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建文帝落籍湘潭记[连载之八]·移家碧泉

文章作者:何歌劲 文章来源:JIANWENDI.COM 点击:7396 发布时间:2008-1-16 13:02:33 [评论]

  建文帝在银塘究竟住到什么时候,已无可考,我们只知道,他后来还住过湘潭县城东隅的金泥湾。何必华第十派孙何嗣佑在早期纂修族谱时写了一篇《始祖汝川公传》,一开篇便说:
  公,江西临川人,讳必华,字汝川。明永乐二年来潭,居城东隅金泥湾。公生平潇洒自适,磊落不羁。自江西来潭,跋涉山河,不遑言瘁,盖以大丈夫四方为志,不必斤斤株守夫一隅。
  金泥湾何在?为了寻找到建文帝这个曾经落过脚的所在,笔者还颇费了一些功夫。先是查各种地图,不见有载,找研究地方文化学有专长的老者也说不知道。最后还是到城东一个个找当地老人去问,终于问出来了。以前这里的居民祭祀祖先,写祭包时,所署当地土地神的名字为:“湘潭城东大王栢圫金泥湾二界寺土地”,这里用的显然是前明的地名称呼。当地百姓说,二界寺土地即是金泥湾土地,土地庙原庙宇保持到现在,只不过改作了居民住宅,直到最近才在建设“新景家园”时拆掉。此居宅主人告诉笔者,许多人误认作栢荫塘的大塘,实为神风塘;土地庙前与神风塘相接的小塘,才是真正的栢荫塘。栢圫就是栢荫塘。笔者阅查清嘉庆刊《湘潭县志》所载城内平面图,其栢荫塘位置与之相合。这样,金泥湾的准确位置就找到了。这里就曾经是建文帝落过脚的地方。笔者还在城东一带发现了一批银塘土著何氏的后人。土著何氏民国十八年四修《湘潭银塘四甲何氏支谱》,就是在城东穆家塘造册纂修的。这一情况提示,明初何惠,或者何道明,极有可能就居住过城东一带,因而何必华曾居城东隅金泥湾就变得顺理成章了。从情理上分析,建文帝在银塘躲过最危险的一段时间后,就移居到了这里。
  建文帝在城东住过多长时间,同样是一个难于考证的数字,不过可以肯定,他最后是在西乡的碧泉定居了。还是上述那篇传记接着说:
  (汝川公)迨游碧泉,见其山水幽雅,迥非恒境,相赏莫逆;又闻张南轩、胡文定两先生曾讲学此地,更不禁心契神交,有泰山北斗之景慕,遂从而家焉。
  现在是要认真地说说这个令建文帝为之神往的地方了。
  1963年毛泽东主席写下了那首著名的《满江红•小小寰球》词,郭沫若欣然命笔为之作和。郭在和词中写了一句“泥牛入海无消息”,这是借用唐代发生在湘潭县龙山的一个典故。说的是禅宗曹洞宗创始人洞山良价行脚到此,入深林找到了一位畸形异貌的隐者老僧,两人有了一番关于“泥牛入海无消息”的深奥对话。后来,这个著名的佛学公案被收录在宋代出版的《景德传灯录》里,题曰《龙山和尚》。
  到了南宋,福建籍著名儒学家胡安国,也就是引文所提到的胡文定,因在朝中受秦桧的排挤,携其子胡寅、胡宁、胡宏来龙山附近的碧泉择地而居,并拟之于韩愈所描写过的李愿之盘谷,将涌泉之石山名之曰盘屈石山。胡安国在这里注《春秋》,进呈御览,从此胡注《春秋传》被钦定为全国的经学范本。有趣的是,胡注《春秋传》同样被朱元璋选作太子与皇子的教科书,同时诏令作为天下士子的必读经书。1970年,山东邹县发掘了明太祖第十子朱檀鲁荒王陵,其中就出土了一套完整的元刊本《增入音注括例始末胡文定公春秋传》,共30卷6册,外有包被装封套,极其珍贵。显然,这种版本的书,不仅懿文太子朱标读过,建文帝也一定读过。胡氏父子还在这里设立碧泉书堂,后来发展为碧泉书院,开讲授徒。著名的理学大师张栻南轩先生早期也曾专程来此拜师。这些当时的学界精英们共同创立了在中国文化史上留下了深远影响的思想学派,被朱熹称之为湖湘学派。
  胡安国生前浇心中之块垒,将龙山改名为隐山,这一方面是纪念那个演说“泥牛入海无消息”的神秘隐者,一方面是寄寓自己追踪盘谷先生的隐居之志。胡安国父子去世后又合葬隐山,遂传下隐山胡氏一族。如今,隐山之名,已彰而不隐,倒是其原有的名字龙山却稀有知之者了。这似乎是一个谶语,从大的概念说,囊括了碧泉的湘潭隐山,继文定公之后,似乎注定要有一位真龙天子到这里来作隐居者!
