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关于金邶寺古墓论争正反文两篇

文章作者:驿寄梅花 Mindonreng 文章来源:宁德论坛 点击:5927 发布时间:2009-9-14 13:13:05 [评论]

金邶寺古墓形制规格考------与马渭源先生商榷

驿寄梅花 发表于宁德论坛 2009-9-7 06:33 
 

  8月26日下午,在闽东宾馆举行了一场别开生面的“建文帝下落与陵寝问题”研讨会,与会的专家有特邀而来的南京大学教授、明史研究专家潘群,凤凰传媒集团编审、明史研究专家马渭源以及江苏郑和研究会的郑自海、郑宽涛等人。他们在对金贝寺古墓短短一天的考察中,一致认定金贝寺古墓就是明代的建文帝的陵墓,并声称国内目前的研究成果,宁德的可信度最高,证据也是最丰富的。潘群教授兴奋之余,还为“建文帝墓”题写了“明朝第二陵”的题词。8月31日,马渭源先生在《闽东日报》B2版发表了一篇《追踪大明第一疑案:建文帝出亡宁德》的文章,专家毕竟是专家,这篇文章通过对明代有关建文帝史料翔实而认真的研究,推论出了建文帝入闽的必然性。其之大胆细致,令人钦佩。
  笔者自去年在网上发表了第一篇文章《上金贝古墓埋葬的可能是元代贵族?》以来,一直坚持自己的看法,反驳古墓为建文帝陵之说。说句实在话,笔者并不反对建文帝出亡的观点,也许建文帝确曾入闽,到过雪峰寺,到过闽东。因为知识的限制,使笔者不敢去触及这桩六百年都没有定论的历史悬案。笔者想考据的只是上金贝的这座古墓,一座有确切墓主,在地方志上可以找到名字,有实物为证的古墓。王振镛教授在2009年第一期《福建文博》上发表的一篇《福建宁德上金邶沧海墓考》中这样说道:“考古学是一门讲求实证的科学,主要依据实物和考古现象来探寻历史实际,不能先入为主,单纯用主观推测来寻求答案。”这些专家们的建议,无论正方反方,都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从马渭源先生《追踪大明第一疑案:建文帝出亡宁德》这篇文章中可知,他对上金贝古墓实地现场的考察后,对其“奇特”形制产生质疑,并提出五条看法。笔者认为这五个方面理由不够充足,并提出自己的研究观点,与马先生进行商榷。
  在第一条中,马先生认为“金贝寺古墓没有落款建造年代,这就十分奇异”,因为“按照传统社会的规制,像建造墓碑这样的‘正事’不署年号,就意味着不承认当朝的皇帝,也就是犯了‘大不敬’之罪。”
  墓碑不署年号,就意味着不承认当朝的皇帝,就是犯了‘大不敬’之罪,这种说法未免偏激。据考古发现和历代文献资料显示,墓碑不署年代,在封建时代是比较常见的。举元代而言,如山东广饶县花官乡东赵村在进行第三次文物普查时,发现两块墓碑,分别为元朝武义将军、总管赵庭玉及其兄管军百户赵琮的墓碑。碑上未署年号,一块正面阴刻“府武义将军”五字。一块正面阴刻“伯父管军百户赵公坟”九字。北京房山区大石窝镇发现的碑阳阴刻楷书“元故纹锦局百人长张公之墓”墓碑。此外,我们闽东很著名的南宋理学家杨复墓(如图,蕉城)、明代林一斋墓(如图,蕉城),明代湖广参政游朴墓(柘荣),他们的墓碑也都只署有朝代,没有署上年号。杨复死后由南宋皇帝敕葬,赵庭玉是元代武官,林一斋是刑部尚书林聪的胞兄,游朴是明代有名的廉吏,如果“墓碑不署年号,就意味着不承认当朝的皇帝,就是犯了‘大不敬’之罪”的话,那他们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摊上一个杀头的罪吗?
