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韩昇:曹操家族调查与跨学科研究的意义

文章来源:2010-03-11 点击:3114 发布时间:2010-8-1 14:53:16 [评论]

  韩昇:
  1982年毕业于厦门大学外文系。2001年,任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并在日本东京大学等国内外多所大学担任兼职教授、研究员,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主要研究魏晋南北朝隋唐史,古代东亚国家关系史和佛教史。后出版《日本古代的大陆移民研究》、《隋文帝传》、《正仓院》、《东亚世界形成史论》、《海东集》等著作。
  
  2009年岁末,引起国内学界和民众最多关注的学术事件,无疑就是河南省安阳市宣布发现了曹操墓。
  2010年1月26日,复旦大学历史学系和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联合宣布,将利用人类基因调查的先进科学手段,调查分析曹氏基因,进而给曹操墓真伪的研究提供科学的证据。
  深度结合历史学和生命科学研究中华民族的历史,在中国尚属第一次尝试,它将为中国自然科学和人文科学的跨学科研究提供有益的借鉴,催生新的学科诞生。

  司马氏篡魏时曾经对曹氏进行族诛否?

  对于曹操墓真伪的调查,将遇到历史学和生命科学两个方面的问题。
  一种观点是:司马氏篡魏的时候,曾经对曹魏皇室进行灭门屠杀,曹操后人基本上不可能留存世上。
  嘉平元年(249)正月,司马懿通过高平陵政变废黜曹芳,另立新帝,控制了曹魏政权。随后食言,诛杀曹爽兄弟及其党羽。但曹爽是曹操的侄孙,不是曹操直系子孙或者整个曹氏宗族。
  当司马炎最终篡魏立晋的时候,根据《晋书·武帝纪》的记载,其对曹氏皇族的处置,是“封魏帝为陈留王,邑万户,居于邺宫;魏氏诸王皆为县侯”。可知司马炎只是将曹魏宗室迁居于邺城,并未杀戮。
  纵观西晋代魏的整个过程,遭到镇压的只有曹爽这一门。然而,根据《魏略》的记载,曹爽祖父原姓秦,在曹操起兵时,为了掩护曹操而遇害,故曹操收养了曹真,遂改姓曹。《魏略》成书早于《三国志》,都出自晋代史家之手,是今日研究三国历史的基本史籍。如此说不误,则司马懿下重手镇压的并非曹氏本宗。

  曹氏宗族还有后人存世吗?

  据《三国志·武文世王公传》记载,曹操嫔妃共育有25男。曹操第4代尚见记载,后裔到西晋亦见任官。曹操诸子皆封王,子嗣繁多,在谱系上仅见继承宗祧者,并非独子单传,例如曹据、曹林皆有复数子息过继他房。魏文帝曹丕后嗣情况也有清楚的记载。
  仅从曹魏皇室承祧子嗣的情况来看,其宗族到西晋仍然维持绵延不绝。曹植的儿子曹志,仕晋官至散骑常侍,其文集见于《隋书·经籍志》记载。据《晋书》记载,曹操侄子曹休一支,曾孙曹攄在西晋曾经担任首都洛阳令要职,死于晋末动乱。他的另一位兄弟曹识,在西晋任右军将军。
  曹氏后人可以通过地方考察举荐进入仕途,曹毗就是通过郡察孝廉的途径任官的。他撰写了《曹氏家传》一卷,著录于《隋书·经籍志》。可知曹氏后裔为数颇众,一直繁衍于世上,这就是今日我们寻找曹氏后人,进而验证安阳曹氏墓主身份的有力的历史依据。

