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质疑:宁德僧塔不是建文帝陵

文章作者:何歌劲 文章来源:JIANWENDI.COM 点击:7586 发布时间:2009-9-4 12:58:00 [评论]

  最近网上炒得沸沸扬扬,标题赫然在目,考古专家作出结论,宁德僧塔为建文帝陵。看过各家报道,则深不以为然。据新闻媒体已披露之讯息,这个结论的作出,实无扎实根据,大概可以归结为这样一个三段论推理:宁德僧人墓有皇家气派而又颇具神秘之象,建文帝是一个当了和尚而又神秘失踪了的皇帝,因此这座墓就是建文帝墓。如此而已,岂有他哉?
  关于建文帝归宿与陵寝,各家说法多矣,既然目前作结论的时机还不成熟,便让他各说各话,人姑妄言之,我姑妄听之可也。但这次不同,是“后来者居上”,考古专家作结论了。于是还得认真地看一看,也不得不打破自己所抱持的近期“只说自己的是,不说他人的不是”这一态度,写下本文,以就教于考古专家,并呈献于全社会各方家与读者之前。

  一、落难的建文帝是皇帝吗?

  建文帝是皇帝吗?当然是。落难的建文帝是皇帝吗?这就不能简单地回答了。如果他是太上皇,如果他是受到尊崇的禅让皇帝,如果他是一个被公开平反了的落难皇帝,那么,说他是皇帝并没有错;但是,建文帝似乎还不能归于这三类或者是相似类别,则结论应该是否定的。也就是说,落难了的建文帝,要么就是一个和尚,要么就是一个平民。一个和尚,一个平民,哪来帝陵?
  我接着要问:这个建文帝陵是秘密修建还是公开修建?如果是秘密修建,这就不要多说道理了,根本不可能。秘密修建而要使用皇家规制,这简直是太岁头上动土。又要秘密,又要大张旗鼓,这二者如何统一?可能有一个办法,那就是再加建一个像秦始皇陵兵马俑那样的大棚,而且要外人严禁入内。否则如何秘密得了?建这样一座陵,也非一日之功,兴师动众,瞒得了吗?如果是公开修建,那么又要再问一句,是明朝呢?还是清朝呢?明朝倒是有个记载,那就是朱棣说建了一个建文帝陵,但后来的学者证明是一个谎话,至今也没有谁见到了这样一个陵。也并未见到记载明朝其他皇帝为建文帝修过陵。就是宁德的考证者们也注意到了《明实录》有这样的记载:万历皇帝问内阁首辅张居正:“闻建文当时逃逸,果否?”张居正回答:“国史不载此事,但先朝故老相传,言建文帝当靖难师入城,即削发披缁,从间道出走,后云游四方,无人能知者。”这一段话也就是明朝没有公开为建文帝修过帝陵的扎实证据。至于清朝,只有乾隆帝为建文帝恢复了帝号,也没有见到为他修过陵。因此,公开修建建文帝陵在历史上是没有的事。
  因此,如果哪里出现了一座规模如同帝陵的陵墓,就肯定不是建文帝墓,这应该不是需要太高的智商便可作出的推论。
 
  二、当和尚是建文帝的追求吗?

  建文帝是不是当了和尚,除了那些持建文帝烧死于宫中观点的人外,大多是持肯定态度的,本人也认同这一结论。我之所以这样认同,并不是出于相信那个刘伯温出的主意,由朱元璋留下了那个有袈裟和剃刀的红箱子的传说,而是据杨士奇所撰溥洽《骨塔铭》述及了永乐四年有天禧寺觉义向朱棣告密事,于是,从第二年开始,朱棣派胡濙巡行天下以踪迹建文。建文帝当了和尚这应是当前历史学界占主流的看法。
  但是,接着要问:建文帝为什么要当和尚呢?换句话说,他是看破红尘,遁入空门,还是在玩“金蝉脱壳”的把戏,只把做和尚当成一种权宜之计的逃生手段呢?到目前为止,找不到任何关于建文帝在金川之变后认死理要终老禅林的思想基础或根据。依据当时情势,建文帝应该只是化装成和尚出逃,一旦摆脱牢笼,他就会还其面目。建文帝既然出逃,就可说明他第一选择是求生,第二选择是伺机待变。和尚与百姓相比,数量上总是一个悬殊的比例,在朱棣已经掌握建文帝为僧出逃之后,佛门肯定是他要重点追查的区域,建文帝还能够以大德高僧的面目大摇大摆吗?他如果选择回归民间,当一介平民不是更容易躲避追杀吗?而且,建文帝如果果真成为了大德高僧,他在民间会留下自己的子孙吗?我不相信,一个逃亡的皇帝不会把传宗接代视为自己与求生一样重要的选择,而这是当和尚所不可能做到的。因此,关于建文帝终生为僧的说法总是要多打一个疑问,必得寻求到一个可以信赖的依据才好下结论。
 
  三、宁德僧陵有准确的时间定位吗?