  除了这些俗家人墓碑,和尚塔墓碑文不署年代的就更多了。如江西省赣州市蛤湖乡永安村杏林山顶有一座墓塔,此塔系用石料构筑,平面方形,单层,边长1.4米,高1.97米下部设须弥座,上部为四角攒尖顶。塔碑刻有文字:“临济宗第十三代悦状致禅师塔”,根据专家推断,这是一座元代早期的僧人墓塔。塔碑未署朝代年号,这与沧海墓碑文风格相吻合。并且他们都是临济宗的传人。   
 清代黄任主修的《鼓山志》中,记载了涌泉寺一些高僧的禅塔。著名的涌泉寺开山祖师神晏的墓塔建造于五代后周显德五年(958),塔身嵌有长六十二厘米的方形石碑,上书“本山兴圣晏国师之塔”九个楷书大字。其他如“木庵安永禅师塔”、“小庵德最禅师塔”也都没有标注年代。崔嵸《宁德支提寺图志.卷二.塔》中就记载了自两宋以来,支提寺的数十座僧人墓塔,这些墓塔大多也都没有年代可考。
  所以,墓碑上没有署上年号,在封建王朝是一件很正常的事。历史上,也没有因为墓碑不署年号而遭贬官杀戮的记载。   
  第二条,马渭源先生认为“金贝寺古墓形制很怪异。根据该墓上的落款字样“御赐金襕佛日圆明大师第三代沧海珠禅师之塔”,应该说这是一座僧人“墓”。但按照常理,高僧圆寂后一般是建塔而不造墓的,蹊跷的是金贝寺古墓则两者兼而有之,非僧非俗,实在奇特。”
  笔者认为,沧海墓之所以建成非僧非俗的样式,与其所处的时代背景和特殊身世是分不开的。首先让我们了解一下佛教在元代时期的地位。
  元朝统治者崇奉佛教,据元人黄溍《黄学士文集.卷十一》记载:“自王公戚里百执事之臣,下逮黎庶,靡不稽首。向风奔走附集,以致其力。”为了加强对佛教的管理,元朝廷还设立专管佛教的机构——宣政院,宣政院使为从一品,由喇嘛教大国师主管。宣政院下辖行宣政院、僧录司等与行政平行的各种机构。这些部门的官员都由对佛学有一定修养的官员或著名僧人担任,僧录司僧官还有权参与州县对有关僧人的刑事判决。所以,他们的权利都很大①。
  明代陈邦瞻《元史纪事本末.卷十八.佛教之崇》列举了许多例子,阐述了佛教在元代的特殊地位。如僧侣可以出任官员,“帅臣以下,亦僧俗并用,军民尽属统理”。泰定间,有一位帝师的弟弟名叫公哥亦思监将至大都(今北京),元成宗诏中书持羊酒郊劳,帝师之兄琐南藏卜娶公主为妻,封白兰王,帝师的弟子号司空、司徒、国公,佩戴金玉印章。泰定二年(1325),西台御史李昌言:“尝经平凉府、静、会、定西等州,见西番僧佩金字圆符,络绎道途,驰骑累百,传舍至不能容。则假馆民舍,因迫逐男子,奸污女妇。奉元一路,自正月至七月,往返者百八十五次,用马至八百四十余匹,较之诸王行省之使,十多六七。驿户无所控诉,台察莫得谁何。且国家之制圆符本为边防警报之虞,僧人何事而辄佩之?乞更正僧人给驿法,且令台宪得以纠察。”对于僧人无视法度、扰乱民间的恶劣行为,朝廷竟然不予理睬。
  通过以上的记载,我们可以了解当时朝廷对佛教的尊奉可谓前所未有。沧海的祖师爷印简道行孤高,为朝野所重,曾为忽必列说法。成吉思汗赐予“告天人”称号,圆寂后封号“佑圣国师”。印简的大弟子赜庵环禅师,封荣禄大夫、大司空。第三代弟子刘秉忠是元代丞相,显赫一时。与刘秉忠同辈的沧海蒙罩着这么一层光环,所以处处都不忘抬出祖师爷以示夸耀。况且,根据民间“金太监”的传说,可以得出沧海具有高贵的家世,也很可能担任过僧录司这样一级的官员。就是没有担任过任何官职,凭借以上的两条优势,再加上元代僧人都拥有大量田产②,沧海建造一座亦僧亦俗、亦墓亦塔的豪华寿域又有什么值得奇怪的呢?
