考、皇妣,今之先陵是也。葬既毕,朕茕然无托,念二亲为吾年幼有疾,尝许释氏,遂请于仲兄,师事沙门高彬于里之皇觉寺,邻人汪氏助为之礼,九月乙巳也。是年蝗旱,十一月丁酉,寺之主僧岁歉不足以供众食,俾各还其家;朕居寺时甫两月,未谙释典,罹此饥馑,徬徨三思,归则无家,出则无学,乃勉而游食四方。南历金斗,西抵无锡,北至颍州,崎岖二载。泗州盗起,剽掠杀人,时承平既久,列郡骚动,仍还皇觉寺。又四年,颍、濠、蕲、黄有警,濠城亦破,朕杂处兵间,与元兵相拒。期年,元兵败去,得其义兵三千人于定远,遂立帅之夜袭元将知枢密院事老张。既遁,得其民兵男女七万人,攻逐元将参政野先。乃移师淮州,转战和阳,渡江击采石,抚太平,定业建康。将相协心,贤能匡赞,西平陈友谅,东翦张士诚,南廓八闽,百粤奉款,中原顺服,兵进幽燕,元君弃宗社而去,朕以十五年间,遂成大业。
  仰惟先陵奇秀所钟,虽治葬之时,厄于贫窭,衣衾棺椁,不能具备,赖天地之佑,祖宗之福也,今富有天下,顾无以惬人子之情。兹欲启坟改葬,虑泄山川灵气,使体魄不安,益增悲悼,姑积士厚封,势若冈阜,树以名木,列以石人石兽,以备山陵之制而已,谨献陵曰皇陵。汝其据事直言无讳。臣善长以上手所录,付词撰文。
  臣善长等钦承明训,黾勉论次:惟古先帝王,若虞舜、汉高祖,皆起自侧微,以成德业之盛。盖天将降大任于圣明,必先有以起之。今皇上述二亲之劬劳,与夙昔之出处;刻石以昭先烈,俾后世子孙,知积累之厚、创业之难,思以继承无疆之基。《诗》云:“永言孝思,孝思惟则。”呜呼盛哉!谨拜手稽首而为之铭曰:
  皇矣上帝,厥命煌煌;监观四方,有道者昌。惟今天子,奋迹田里;叱风驱霆,仗剑而起。汝颍始兵,蔓于濠梁;渊潜时晦,覵其施张。元君既否,紊乱政理;命将出师,反斁人纪。贪残污秽,肆彼剽攘;战功败恤,赏罚无章。猛士阴兵,险平萃止;总戎惊奔,归者如水。滁和来斗,形势莫当;江流浩浩,瞬息可航。采石破倾,当涂风靡;宣歙畏威,耄倪忻喜。经营建业,实帝故乡;号令之行,肃如秋霜。乃伐僭王,歼之彭蠡;削平两浙,殪彼蛇豕。闽广既服,百粤来王;青齐献款,底平豫章。师震幽燕,君臣北徙;空城尽开,图籍弗毁。乃作礼乐,乃垂衣裳;重译表献,大开明堂。永怀上世,原其本始:句容族居,川回山峙。载渡淮海,辟除榛荒;或濠或泗,奠处弗常。钟离之乡,卜葬如此;化家为国,灵秀钟美。积善弥久,天赐祯祥;修之于己,惟德乃长。浚河之原,以达其委;基岱之高,以观其止。奉天理物,君德是扬;丕扬大业,传叙无疆。尝敕相臣,申命国史;昭昭后昆,受天之祉。

  附:明·郎瑛《七修类稿》按语:

    自古帝王之兴,皆位逼势敌,有以成其私志。汉祖虽微,亦为泗上亭长,岂特有如我太祖不阶尺土者耶?夫起自庶人,贵为天子,富有四海,莫不夸张先世,照耀将来,至有妄认其始祖者也,岂特有如我太祖特述其卑微者乎?此可见天生豪杰上圣之资,不可与常人等也。瑛伏读御制集中皇陵碑文,未尝不三叹三颂而已,惜世人止知其事而又未知太祖先已命臣下为文,述亦详矣,仍以未称而自撰,此尤见圣睿之益圣也。