  碧泉不仅留下了让世代文人景仰的学术底蕴,它自身也是绝伦的自然奇观。该泉自唐代天宝年间开始涌出,泉水每天有数万吨的流量,从来没有歇息过。
  明末清初湘潭的闻人郭金台,他就是清乾隆年间那位有名的清官、河道总督陈鹏年的叔祖,撰有一篇《碧泉记》:
  距潭西七十里有泉,曰“碧”。……唐天宝间,泉自石窦出,莹彻一泓,气蒸而锐,抟沙璇波,上潆螺髻。泉底饶柔条纷叶,小[虫取]乳蟹纷诡迭出,杂错采采。四时有金色小莲,碧光浸映,不实而妍。游人乍观,骇砀如小屏列锦,如春苑初开,如泻琉璃水晶盆于地而光奕奕,如列大宝镜于日而青黄赤白诸色变见实际也。……泉纵广约三十尺,深不及十尺,自下觱沸而溢于顶当尺许。及冬蕴隆气腾而上更数尺。测岩之半,有树如盖,蔽泉身,春不荣,秋冬不凋落,无杂鸟喧集,故泉不污。品泉家称甘、香、冽,碧泉冽称胜。
  这方著名的泉水为湘中胜景,名声远播。关于它,还有一首古老的以龙为起兴的民谣,久久地在民间传诵,给人留下来远古的深沉与思绪的隽永:
  头在江西铁树观,尾在湖南碧泉潭,摇一摇,摆一摆,洗了湖南做中海!
  于是,建文帝把这里当成了最后的归宿。大概是在新婚后不久,他就把家迁到了这里。
明末清初学者张岱在《夜航船•卷一天文部•日月•吴牛喘月》中说:
  明太祖见太孙顶颅侧,乃曰:“半边月儿。”一夕,太子、太孙侍,太祖命咏新月。懿文云:“昨夜严滩失钓钩,何人移上碧云头?虽然未得团圆相,也有清光遍九州。”太孙云:“谁将玉指甲,掐破碧天痕;影落江湖里,蛟龙未敢吞。”太祖谓“未得团圆”、“影落江湖”,皆非吉兆。
  建文帝此诗在查继佐《罪惟录》与郑晓《今言》等书中亦有记载,其起首两句可能是受了元淮金囦(一作程钜夫)吟《端阳新月》“遥看一轮月、掐破楚天青”的启发。当然也有人对此诗的作者存疑。不过,它倒真是形象地勾勒了建文帝的最后命运。
  半边残月,冷清清挂在霜空,他的孤独,他的超脱,他的平静,他的深邃,也许只有与之相伴的山河知晓。似乎命运注定了建文帝要流落江湖,同样注定了他不可能被成祖消灭。而这个容纳他的江湖,竟是一泓神秘莫测的碧泉水!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网友[77.207.45.206] 说:半边残月,冷清清挂在霜空,他的孤独,他的超脱,他的平静,他的深邃,也许只有与之相伴的山河知晓。似乎命运注定了建文帝要流落江湖,同样注定了他不可能被成祖消灭。而这个容纳他的江湖,竟是一泓神秘莫测的碧泉水! 建文帝不做宫中的皇帝,而做了一个民间的皇帝,避开了血光剑影,自落得个逍遥自在,碧泉的山水,碧泉的明月和风更能让建文帝长寿。 [打分:5分]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81.108.205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