  要断定宁德僧墓是建文帝墓,第一基本条件就是这个墓葬入葬时间应该符合建文帝的年龄区间,但可惜并未见到考古专家拿出权威依据。所见到的理由只是这样一句:“墓地上方的火龙珠,足以说明,这是个明代墓,而且是永乐朝及其以前的墓地,另外从规模上来说,和尚墓地,是不可能有这么大规模的,而且这个墓还用了闭嘴龙的纹饰,这在明朝前期,除了皇帝,谁都不敢用。”是不是火龙珠只有明代墓才能用?是不是闭嘴龙只有明朝前期的皇帝才能用,专家并未拿出足够的可信的材料。这恐怕是专家主观臆断的一个推论而已。简言之,这个墓葬的准确朝代尚且没有弄清楚,更不要说年代了。在这样大囫囵的前提下就敢于以一生名誉担保而作此断然结论也够大胆了。

  四、袈裟能证明建文帝吗?

  在专家的论证里,那件绣了龙的袈裟成为了关键证物。文章中说:“宁德支提寺的明代袈裟,他认为那件袈裟就是建文帝逃出来时穿的,‘那件袈裟我看过,上部边缘两边现在还能看到6条金龙,但实际是9条,中间三条,因为袈裟破损,被缝补遮蔽住了,袈裟中间另外还能看到5条金龙,这个九五之数,当过和尚朱元璋自己敢用,其他谁都不敢用,也不会有这样的袈裟。’”这我就有疑问了,支提寺的袈裟与这座墓有什么直接联系呢?能证明什么呢?如果是在这个墓葬里出土的,可以说明是这个和尚生前穿过的,或者是他获得赏赐的,但现在明明是支提寺的。就因为近吗?距离近可以划等号吗?这样的逻辑推理,等于是说,两个相邻的住户,你的就是我的,我的就是你的,这说得过去吗?哪怕这件袈裟真的出自皇室,也不能说明离这件袈裟几十公里地方的非常墓葬就是这件袈裟的主人,就是皇帝。更有奇者,居然断定这领袈裟还是朱元璋用过的。我想请问一下饱读明史的学者,可曾见过朱元璋披着龙袍当和尚的记载?我只知道,他在少年期一贫如洗时得邻母之助进寺庙混口饭吃,当他在外行脚时,那领袈裟应该还没有绣上龙,也不知道他发迹后,这架昔日的僧衣是否传留了下来。我更不知道,朱元璋什么时候当皇帝当腻了又当了一回皇帝和尚。而且,我的想象力再丰富,也不会想到,原来那个红箱子里留下的三副袈裟,其中有一副是绣了龙的,也许这样,燕兵们见了都要退避三舍吧。不过,历史好像不是这样记载,似乎朱棣没有这样仁慈与宽容。君不见,那位将白马涂成黑马的齐泰还是被捉了起来并且砍了头。如果朱元璋这个老粗想不明白,则那个在民间传说中一点也不亚于诸葛亮的刘伯温,也应该不会弱智若此,会想到要安排建文帝落难时去穿着一领龙袍袈裟出逃。

  五、对塔铭的臆测可以作为根据吗?

  报道中这样写着:“古墓在当地其实并不是秘密,用上金贝村很多村民的话说,在以前大家见了都觉得很平常,但自去年和建文帝粘上关系后,才引起这么大的关注。”“以前村里对古墓有个说法是,这个墓是古代从京城来的一个太监的。”另据报载:去年圆寂的妙通和尚曾说,金太监是金国人,本姓谢。按其所说,此墓当建于金国最终销声匿迹的南宋端平元年(1234年)之前。但多数人都说墓主是明朝太监,姓金。或曰金太监是永乐皇帝下派监造支提寺,之后在宁德出家并葬于上金贝的;或曰金太监是为皇帝押送御赐物品到支提的。更直接的是,这个墓的塔铭明明写着:“御赐金襕佛日圆明大师第三代沧海珠禅师之塔”(又据报载,对此文字分别有人识读为:“御赐金刚佛昌明大师第三代沧海珠禅师”和“御赐金襕佛圆明大师第三代沧海珠禅师之塔”),如此了然明确的事情,居然会闹出如此大的满城风雨,不对,应该是翻天暴雨。只要我们更谨慎一点,就可以知道,像“佛日圆明”、“沧海珠”这类用词一点都没有脱离佛家规范,完全是佛家用语,这与传为李自成的“奉天玉”简直不可同日而语。对此,有关专家的论证理由是:“‘圆明’是‘明朝和功德圆满’之意,谁的功德最圆满?当然是皇帝(指朱元璋)。‘第三代’是孙辈之意,与‘朱允炆是朱元璋之孙暗合’,‘沧海’是法号,暗喻神州一统的帝王心理。‘珠’是俗家名字的后一字,是‘墓主姓朱’的隐喻。”在探索历史谜案时对某些特定的用语作出推测解读,也是一种可以容许的论证方法,但要十分小心,要有度,而且只能作为辅助论证。但是专家们却把它作为了主要的论据。在这样严肃的课题里,如此采用猜谜式的作法,这与时下多有流传的刘伯温“推背图”解说毫无二致。作为小说家言自然也无须指摘,但使用在如此严肃的考古结论里,总会是令人大惑不解。