  曹操与夏侯氏的关系

  有人提出,曹操本姓夏侯。因此有必要从历史研究方面来推断曹氏同夏侯氏的血缘关系。
  曹操的祖父曹腾,在东汉官至大长秋,为宦官之首。曹操父亲曹嵩是他的养子,故曹操身世的传闻在其政敌中流传。袁绍曾骂他“父嵩乞丐携养”。东吴人写了《曹瞒传》,称曹操之父曹嵩为“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太祖与惇为从兄弟”,说得如同亲见。晋人郭颁《世语》也沿袭此说,三人成虎。
  了解了这样的背景,接下来可以从历史学的角度对曹操身世作些考察。在东汉,宦官未必都出身贫贱,东汉后期著名的宦官曹节,《后汉书》记载他“家吏二千石”,显然是高官子弟。曹腾出身的沛国谯县(今安徽省亳州市)曹家,也是大姓,《三国志·武帝纪》明确记载,其为西汉相国曹参后裔。
  仔细考察陈寿撰写《三国志》的笔法,就不能简单地作此联想。典型的例子如曹魏第四位皇帝曹芳,《三国志·三少帝纪》也说道:“宫省事秘,莫有知其所由来者。”“所由来者”当然包括过继在内,只是说不能确知出自哪一房而已。这是陈寿作为良史的慎重态度。
  按照当时过继承宗祧的基本原则,曹操的儿子中,有六个过继承宗的例子,无一例外,均取兄弟之子。曹丕儿子中,有四个过继的例子,也全都来自兄弟之子。至于曹操第三、第四代中的过继事例,也毫无例外地来自本宗。据此可知,曹氏家族全部在本宗内部过继。
  那么,曹操出自夏侯氏之说一是曹操的政敌对他的人身攻击。其次,曹家和夏侯家都是谯县旧门,同属刘邦创业元勋集团,并且一直居住在本籍地谯县,世代通婚,故旁人容易妄加推测。
  但是,分析曹氏遗骸DNA时,我们还是准备采集夏侯氏的基因样本进行分析,解开千年的疑团。

  曹氏族谱的调查和基因的采集

  现存家谱是了解曹氏族源及其分布情况的一条重要线索。《中国家谱总目》收载了全球见于著录的家谱目录,其中曹氏的家谱有275件。上海图书馆收藏的曹氏家谱就达到118件。
  家谱的先世传说并不可靠,曹氏家谱的起点,应该选择陈寿以来言之有据的传承,那就是始于曹参的后裔宗族,而不是再往前的西周乃至夏朝先祖。
  就目前的调查情况来看,曹氏家谱的年代均在明代以后,乃至有今人编修的家谱。其中,自称曹参为先祖者居多。但是,谱牒上从曹参到明代的世系没有完整可靠的记载。
  我们将家谱所载世系同历史记载相比较,挑选出比较可靠的家谱,其中包含自称是曹操后裔的家谱。把曹氏取样的面铺的广一些,多取一些样本,能够更加全面地反映出自古以来多支曹氏的基因状况,获得整体的把握,在此基础上梳理出曹氏基因Y染色体的类型,最后同曹操宗亲或后裔的遗骸提取的基因染色体做比对。有鉴于此,我们对于家谱的记载,有意地放宽尺度,让基因的鉴定也运用于家谱的辨别上,在Y染色体的测定上,同时辨识出伪冒改姓等情况。
  家谱调查反映出,与曹参或者曹操有关系的曹氏,大量分布于长江流域,与上述历史所见五胡十六国以后曹氏陈留王系迁居于江南的情况是吻合的。因此,这些地区是基因采集的主要地区。

  曹氏基因调查与跨学科研究

  安阳曹魏大墓墓主身份的判定在考古学上已经走入瓶颈。分子生物学的DNA鉴定无疑是目前最有力的途径。
  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同世界上十多个最好的分子生物学实验室联合,在全球采集分析了4000万人类基因,在国内也成功分析了数十万人类基因。安阳曹氏墓的出现,提供了两个重要的契机,一是促成了历史学和分子生物学的深层次合作研究,建立了国内第一个以分子生物学为主要研究工具的历史人类学新学科;二是加快了人类基因调查从以民族向以家族为对象的转变。曹氏墓的DNA鉴定,是这一重大转变的个案,标志着中国的人类基因调查进入了新的发展阶段。
  古人遗骸随着岁月流逝DNA也在不断降解,只能通过对现代人中曹氏DNA的全面分析,才能构成调查古代遗骸DNA的标尺。


专家征曹姓男性DNA验曹操墓:每个家族有独特基因


2010-07-13 20:55:00 来源: 中国广播网(北京)

  据中国之声《央广新闻》14时45分报道:复旦大学专家向全国征集曹姓男性参与Y染色体检测接近尾声,将对千余样本进行检测。对于各界提出的各种质疑,课题组的两名专家——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昇和复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项目负责人李辉,做出明确回应。