  第三条马渭源先生讲到“金贝寺古墓规模很大,其主体建筑前为拜亭,而后为圈椅状主陵,主陵内为一印状舍利塔。就整体而言,它是目前福建省发现的规模最大、墓形制最罕见的僧人墓”,他还说这么精美的墓,就连千年古刹雪峰寺也难以见到。
  笔者在第二条中已经讲过,沧海墓之所以精美,与他所处的年代和身世是密不可分的。只有在极度尊崇佛教的元代,才有可能产生如此一座亦僧亦俗的墓塔。在其他制度森严的封建时期,是难以办到的。雪峰寺在元代,正如郑自海先生在《试揭建文帝隐藏闽侯雪峰寺的神秘面纱》中所说的“寺渐衰落”,寺院既已衰落,也就说明不再出现高僧大德。没有了高僧大德,怎么可能会出现精美的墓塔呢?元代时,高僧以北方居多。北方的高僧圆寂后,多营建精美豪华的石塔,比起沧海墓来毫不逊色。如前面提到的印简圆寂后修建的“海云禅师塔”。塔位于北京潭柘寺,为六面六角密檐式实心砖塔,共有七层,塔的下面为砖砌的须弥座,上面是砖雕的莲台,三层莲瓣向外开放。塔身的第一层比较高大,用砖雕出棂门和花棂窗,上面斗拱为磨砖仿木结构。墓塔坐北朝南,正面镶有塔额,上写“佛日圆明海云禅师塔”。值得注意的是,墓塔塔顶为莲花托宝珠的造形,这与沧海墓所谓的“火轮珠”造型如出一辙。
  另外,同时代的像北京铁壁银山的两座墓塔(高二十到三十米)、潭柘寺的妙严大师塔、河南嵩山的月庵海公圆净塔也都十分精美壮观。
  至于沧海墓的拜亭,也是“建文帝说”的重要依据。有一篇文章中说:“(上金贝古墓)具有明代风格的龙头、火轮珠、构件纹饰、拜亭等一系列事物作何解释?”甚至还很肯定地说:“享亭也就是拜亭,和尚墓是不会有的”。笔者通过对史料的查找,发现了一条资料,就是元代地位较高的僧人,其墓塔普遍都建有拜亭。据元代孔克齐《至正直记.卷一.塋墓建庵》:“予尝谓茔墓建庵,此最不好,既有祠堂在正寝之东,不必重造也。但造舍与佃客所居,作看守计足矣。至如梵墓以石,墓前建拜亭之类,皆不宜。此于风水休咎有关系,慎勿为之可也。”作者对当时的一些墓葬习惯表示不满的同时,也说明了“梵墓以石,墓前建拜亭之类”在当时的佛教徒中是普遍流行的。而我们所能见到的沧海墓的拜亭的构筑材料也全部都是石头。
  第四条也就是论证“建文帝墓” 的最重要依据,马渭源先生认为“宁德金贝寺古墓的石材建筑中有龙刻构件,这实在是不同寻常的”。他还认为“宁德金贝寺古墓建筑中恰恰有龙刻构件,这说明它与皇帝或皇家有关”。
  其实,对于金邶寺古墓所谓的“龙刻”构件,笔者早在2008年7月撰写第一篇考证文章时就已说过所谓的“龙”实际应该是螭吻。
  螭吻,又名鸱吻、鸱尾,龙生九子之一,口阔嗓粗而好吞,遂成殿脊两端的吞脊兽,取其灭火消灾。它的形状,一种说法是龙头鱼身,一说形状像四脚蛇剪去了尾巴。另据《事物记原》卷八引吴处厚《青箱杂记》:“海有鱼,虬尾似鸱。”但不管是什么形状,螭吻是没有脚的,而真龙除了有四只刚强威武的脚,每只脚还必须是五个爪。因此,帝王陵墓雕饰的全部都是五爪金龙,这与金贝寺古墓没有脚的螭吻有着天壤之别。据此,马渭源先生所说的“由金贝寺古墓的龙刻构件联想到南京明孝陵、盱眙明祖陵和凤阳明皇陵”,又有什么根据呢?