  六、宁德僧墓是一座有主墓

  报道中说:“对于上金贝村古墓‘建文帝陵寝’之说,也有不少专家、历史爱好者并不认同。目前,舍利塔上的‘御赐金襕佛日圆明大师第三代沧海珠禅师之塔’20字是解开墓主人身份的唯一线索。”有人指出:“佛日圆明是忽必烈的老师,沧海是他的徒弟,才有如此高规格的墓葬形制,该墓是元代的。”他们是根据明代万历版的《宁德县志·寺观》中的记载得出这一结论的。该墓拜亭中的石柱与金鄁寺刻有元代纪年的石柱如出一辙,判断是元代中期金鄁寺住持沧海珠禅师塔墓。宁德历史爱好者陈仕玲查询了《续灯存稿》、《五灯全书》、《补续高僧传》及《南宋元明禅林宝林》等史籍,找到“佛日圆明大师”就是元初高僧印简圆寂后的谥号。印简还是元世祖忽必烈的老师。佛日圆明圆寂后,忽必烈御赐佛日圆明大师。
  宁德僧墓就是一座有主墓,
可惜当事者对这些专家们的意见充耳不闻,一意为之,甚至把风水先生也搬出来了。“等带风水师到墓地后,用罗盘定位,发现墓的朝向是坐北朝南,而且是正北正南,吓得不得了,‘因为古代,只有天子皇陵才可以这样建。’”正南正北,只有皇帝墓才可以这样建,这我还是第一次听到的神话。如果以此方式来与人论辩,那再强的对手也只能偃旗息鼓,哑口无言了。
  在一座有主塔面前,严肃的学者多少应该怀有一点敬畏之心。可是,意图至上的学者们却陷入了一个建文帝当和尚就该有一个象模象样的特殊帝陵这样虚假和荒诞的命题里而不能自拔,实在会成为历史的笑话。如果出于一种旅游开发的需要而聊备一格,也许无伤大雅,但若以信史而强加于人,则不能不遇到反击了。
  我们的新闻界,包括报纸,包括电视,包括网络,为宣传宁德建文帝陵做足了文章。我这一篇拙文,也可以说是被逼出来的,当然少了几分厚道,但是否也可以占一席之地呢? (2009年9月4日)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网友[222.241.103.105] 说:有的质疑也很主观,建文帝如果逃出来了,就不能如何必华一样化名吗?如果化了名,建文帝建仿效帝王规制的墓隐于深山老林应该不是需要太高的智商便可作出的。何况宁德的墓不是建文帝的墓还存在争议没有铁定不是呢。 [打分:1分]
 网友[220.161.227.208] 说:“袈裟”之说未免牵强了,与建文帝没有关系,但本文的其他观点本人认为是乱咬一气 [打分:5分]
 网友[220.161.192.182] 说:对于“袈裟”给你个提示,左上角有书“乙酉年***置”的毛笔字,此为前国家文物局长亲眼所见,御制府书写的“乙酉年”(万历十三年)可惜那南京的“专家”,竟然没看见。事实胜于雄辩。留言者:二十年之说。 [打分:5分]
 网友[113.107.72.108] 说:说是建文帝陵的专家,请拿出足够的证据。请不要麻木的推敲。因为此事非同小可,你要让全人类都信服你的理由。。。。。 [打分:5分]
 网友[117.32.131.242] 说: 不论何说,都要先解决两个问题:建文帝必须走水路还是陆路,必须隐身没有藩王势力地域还是有藩王势力地域。 在宁德说之前,没有任何说法有从这两个问题切入,仿佛这具体的问题可以完全忽略似的,可见研究方法是不健全的。 遗憾的是,正方也没有强调这方面的优势,反方则无视于这方面的观点优势。 [打分:5分]
 大三元[220.249.130.77] 说:确实宁德的很多当地文史专家都不苟同“建文帝陵”的观点,而建文帝墓研究小组则借助政府支持,封锁新闻媒体。一意孤行,令人发指。有心者可点击“宁德论坛”查找相关内容。 [打分:5分]
 郡主[121.205.92.115] 说:對於各種說法,都有可以攻破的地方。一種說法要完整不破,那就應該給出一個合理的系統。顯然,結果還不能說服人心。 [打分:5分]
 网友[61.131.25.58] 说:正所谓不知者无罪,但不能出来随意造谣。 如果作者见过上金贝古墓,或许就不会说什么建造工程如此之巨大了,说实话,墓原样如何,不甚了解,但按面积来说,工程量绝不会“巨大”!但凡看过就知道了。 [打分:5分]
 网友[58.217.225.212] 说: 文章阐论很精辟,也很辨证。我认为,当今的某些专家,确实太武断,在没有直接证据的情况下,就贸然认定,这是对历史,民众的不负责任!我希望多能出现象楼主那样的理智,冷静,立论周密的人。再一次顶。 [打分:5分]
 网友[123.145.138.140] 说:有道理,我也很怀疑这些专家作出的所谓的考证!一定要将您这篇文章转载分享 [打分:5分]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226.227.175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