  焦点一:DNA检测是否靠谱?DNA能查出曹操?
  专家回应:家族都有独特基因密码。
  李辉说,男性有着与父系祖先相同的基因密码,每个家族都可以找到一个独特的SNP(单核苷酸多态)。在人类繁殖过程中,Y染色体永远是父子相传的,子代能完整地继承父代的Y染色体主干而不受混血影响。

  焦点二:古代DNA能不能测?
  李辉回应:“楼兰美女”就是明证
  
复旦实验室有非常先进的古代DNA分析室,这项技术在上世纪90年代初就成熟了,国际上已能对两万年内的骨骼DNA进行分析研究。2007年,李辉的课题组曾在一具新石器时期遗骨上成功提取了Y染色体。早在1980年,湖南医科大学就从马王堆汉墓的女尸中提取出了DNA和RNA。2003年至 2005年间,考古学家在罗布泊楼兰墓地发掘的“楼兰美女”,就是这样确定其东方血统的。

  焦点三:一场炒作一场秀?
  专家回应:DNA检测还需考古辅证

  李辉等人坦承,DNA检测只是一种辅助手段,它只能证明“曹操”骸骨是不是曹姓男子,得出的结果还需要与历史学与考古学角度互相论证。炒作其实并不是一件坏事,透明度会增加,增加媒体的监督能力。而韩昇认为,如果DNA检测结果表明它是曹氏,与墓葬的年代规模以及骸骨的年龄等众多考古和历史证据相印证,基本上可以得出结论。

  焦点四:无厘头学术研究,向上面忽悠一大笔钱?
  专家回应:人类基因谱系将破解历史
  李辉说,复旦实验室参与了基因地理组计划,与全球15个顶级分子人类学实验室合作,承担世界人群民族家族的研究任务。这就需要在全国进行大规模的采样,对不同的姓氏有代表性的人进行从头到尾的分析。因此,DNA验证曹操墓只是该计划中很小的一部分。科研经费目前主要来自国际协作计划和复旦大学。而在韩昇看来,通过此次DNA检测,历史学家或许能勾勒出整个曹操家族的迁徙分布,从中更可获得中国人口变迁史的全新解读。

  焦点五:曹操本姓夏侯,检测曹姓DNA不可行
  专家回应:曹操之父其实出自曹氏

  韩昇解释说,《三国志》里并未提过曹操是夏侯家,而有关传说出自《曹瞒传》,由曹操对手吴国人所作,并不可靠。韩昇表示,曹氏按照当时过继承宗的基本原则,当然是从本宗他房中过继。课题组一开始便同时征集曹姓和夏侯姓男子作为志愿者参与DNA检测。虽然从历史学的角度韩昇认为曹操并非夏侯后裔,但他表示最后还要看李辉老师的DNA检测的结果。

       (记者 吴善阳) (本文来源:中国广播网 )

 为曹操墓盖棺定论:古DNA技术最后把关

 2010-04-14 15:45   南方都市报 杨晓红

 ■ 质疑

  曹氏族谱断代,冒姓、过继、赐姓等多有存在,如何鉴定DNA?
———依靠历史学与分子生物学二者的联姻,最后一关还得由古DNA技术来把关

  尸骨已经历千百年,DNA信息流失严重,如何据残缺信息鉴定身份?
———从曹姓DNA中获得相对稳定的DNA标尺,再与残损的尸骨DNA片断比对,结果就很容易出现

  去年底河南安阳“曹操墓”出土后,至今余波未息,墓中三具尸骨仍成谜。
  在考古学界一时未能解答之前,上海复旦大学首创历史学与分子生物学文理联姻,并公开宣称:完全可以由古DNA技术揭开墓主身份,为曹操墓盖棺定论。
  曹操家谱散佚,何以据谱搜寻曹操后人?今年3月下旬,当部分历史学家尚心存疑虑之时,复旦大学新诞生的历史人类学课题组成员已经分赴长江流域采集曹氏DNA样本,该项目预计半年内结束。
  届时,不仅“曹操墓”中尸骸身份有望揭秘,国内770万曹姓中,真正的魏武后裔也将水落石出。