  举蕉城而言,除了上金贝沧海墓(如图)外,位于七都桥头的林聪母亲陈淑人(如图)墓八都铜镜水南湖畔的明刑部尚书林聪墓(如图),以及位于城关北门外黄土岭的明镇江府同知朝列大夫崔鉴墓(如图)也都有这种装饰。尤其是崔鉴墓的鸱吻,头部更接近龙的形状。而陈淑人墓由于修建于明代中早期,所以“鸱吻”风格与沧海墓的最为接近。另外,在闽侯县尚干镇发现的明代林应雷墓(如图)的墓手也有鸱吻装饰③。林应雷官至南京两准都运使司,江西九江钞关,卒赠大中大夫。由此可见,“墓手”装饰鸱吻,在元明时期的士大夫阶级十分流行。但不是每一个官员都可使用,只有像林聪、崔鉴、林应雷这些四品以上的中高层官员的墓地才允许配备。进一步而言,沧海墓能够使用鸱吻,他的身份也就可想而知了。
  马渭源先生的第五条,也就是最后一条论证,就是依据明代皇家陵寝的独特规制,认定金贝寺古墓前有金水桥和金水河。这种推论,并且得到了“当地畲族老乡和宁德市相关领导”的证实。有人还告诉他“古墓前不仅有溪涧,叫金水河,而且上面还曾有一条桥,叫金水桥,前些年山洪大爆发将它冲毁了。”
  对此,笔者特地走访询问了金贝寺古墓周边一些村庄的群众,他们一致认为,金贝寺古墓前只有一条浅窄的沟渠,宁德话称为“坑”。坑是指地面洼下去的地方,像个小水沟。从来就没人把它称为“河”,更没有“金水河”这个地名存在,“金水桥”更是子虚乌有。
  诚如其言,金贝寺前面如真有“金水河”、“金水桥”这样与众不同、显赫荣耀的名字,地方志是不会不大书一笔的。也许明代地方官在修志时,会因为建文帝冤案虽已宣告平反,但硝烟未散,心中尚有顾忌。但到了清代的乾隆元年(1736),清高宗追谥建文帝为“恭惠闵皇帝”,已承认了朱允炆的合法地位。乾隆四十六年(1781),知县卢建其主持修志,委派饱学之地方名士担任采访,四处悉心搜求资料。像 “金水河” 、“金水桥”这些充满皇家气派的名称与建筑怎么可能遗漏呢?“建文帝墓”怎么可能不予收录呢?
