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金邶寺历代住持考

文章作者:驿寄梅花 文章来源:宁德论坛 点击:5780 发布时间:2009-9-10 23:34:29 [评论]

  金邶寺自唐大中八年(854)修建以来,历经千年岁月,佛教文化积淀甚为深厚。历代高僧大德更是层出不穷,见于地方文献记载的有唐代的居白,宋代的圆轨,元代的沧海,明代的祖恭(敬仲)、如心、定金,清代的不偏、普潜,以及那位不知朝代的元定。因为金邶寺在清代乾隆以后才趋于衰落,所以在唐宋元明清五个朝代,皆有著名僧侣住持法席,并且留下了不少文物古迹,供后人研究探讨。
      首先我们要提到的是金邶寺唐代的开山祖师居白。唐大中年间,居白云游至上金贝,遇异人告诉他:“此处可以居住。”居白遵其言,驻锡山中。当夜,一块大石头上出现祥光,居白就近视之,得到一方金尺(此石被后人称作“涌金石”,为金邶寺“十奇”之一),因为佛祖“显灵”,居白发下宏誓大愿,要创建一座大寺院供奉佛祖。在他的苦心经营之下,金邶寺初显规模,成为当时感德场最大的寺院之一。广明元年(880),僖宗李儇敕赐“洪善”、“蒙泉”二匾额,使寺院更是名扬八闽。居白为金邶寺后来的辉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为本身却像金邶寺的历史一样扑朔迷离,从目前所掌握的有限资料来看,已经无法考证出他的身世。元脱脱《宋史.艺文志》收录有唐僧居白《五行指掌诀》二卷,不知是否就是此人。
      到了北宋时期(960-1127),金邶寺又出现了一位高僧——圆轨。圆轨是北宋仁宗至和年间(1054-1055)的住持,乾隆版《宁德县志. 卷二.建置.寺院》误作元代至元年间(1264-1294),前后相差整整二百四十多年。明代王应山在《闽都记.卷之三十三.郡东北福宁胜迹》将“圆轨”记成“圆执”,也是错误的。圆轨住持金邶寺的时候,寺内香火日益兴旺,大量善男信女捐资捐物为寺产。圆轨有心扩大寺院范围,但以寺院左边地基不平整,下有深坑为虑。传说“一夕,雷雨裂后山之半,平其基”,遂拓建殿堂、阶墀,焕然一新。在今天金邶寺遗址的山门石阶处尚存一块圆轨募缘修寺的碑刻,其中的“圆轨”二字仍然清晰可辨。
      元朝统治中原不足百年,但其尊奉佛教,却是至始至终的。在元代,寺院享受有免赋免税的特权。梵门无所谓清规戒律,僧侣可以拥有土地财产,可以吃荤,甚至娶妻。所以,蕉城在元代既涌现出了平楚、澄鉴、平麓(方广佛)这样的高僧,也有不守戒规喝酒吃肉的“野和尚”。金邶寺的元代住持沧海应该也是属于这种类型。沧海出身显贵,而且是元代“国师”海云印简的第三代传人,印简威名显赫,受元太宗、定宗、宪宗、世祖四代任用,被尊为“临济中兴名匠”。沧海,法号止云,另一个别号中有个珠字,所以尊称“沧海珠”。这就像印简的一个高徒可庵,他法名智朗,尊称“朗公”,又叫“可庵朗”一样。
      沧海于大德年间(1295-1307)担任金邶寺主持,并重修了寺院,使之“寺然具备”。明嘉靖、万历两朝的《宁德县志》中都记载了这段建寺的辉煌事迹。寺周围还留下了沧海的“蒙泉”手迹和一口勒有“沧海弥珠”的纪年铁钟(已毁),一座人们认为充满神秘的墓塔。 
      明代金邶寺进入了历史上最为繁荣的时期。不仅寺院被载入《八闽通志》、《宁德县志》(嘉靖版)“寺观”的首要位置。而且寺内还成立了僧会司,成为当时宁德县的佛教中心寺院。还出现了连续三任的佛教界领袖:祖恭、如心、定金。这三位高僧通晓佛法,洞悉古今,受到了士大夫的高度评价和佛教徒的拥戴与赞誉。笔者对有关他们的记载和金邶寺遗留的文物,进行了研究剖析。
      这三位住持中,尤以祖恭最为知名。据乾隆版《宁德县志》记载,祖恭,蕉城七都黄氏子。少年时期便削发为僧,戒守清规,为人稳重,在当时宁德县的佛教界威望很高。正统时期1(436-1449),任宁德县僧会司僧会。后来还一度代理福州府十县僧纲司都纲事,从九品衔。晚年驻锡金邶寺,重修寺院,开辟上山道路,人皆“崇重敬事”。
