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建文帝落籍湘潭记[连载之三]·出发临川

文章作者:何歌劲 文章来源:JIANWENDI.COM 点击:2923 发布时间:2008-1-10 15:32:28 [评论]

  明永乐二年,公元1404年,建文帝潜伏在了江西抚州府临川县。
  这时,朱棣已经坐稳了江山。建文帝到底到哪里去了,仍然是个谜。虽说朝廷已经宣布了朱允炆的死讯,但朱棣晓得,事情的真相绝不会只有他和自己的亲信知道,明明是找了火中的一具焦尸用以遮人眼目,当然是骗得了他人骗不了自己,骗得了一时骗不了久远,骗得了舆论骗不了天下。这个事情总在永乐皇帝的心头盘旋,万一哪一天,这个被“烧死”了的旧主被人重新拥戴出来,振臂一呼,天下云集,那就坏事了。自己是英雄一世,大权在握,倒也不怕这个手下败将,但是,他毕竟是自己的侄儿呀,自己什么都可以赢他,就是年龄上赢不了他,有一天自己殡天,他要再起来闹事怎么办?因此,年号是永乐了,内心未必永乐。
  再说,建文帝是如何逃出了铁桶一般的南京城,更使人费解。建文帝临难时,为京城大和尚溥洽所剃度这个机密,要到永乐四年才为另一位和尚所泄露。溥洽长期为永乐皇帝所关押,垂暮之年为僧道衍这个朱棣最大的谋臣所力救出狱,后来还得到了洪熙皇帝的礼遇,直到宣德元年方才去世,享年81岁。名臣杨士奇为他撰写了《骨塔铭》,正式提到是永乐四年诏修天禧寺,溥洽时任左善世即国家主持佛教事务最高官员,浮图落成之日,主持开光仪式。永乐皇帝车驾亲临。就是在这个祥光煜煜的庆典活动上,一个任职觉义的和尚告发了溥洽,指控他剃度建文帝为僧,助其化装逃走。可以想见,明成祖当时是何等暴怒!普天之下的光头只怕都会成为他的怀疑对象。
  不过,建文帝虽然在军事上斗不过自己的叔叔,统治术也还嫩得很,但他却算得上一个饱读诗书的知识分子,那些教育他的太傅少傅们虽然多有迂阔之见,但贯穿中国史的那些斗智斗勇的典故和那些驭人术也还是没有少听讲的。何况为他作策划的还不乏智虑忠纯之士。
  他的祖父少年时为僧,是生活所迫,出于无奈,并非看破红尘,最终还是杀入红尘,争得了皇位。时过境迁,历史竟然出现了逆向重演。但道理却也相通,建文帝一时为僧也并不是看破红尘,他也不过是为形势所逼,权作逃身之计。到这时他早已脱却了袈裟,留下了常发,俨然如百姓一个了。也许是一开始,他便把跟随他出逃的臣子们一个个打发开去,身边留着的只是几位名不见经传的中级军官,自然,随行的还有他们的眷属,也许这样更能掩人耳目。
  实际上,直接主持建文帝逃亡策划与安排的,就是洪武、建文、永乐三朝武将,曾被建文帝任以左军都督之职讨伐燕军,后来又为成祖任用并被封了宁远侯的何福。
  还是建文三年三月,讨伐燕军的主将盛庸兵败德州,这个月的丁亥也就是二十八日,朝廷命都督何福增援德州。从这时开始,何福就到了与朱棣作战的最前线。到了建文四年春二月初一甲寅,何福及陈晖、平安驻扎于济宁,盛庸驻扎于淮上。三月,燕兵攻宿州,平安追敌至淝河,斩燕将王真,随后又遭遇伏击败绩,宿州于是陷落。夏四月初九丁卯,何福、平安在小河张开两翼迎击燕军,斩其将陈文。十六日甲戌,徐辉祖等又败燕兵于齐眉山,斩其将李斌。燕兵被杀怕了,开始互相通气,要求北归,以图后举。但燕王不听。不过,这个以骁勇著称的朱棣也有好些天夜不卸甲,不敢怠惰。正在这个时候,建文帝却听信了讹言,以为燕兵已经败北回军,于是便把能将徐辉祖召还,这样何福军成了孤军,优势反而转化成了劣势。