“后人”坐飞机抽血
与曹祖义一样困惑自己究竟是否魏武后人的曹姓者大有人在

  曹祖义褪下一只棉服袖子,挽起衬衣衣袖。第一针扎偏了,第二针正好,2CC鲜红的血液被抽进了针管。
  大红棉服是早上出发前特意穿上的。今年59岁的曹祖义家住辽宁省东港市,在当地一家工厂上班。1985年,《红楼梦》电视剧在全国热播后,曹祖义开始热衷研究红学,如今已是当地的红学专家。
  3月的一天上午,曹祖义专程坐了两个多小时的飞机赶到上海。“去年底河南曹操墓出土后,我一直非常关注,”带有浓重山东口音的他,老家东港市大孤山曹家堡子,自认是曹操之孙、曹丕之子———曹髦的第66代后人。
  “我们家现存族谱上记载,祖籍四川小云南,又先祖籍山东临海州,是唐将军曹霸的后代,家里世代口耳相传则称是高贵乡公曹髦的后代。”1968年,曹祖义担任村长的叔叔带头破四旧,唯有至今仍传存的一小半部族谱被藏在屋梁上躲过一劫。
  曹祖义讲,因历史上曹髦不甘心政权被司马氏要挟,欲谋划夺权,败而被杀,死时年仅20岁,故自认为是曹髦后裔的这一支曹姓,族谱纪元均以20代为一轮,即20代翻完了,再取下一个20代辈分。这次来上海,曹祖义还带上了残存族谱的相关照片。
  自称从小听别人说曹操坏话就心生反感的曹祖义,经他研究,同为曹氏后裔的曹雪芹所著《红楼梦》,竟是一部隐讳曲折、一手二牍的曹氏家族史。目前,在辽宁东港一带,曹姓共有两支,一支分布在岫岩,一支分布在大孤山,在当地曹姓聚居的范溪村,全村姓曹的村民还有近千人。
  “我这次来检测DN A,就想证明自己是曹髦的后代,也证明曹雪芹同样是曹髦之后,而不是宋代大将曹彬之后”,曹祖义与国内众多曹姓后人一样,希望通过D N A检测弄清自己的身世起源。
  事实上,自去年底河南安阳“曹操墓”出土后,与曹祖义一样困惑于自己究竟是否魏武后人的曹姓人,国内大有人在。
  “曹操墓”发掘现场自公布以来,除相关学者专家纷至踏访外,全国各地的曹姓人也络绎不绝前来归宗认祖。曹操墓考古队队长潘伟斌反映,就在清明节前后,一江西老者还在众人陪同下辗转来到高陵祭拜。
  “曹操墓中已出土的三具古尸骸,显然让考古学界比较尴尬:是卞后,年龄不符;不是卞后,那又是谁?”3月初,复旦大学历史学教授、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昇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正因今天的考古学证据只是相对证据,还不足以断言墓主就是曹操,学术争论走入瓶颈,所以才需要新的科学研究手段来进行补证。
  “而处于国际前沿的现代DNA研究,恰好是最接近、最可信的科学手段,可以客观公正地为该墓出土的男性遗骸进行身份辨识。”韩教授承认,正是在国内舆论沸沸扬扬、考古学界又一时无法提供更多证据的情形下,今年年初,复旦大学特地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向全国征求曹姓后人DNA,以确定墓主身份。
  辽宁曹祖义,正是应召而来的众多曹姓志愿者之一。

推演曹氏谱系
“江苏北部、安徽一部分及河南与山东交界地区需高度关注”