      在蕉城文史、宗教界,人们都普遍认为明尚书林聪一首诗中提到金邶寺的“敬仲僧”,身世无从查考。实际上,据笔者研究,“敬仲僧”就是祖恭。首先从林聪那首七律的题目《正统乙丑访敬仲僧于金邶寺,别去十载,今秋奉使粤东,顺道归省,复得与敬仲会杯酒笑谈,风景犹昔,赋此已记之》上可以得到一些信息,“正统乙丑”指正统十年(1445),“别去十载”,往前推算则到了景泰五年(1454)。这就说明,在这十年时间里,金邶寺的住持始终都是“敬仲僧”。而金邶寺现存的明代石塔上,仍有祖恭时代留下的铭文。石塔上清晰地标有“景泰庚午年僧会祖恭立”的字样,“景泰庚午”指景泰元年(1450),正是“敬仲僧”任职的时期。这就可以说明,祖恭与“敬仲僧”是同一个人。不过,后来的学者也曾对林聪的这首诗提出质疑。比如清代的宁德训导刘家谋在《鹤场漫志》中说:“正统十年逾十载,则景泰五、六年间也。是时公方左迁国子监学正,本传及行状、墓志并不言其奉使事,附识于此。”林聪出使广东,正史上虽然没有记载,但在林聪的同僚都察院左都御史韩雍的《襄毅集》中却有提到。韩雍有四首《送林黄门聪奉命代祀南海便道归省和同寅王公度韵》绝句,交代地十分清楚,林聪奉命到广东,是为了祭祀位于广州的南海神庙,而且还“便道归省”,这与林聪那首七律中所说的完全吻合。
      另外,“祖恭”与“敬仲”意思相近,这十分符合古人的取名特点与要求。祖恭与林聪年龄相当,共同成长生活,又同为七都峬源人,就连“便道归省”那么珍惜的几天时间里也不忘探望老友,可谓感情至深,殊为难得。
      比祖恭稍后的如心继承了祖恭的衣钵,于成化年间(1465-1487)担任金邶寺的住持和宁德县僧会司僧会。他的身世也已无从查考。弘治年间(1488-1505),定金接任了如心的位置。定金的身世同样也是一个谜。
      去年,笔者从本市作家陈浩志一篇有关上金贝的散文中发现这么一段话:“在(上金贝村)一户人家,有一三尺宽五尺长的碑石,翻作洗衣架板,背面字迹依稀,久辨可见‘僧’、‘金’、‘钟’、‘缔’等字。”为此,笔者于2009年正月,特邀地方史学研究者李怀先先生一同寻找到了这块石碑。经过仔细观看,原来,它就是以上我们提到的定金和尚的墓道碑,上面清晰地镌刻者十二个楷书大字“宁德县僧会司僧会定金寿域”。墓道碑是树立于坟墓附近的石碑,起着彰扬和引导的作用。这块石碑原立于上金贝村通往金邶寺山道的路边,说明定金的坟墓就在附近。
      在明代后期,由于金邶寺山高路远,不便管理需要,僧会司被迁到县城东郊的天王寺,金邶寺由此进入了短暂的低谷。
      到了清代,由于金邶寺的历史影响,以及寺院设施完备,僧会司被重新迁了回来。康熙时期,辟支寺开山祖师、高僧樵云的一派传人不偏和尚被任命为宁德县僧会司僧会,驻锡金邶寺。由于资料的缺陷,我们已经很难知道这位不偏和尚的身世。但可以肯定的是,不偏和尚应该是一位高僧。要不然,就不会被任命为宁德县的佛教界领袖了。
      不偏圆寂后,被接任的住持道潜安葬于寺后不远处。他的墓碑与元代的沧海有异曲同工之妙。墓碑上,不偏也将他没见过面的祖师爷樵云的名字题在顶上,碑文标有“明赐紫钦授律师辟支开山樵云当翁和尚香座”等洋洋洒洒共四十九个字。 
      不偏以后,金邶寺也随之由盛转衰,逐步退出人们的视线。此后一蹶不振,惨淡经营,高僧再也没有出现过。

         [本帖最后由 驿寄梅花 于 2009-8-16 06:08 编辑 ]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网友[112.111.197.45] 说:我见此文用功之深,远比某些所谓“明史专家”之臆断更值得敬佩。霍山客 [打分:5分]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226.227.175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