十九日丁丑,何福移营灵璧,本来是打算借深沟高垒以自固,意在持久坚守,以拖垮远道而来的燕军。不幸的是,何福军的粮草为燕兵所阻,无法送达军营。平安分兵六万前来迎护。二十二日己卯,朱棣亲率精锐横击,将平安军断为两截。何福只好倾其兵力前来增援平安,一度迫使燕王军稍退,不料,反遇朱棣的次子、可称军中骁将的朱高煦伏兵突起,何福败走。军中已绝粮,诸将商量移军淮河就粮,约定夜间军中听到三声炮响即行开拔。真个是无巧不成书,应了那句天数已尽的古话,第二天凌晨,恰巧是燕军突然攻营,施发三炮。而何福军中错当作了自己方的军令,争相出门。其结果可想而知,被燕兵迎头杀个正着,一片混乱,人马坠落,壕堑为满。平安及陈晖、马溥、徐真、孙成等三十七将竟都被俘虏,还有文臣宦官在军者一百五十余人被捉,独有何福单骑走脱。
  何福逃回京城不久,国都和皇城就被燕军攻陷了。临难之时,何福为建文帝逃亡作了最后的布置。他调集、安排在建文帝身边贴身护送的,便是其弟何禄、大将顾成之子顾统、还有一个乃祖在鄱阳湖水战中为太祖殉职的千户齐兴。这三个人都是军中的中级军官。至于何福本人,因为太显目了,他不能置身于其中,因而仍然留在了京都。他的大儿子何魁一,二儿子何魁四也一样留在了自己身边。
  也不知经过了多少周折,反正建文帝的这支护送队伍,到了永乐二年的时候,就已经形成为一支男女老少皆备的家族移民队伍,他们被集中到了江西抚州府临川县。其中,已由顾成向朝廷谎报已被建文帝诛杀了的前普定卫指挥使顾统,也许还带上了自己年龄不大的次子顾兴国;齐兴,本来姓韩,这位真实身份当是那位赫赫有名的副将韩成的儿子,同时又是那位赫赫有名的都督韩观以及宁王朱权第五女婿的韩辅的兄弟,他把被诰封为夫人的老母周太夫人也迎请了来,还携上了诰封夫人的妻子魏氏以及儿子齐臻,至少有这四个人一同踏上了征途。至于何家,除了与其兄一同“奋于时”的何禄,则还有何禄之妻戚氏,何禄之子何魁二、何魁五,还有何福之子何魁六。何魁六生于洪武二十三年,这一年他14岁。自然,这支队伍里还少不了为数不多但极其忠诚勇武的兵丁,后来,齐家的族谱上就明写上了“随带数丁”字样。
  看看这支基本的护送队伍,他们共同相处在一起,混迹在人间,就如同几个迁移的家庭而已。洪武、建文、永乐年间,全国的大移民始终没有中断,这种家庭乃至家族一同迁移的现象在当时应算普通不过了。他们是一同结伴而行还是拉开距离若即若离地互相照应而行,现在已不得而知了;他们是选择水路还是选择陆路,或者是水陆兼程,还有,他们是化装成商人还是只扮作移民,这些也都难以知其详了。不过,他们在永乐二年这一年里,是确确实实地选择了一个定居的目标——湖广行省湘潭县,护送着建文帝朝西进发了。
  汝水——如今已叫作抚河——在默默地流淌。两岸一抹平川,绿野高空,田苗秀蔚,虽然富庶,却时有水灾,而且最大的问题是不便隐藏,何况自洪武以来江西填湖广移民潮正一波接一波。也许这就是建文帝终于没有在临川扎下根来的原因吧。
  不过,建文帝一辈子也没有忘记这里。他给自己取了一个新的名字:何必华,字汝川。姓何,自然得自何福家族;必华,也许意在必掌中华;而汝川,显然就是纪念他曾经眺望过、经历过和掬捧过的那条汝水吧。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161.108.158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