  以上对于马渭源先生的五条辩解,只是笔者的个人看法,也许并不能说明什么。但笔者认为,像“建文帝出亡”这么重大的历史悬案,历来众说纷纭,况且地方文史学界对金贝寺古墓的主人也尚未达成一个共识。无论什么样的学术研究,在各种条件尚未成熟的情况下,专家学者最好能够平心静气,听取正反双方意见,小心谨慎地求证,不要急于求成。因为这些话是出于专家学者之口,其对社会产生的负面影响可想而之。但愿金贝寺古墓的主人能够在省内外众多的热心人士的共同关注探讨下,早日揭开他的神秘面纱。
 
   注:
   ①据徐晓望主编《福建通史.第三卷.宋元》,福建人民出版社。
   ②朱维干先生《福建史稿》450页记载:“大寺院除庄园外,还拥有碾磨、店铺、典铺、马匹和船只,甚至有农奴。”同页又说:“寺院多享有免赋免役的特权。”451页记载:“元代僧侣既是大地主,又是放高利贷者。”乾隆版《宁德县志.卷四.赋役.附征》:“寺租  自唐迄元明,膏腴田尽为僧有。”
   ③曾江《闽侯文物》,福建人民出版社。
 
   [ 本帖最后由 驿寄梅花 于 2009-9-7 22:41 编辑 ]


 
关于“驿寄梅花”所谓“金邶寺古墓形制规格考
------与马渭源先生商榷”的种种漏洞和丑陋面目
 
Mindonreng 发表于宁德论坛 2009-9-10 13:45 
 

    首先,讲一下你的为人。三番五次说“不想争论了,想回家好好读书去了”,可是又三番五次跑出来,乱放撅词,我本可以对你那幅摆着臭架子、放不下脸面承认自己不足、吸收别人观点的所谓“认定”和“持守”不屑一顾。因为太忙了,对你这种人,不理你,你可能会更老实些。但对你的嚣张气焰实在看不下去,对于你的这种出尔反尔、毫无气量的小人秉性,不为专家说几句公道话,你还以为你是天子老爷、人间仙子,只有你行,谁都可以不在话下呢?我想你不过是因为当村医太寂寞了,想出来出人头地是不是,认为自己屈才了是不是,想出名是不是?想出名也不要以“贬低专家、挑战专家、炒作他人”为手段,靠的是要自己的实力
  其次,讲一下你的高见中种种问题,
  一是引文中的问题。你根本就不了解情况,就妄下结论,说人家是“短短一天的考察中,一致认定金贝寺古墓就是明代的建文帝的陵墓”,你问过其他人了吗?向别人了解了吗?他们来之前做了哪些工作你知道吗?就你这种治学态度,你别在这里谈什么你多么“讲求实证、科学论证”了,谁信啊?前期他们就来过一趟,宁德研究小组也去过南京,与他们做了充分的交流,查阅了大量了明史资料,你以为就你认真了?就你这种态度,人家完全可以告你诽谤。还是你所崇拜的王振镛教授说得好啊,“不能先入为主,单纯用主观推测来寻求答案”,你犯的就是这种病,你知道吗?还在这里说什么“这些专家们的建议,无论正方反方,都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我觉得你实在没资格说这种话,你的很多观点研究小组进行吸收,你吸收别人的观点了吗?你始终对于别人提出的不同观点予以所谓的批驳,就以为你的观点最正确,这就是你的所谓“无论正方反方,都值得我们学习与借鉴”,你的这种学习与借鉴精神到哪里去了,你只准自己杀人放火,就是不准别人点灯,我告诉你,你还不具备这种的水平和能力。
  二是所谓“据考古发现和历代文献资料显示,墓碑不署年代,在封建时代是比较常见”的问题。常见吗?广大的网民朋友们,这位驿先生为了自己出名不惜在这里造谣惑众,常见的话应该是随处都能见到,我们随便走进闽东的任何一座古墓群,我们可以发现所有古墓都有安葬的时间,立牌的时间,甚至有重修重建的时间,就这个驿先生讲的“山东广饶县花官乡东赵村在进行第三次文物普查时,发现两块墓碑,分别为元朝武义将军、总管赵庭玉及其兄管军百户赵琮的墓碑。碑上未署年号,一块正面阴刻“府武义将军”五字。一块正面阴刻“伯父管军百户赵公坟”九字。”但据当地媒体报道,这块墓碑虽不署年号,但它不是在墓所在地发现的,而是被搬动到其他地方发现的,这个墓所在地在什么地方还没有准确的结论,你怎么知道他这个墓其他地方也不署年号呢,比如墓的楹联啊,墓庭都可署年号啊,这就可以作为你反驳专家的有力证据了。