  再附:由《御制皇陵碑》闲说中国皇帝 

  “建文帝”网按:

  党人碑的BLOG上有2006-05-16 一篇文章,写得轻松,但不失为文的庄重,有助于阅读皇陵碑文,谨附于此。


  俄而天灾流行,眷属罹殃。皇考终于六十有四,皇妣五十有九而亡。孟兄先死,合家守丧。田主德不我顾,呼叱昂昂,既不与地,邻里惆怅。忽伊兄之慷慨,惠此黄壤。殡无棺椁,被体恶裳。浮掩三尺,奠何肴浆。既葬之后,家道惶惶。仲兄少弱,生计不张。孟嫂携幼,东归故乡。值天无雨,遗蝗腾翔。里人缺食,草木为粮。予亦何有,心惊若狂。乃与兄计,如何是常。兄云此去,各度凶荒。兄为我哭,为我兄伤。皇天白日,泣断兄肠。兄弟异路,哀动遥苍......
         ——(《全明文》卷12)

  明朝的开国皇帝朱元璋真是苦出身,太苦了!
  朱元璋出身一个佃农家庭,他的父亲连个象样的名字也没有,叫朱五四。朱五四一生从盱眙到濠州,迁徙四次,他的上代就脱离了宗族所在句容(今属江苏)朱家巷。可见朱元璋的父祖辈就已经脱离了当时的主流社会、即宗法网络了,然而尚未成为游荡于城乡之间的游民(这种游民才有更丰富的阅历),因为他们只是在农村之间辗转,租种土地,以农为生,没有流入城市。至正四年(1344),天灾流行,淮河流域一带也遭到旱灾、蝗灾和瘟疫的祸害。朱元璋的父母和长兄皆病饿而死,一家陷入了没吃没喝、没有钱埋葬逝去亲人的困境。在上面《御制皇陵碑》的引文中,就描写了自己这段苦难的经历。
  据说,关于这通《御制皇陵碑》还有一段有趣的故事。
  当朱元璋建立大明王朝伊始,他就试图在老家凤阳,为自己和死去的亲人们营造豪华的陵墓。洪武二年(1369年)二月,朱元璋命立皇陵碑,由翰林院学士危素撰文。危素是什么人?这里有必要说几句。
  危素4岁开始读书,15岁便精通《五经》。曾拜读于“草庐先生”吴澄(也是神童出身)门下,并尊大儒李存(江西陆学学派"静明学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为师。吴澄对他十分赏识、大力引荐,得以广交文学名士。元末著名的文学家范椁、虞集、揭奚斯等人对他渊博的学识也很折服,另眼相待。至正元年(1341年),经大臣引荐,出任经筵检讨,负责编修宋、辽、金三朝国史及注释《尔雅》。书成后,顺帝奖给金银和宫女,他不接受。五年,改任国子助教。七年,改任翰林编修,他负责编纂后妃等传和宫廷纪事,苦于没有现成资料,便用自己的俸金买动宦官和皇亲国戚,向这些人打探后宫有关情况,详细询问,亲自笔录,得以成史(真读书人也!)。在元末那个浊世里,他虽然官拜元朝的参知政事(国务院副总理),但却“为人侃直,数有建白,敢任事”。这是人品。关于文章,危素在史学领域有其不可磨灭的贡献。宋、辽、金史本是危素执笔编纂,却被署名为元朝宰相脱脱主编,他成了次要人物。危素博学,善古文词。其诗歌创作在元末地位较高,影响较大。他的诗气格雄伟,风骨遒劲,诗作收集在《云林集》2卷中。他的散文被誉为元代一大家,有文集《说学斋稿》4卷。清人王懋称其文“演迤澄泓,视之若平易,而实不可及”。
  就是这样一位非常优秀的文学家写就的第一稿,朱元璋却感到很不满意,认为“皆儒臣粉饰之文,恐不足为后世子孙戒。”他这两句话一说出去,使翰林院的秘书们卸脱了撰写碑文的为难差事。(洒家也是秘书出身,写文章真是苦,不管你写得如何,领导都要改来改去,非要到了“屎憋屁股门儿”的时候,才把你折磨够。呵呵!日后,我尽量学朱元璋同志。)
  老朱要亲自操刀捉笔。也别小瞧了他。人家虽然是苦出身,但却不辍学习。新碑文情真意切,气魄非凡。现代著名文学家郑振铎在讲到此文时曾说:“《皇陵碑文》确是篇皇皇大著,其气魄直足翻倒了一切夸诞的碑文。它以不文不白、似通非通的韵语,记载着他自己的故事,颇具有浩浩荡荡的气势。”