  2月9日,继第一次新闻发布会两周后,复旦大学再次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历史学已基本厘清了曹操并非夏侯氏之子、以及西晋灭魏并未灭绝曹氏宗姓等史实,为DNA项目扫清了前期障碍。
  历史学虽然明确了曹操后裔远未枝叶凋零,但又如何在全国现存的770万曹姓人中,准确搜寻出真正的魏武之后呢?复旦大学在高调宣布DNA技术可揭秘曹操墓之后,研究小组接下来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依据现存曹氏族谱,进行跨越千年的曹氏谱系推演。
  上海图书馆藏有2万多种族谱,是全国族谱收藏最多的地方,在全世界也是首屈一指。据馆方介绍,早在“文革”后,该馆就着手从全国各地收罗族谱,现存族谱大部分是从旧书店、废品中找出来的,少量为收购。其中全世界曹氏族谱共275种,上海图书馆就藏有118种。
  丰富的馆藏,为复旦研究人员提供了便利。今年初,复旦历史系六七名研究人员集中对上海图书馆馆藏曹氏族谱进行了全面查阅。研究期间,研究人员还从山东新征集到了一本完整的曹姓族谱。
  “我们主要做几项工作,一是对重复的族谱,我们要把它辨别挑选出来;二是历史根据非常薄弱的族谱,或者跟西汉曹参家、或者曹氏自称与来自西周的振铎家没有关系的,再次排除掉,只保留谱上表明有关系的,这个工作,原则上我们不准备去辨别它的真伪,而是范围越宽越好,最后由DNA来精确筛选。”课题组相关人员称。
  3月初,复旦大学DNA新解曹操墓课题组已基本完成了曹氏谱系推演。研究结果表明,自夏以来,曹姓即已存在,但曹操之后的这一支曹姓,三国及两晋时期的宗族流变还相对清晰。从历史上官方记载的族谱查看,曹氏宗族最远向下可追溯到唐宋。其间五胡乱中原时期,已沦为庶门的曹操后人也随人群南下迁徙逃亡。而综合目前存世的各种曹氏族谱分析,曹氏后人主要分布于长江流域,比如上海,浙江的东阳、萧山、绍兴、余姚、金华,江苏的宜兴、镇江、南通,安徽的毫州、泾县、歙县、绩溪以及湖南的新化、郴州、益阳、浏阳、长沙等地。
  “比对历史学相关记载,这些分布区域是符合历史实情的,”韩昇教授同时强调,对现存曹氏族谱中反复提到的一些地方,需要高度关注,即曹氏家族曾集中居住于西汉时期的古沛郡,也即今天江苏北部、安徽一部分及河南与山东交界地区,这些区域曾是古曹氏聚居之地,后来曹氏也正是从这一区域南下流徙。
  对这些筛选出来的重点调查区域,3月中旬起,课题组已经陆续前往分布在这些区域的近百个曹姓聚居村,一边调查现存族谱,一边进行DN A血样采集。“每个村约采集50人左右,血缘、地缘关系越远,越能说明问题,”课题组表示。
  记者近日到上海图书馆家谱阅览室查阅曹氏族谱,发现118种曹氏族谱95%以上分布在江南地区,其中绝大部分是清代中晚期、民国时期祖谱,全馆数万件所藏族谱中,极其珍贵的明(代族)谱才200多件“北方谱极少,修的少,保存的更少”,该馆工作人员帮助查找曹氏族谱编目,并没有找到今天被曹姓人奉为“祖庭”的山东菏泽籍族谱。
  与安阳“曹操墓”出土一样,DNA事件争议同样如影随形。
  “依靠族谱来寻找曹氏后人,不太靠谱”,上海大学历史学教授朱子彦首先反对,认为现存族谱多是清代及其后期的,最早也是明成化年间的,而从现有实物可查的曹氏族谱来看,有确凿记载的最远才追溯至唐末,中间差了800多年。“再加上冒姓、过继、赐姓等多有存在,在族谱断代的前提下,如何去搞DNA鉴定?”朱认为,曹氏族谱不全,使DN A寻找曹氏后裔项目已成为无本之木。

古DNA技术最后把关
“最紧迫的是获得一套完整的曹氏Y染色体分类”