  三是关于第二条,你说因为元代和尚地位显耀,而且沧海有很多田产,所以敢把墓建成这个样子。这个根本站不住的观点你还坚持,你也太不知羞耻了。就按你所说的,是元代什么沧海的墓,论地位,他有谥号“佛日元明大师”印简高吗?印简是建了一个比较高的塔,他有建墓吗?有擅自用什么龙刻构件了?有在那里显摆他的祖师爷是谁了吗,所以这绝对不是一个简单的和尚的墓有错吗?你讲是,人家都不敢信,论钱,他比江苏的“沈万三”,比“江南第一家的郑氏家族”多了吗?还有本地的林聪,怎么样,有钱有势了吧,他们都不敢这样建墓,就这个沧海他不是一般的和尚,他敢,那如果真按你的逻辑,我觉得他活着的时候,肯定也敢穿龙袍,坐龙椅了,那他还当什么和尚啊?还什么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了,现在专家认定这个墓很可能是建文帝被软禁在这里,由朝庭出面建的,否则谁都不敢这样做,当然这不需要进一步考证。
  四是关于你文章中的第三条都是举证“和尚建塔不建墓的观点,你有证明和尚有建墓的观点,你没有找到一个和尚有建墓的例子,你在这里瞎发什么议论,
  五是关于你文章中的第四条是最强辞夺理的强盗理论,足显出你不知天高地厚的本性,龙生九子,形状各异,就你所说的“螭吻”是龙的九子之一,难道就不是龙了,这与白马非马的强盗理论有什么两样呢?
  不要在这里假装斯文了,想出名,想出人头地办法多得很,不要用这种依付爆料专家名人弱点的卑鄙手段来达到你不可告人的目的,衷心奉劝你还是多读点书去。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网友[117.26.145.65] 说:首先感谢建文帝,让这么多专家学者集聚宁德,这比什么海西战略、环三战略强多了。 马教授知识渊博,说的那些书我们草根都没看过。但从马专家的论证过程看,逻辑上似乎有欠缺,罗列一二,供参考: 1、马专家说续灯存稿》、《五灯全书》、《补续高僧传》及《南宋元明禅林宝林》等书籍是非正史或云野史,其可信度值得商榷,可支持马专家帝陵说的那个什么录,还有什么民间戏曲,应该也不是正史吧?如何区别哪些野史可信,哪些野史甚至民间传说、故事可信,草根们恐怕是做不到的。 2、马专家以“临安的正童圆明禅师不是柳州的圆明希古禅师,也不是瑞州的清凉觉范慧洪禅师(圆明之号),来推理说金贝寺的止云沧海并不一定是墓塔上“沧海珠”,或铸钟上的“沧海弥珠”,或蒙泉题刻中的“住山沧海”。这逻辑似乎有点胡搅蛮缠吧?(用词有所不敬,冒犯专家,得罪!) 3、对于金贝寺古墓前的龙或言螭首,即使如一些人认为的,古墓为元代僧人墓,马先生说,大家别忘了明初洪武三年朱元璋对于乱用龙凤、狮子等类的进行了大清理。但马先生也忘了,反方认为古墓为元代墓,元代在前,元璋在后,清理龙凤,并无矛盾。古墓明初被毁,马先生考据可证。 4、马先生要证明古墓为建文陵的证据链要链在一块比较困难,因为每一条链都自身未能成形,又如何在环环相扣。一是,元璋未说过明初不用张嘴龙,只用闭嘴龙,所以一见闭嘴龙就以为定是明初物;二是支提袈裟上恰恰是张嘴龙,而不是闭嘴龙,然其体态苗条轻盈,五爪阴柔(明初龙体态壮实,五爪如鹰),与定陵龙袍龙纹极似,难以断它为明初物;三是明初官道两旁寺庙被毁,僧人被杀,非闽东仅有,且也只能证明朱棣的怀疑,恰恰证明他在宁德并没找到。没找到,就不能说有。还有许多链链没拉起来,太迟了,改天再拉。 [打分:5分]
 网友[60.2.15.16] 说:屁~~ 鸟湖南一本家谱就搞出个建文帝?还真能想象~跟随皇帝出逃侍卫哪个不是独自出逃或者分散出逃,还像你们说的拖家带头,天笑的事~ [打分:1分]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81.108.205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