  《古兰经》里,穆罕默德曾告诉他的弟子这样一段话,“学问虽远在中国亦当求之。”我们来探讨明代诸帝,也不妨上溯到三皇五帝,从黄仁宇先生最爱讲的所谓“macro- history  of  China ”的角度来看看中国的皇帝们。
  不知道看那些“二十四姓家谱”的老爷爷们的时候,是否注意到了这样一条:出身于游民或是接近游民的社会下层人士很多!中国人不像日本人那样偏激,你看他们的《万叶集》把天皇当作天上降临人间的神,是“万世一系”的,“大君乎天皇,超人之神同上苍,凛然九霄上!”哈哈哈!中国人不认这死理儿,借用一句孔子的话——“求!”有本事你就坐天下,没本事你只能悔生帝王家,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不一定谁就能当皇帝!特别是从唐朝以后,朱温、刘知远、郭威、柴荣、钱鏐、杨行密....旁的不说了,我的那三个河南老乡楚之马殷为木匠,闽之王审知是农民,而前蜀王建更是屠牛贩盐的“贼王八”,哪一个是好出身?甚至到了耶稣的老弟洪天王也是这样,明太祖朱元璋那就是“三代贫农”,他老人家也想攀上朱文正,可是死活攀不上。于是只好打打出身民间的牌子了。某年我在北大中文系读硕的PLJJ同学求我的字,索“风尘三尺剑,花鸟一床书”二句,当时除了揣测“J”意,压根儿就没想起作家老杜,想起来的就是朱元璋了。结果被PLJJ批判!
  您甭瞧这些老爷爷没有读过几天书、文化教养比较低,甚至不少就是文盲。在读书人看来真的是“无术”的。但是读者老爷小姐千万不要小瞧这些老爷爷。他们虽然是出身于游民或是接近游民的社会下层人士,马克思叫他们作“lumpenproletariat”,可这些人往往就是领袖人才,他们善于组织、长于活动、谙熟谋略、有斗争技巧,在改朝换代的复杂尖锐的斗争中取得最后的胜利。读书人不行,特别是那些受到中国主流文化长期熏陶的门阀贵族和文人士大夫们,他们在争取政治权力的斗争中往往缺乏竞争力,总是处于失败者的地位,“秀才造反,三年不成”。瞧人家朱重八,那里读过书,却成了大事!佩服!佩服!俺对他老人家的景仰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似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洪天王不行,半通不通,比俺考研究生还惨,连考了五次(好像是)都不中,大概也是英语差!他会写歪诗,领着一帮金陵的PLMM在大花园里玩过家家,“乃(拉)车对面向路行,有阻回头看兜平。苑内游行真快活,百乌(鸟)作乐和车声”(原诗照录,奇文共睹)。所以学问比朱元璋好,所以学不成朱元璋!
  哈哈哈!行文到此,容后再写。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227.104.40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