  对来自历史学界的质疑,复旦大学DNA新解曹操墓课题组胸有成竹。
  在今年初前后两次的新闻发布会上,该课题组反复强调:对安阳墓主身份的最后鉴定,是依靠历史学与分子生物学二者的联姻,最后还得由古DN A技术来把关。
  “我们并不是完全据(族)谱来寻找曹氏后人,整个项目更重要的技术还是DNA”,课题组介绍,在复旦大学宣布可以用DNA鉴定安阳墓主身份以来,学校人才济济的历史学系与代表国内最顶尖水平的分子人类学系很快达成共识,共同组建起一门全新学科———历史人类学。“这也是国内首个文理科跨学科合作的新型研究平台,”课题组负责人表示。
  3月3日,在复旦大学一处教研楼内,该校现代人类学重点实验室副教授李辉正在指导学生进行DNA测序。2005年,李辉曾是国内第一个获得人类生物学博士的科研人员,而从1926年就设立人类学研究的复旦大学,眼下其一脉相传的分子人类学实验室,已跻身世界一流实验室,拥有20万份现代人DN A样本。
  “曹操墓”出土后,有人认为国内根本无法用D N A解决古尸鉴定。“这种说法对我们非常不公平”,李辉称,就复旦目前的分子生物学水平,已完全能够用DNA解决2万年前的尸骸鉴定问题。而且该实验室提前对国内已有的曹姓DN A样本进行了分析,发现来自中原地区的曹氏D N A具有非常高的一致性,并非完全杂乱无章,这使得D N A技术鉴定曹操墓已具备了相当大的技术前提。
  “DNA技术,简单讲就是每个人身上都携带大量遗传基因,每个基因组又由23对染色体和1条线粒体DN A组成,共包括30亿个碱基,这是一个庞大的数据库。其中只能由男性遗传的Y染色体,体积仅占到单个基因组的1/50,但性能非常稳定,一旦Y染色体上的碱基对发生突变,该突变就会被永远记录下来”。李辉办公室大门上就贴有一幅大大的东亚人类基因类型图。他解释,虽然平均每17次传代行为,就可能发生一次新的基因突变,但是祖先发生的突变却没有可能因为突变而丢失,所以只要能找出带有曹操遗传特性的特定DNA突变标记,那么其后代身上也一定存在这一特定标记。反之亦然。
  对复旦新思路,国内分子生物学同行同样有疑问:“曹操墓”中出土的尸骨已经历千百年,其DN A信息会在时间流逝中随之降解,而且时间越久,DNA信息流失越严重,最后残留的将是一堆基因片断,如何根据这些残缺信息鉴定墓主身份呢?
  对此,复旦方面给出了一个反向解决思路。课题组负责人韩昇承认,单纯依靠古墓中尸骨检测DNA,很可能无法鉴定出墓主的真实身份,反之,如果从现实仍存在的770万曹姓后人中去筛选曹操这一支的特殊DNA标记,则可以反过来比对鉴定墓主身份。“全国曹姓共有6个起源,这样就大致会有6个不同的Y染色体完整性状,如果从现代曹姓DNA中获得了相对稳定的DNA标尺,然后再拿着这些尺子去与安阳墓中残损的尸骨DNA片断进行比对,结果就很容易出现”。
  “现在最紧迫的,是需要找出并获得一套完整的曹氏Y染色体分类,能找到多少是多少”,韩昇推论,如果已知的6个曹姓分支中,只有4组共性Y染色体分类,那么就只有4支留存于世上,那些杂乱且无共性者,即可辨识出冒姓、改姓等情况;如果与古墓中尸骨DN A进行比对,墓中DNA与其中任何一组Y染色体都不符,那么墓中人即不姓曹,更不可能为曹操了。
  按计划,在前期获取曹操后裔DN A样本之后,复旦DN A新解曹操家族墓课题组将转入对曹姓古DNA检测阶段,整个项目计划在半年内完成。“在预先用特殊试剂消除曹操家族墓已发掘人骨表层的基因污染后,只需在古墓男性头骨隐蔽处钻取0.3毫克骨质,就足以比对”,李辉认为复旦目前的古DNA鉴定技术,对解决河南安阳“曹操墓”墓主身份已完全不成问题。而截至4月中旬,全国已有200多名曹姓后裔在复旦进行了DNA检测。
                     □采写:本报记者 杨晓红

复旦大学将采集千名曹姓男人DNA检验“曹操”

yay11995 的博客 [原创 2010-05-06 00:08:19]

  1000个姓曹的现代男人、2000毫升鲜血,以及几个基因突变点,也许能告诉人们——安阳墓中的那副白骨,究竟是不是曹操?
  但光靠李辉一人是不行的。作为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负责人,他首先得弄清楚,从夏朝开始发展的曹姓中,哪些才是曹操的后人。他对此无能为力。
  就连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癉,目前也只能确定“可能的曹操后人”。他被历史学科的局限所束缚:这学科往往只能整理,无法清理。
  不论结果如何,安阳“高陵曹操墓”的开掘已经促成了一桩跨学科姻缘。2010年1月26日,复旦大学历史系与生命科学学院宣布联手进行一项新的课题研究──用DNA技术辨别曹操后裔和河南汉魏大墓出土人骨。

  Y染色体上记录的家族秘史

  对科学家李辉来说,解开谜题的钥匙说来也简单——Y染色体,所有正常的男性身上都能找到。
  “人体内的其他染色体在传代过程中会发生重新组合,而Y染色体是从父系传下来的,世世代代都是这一段。”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李辉介绍。
  但这条Y染色体也并非一成不变,平均每17次传代中,Y染色体的6000万个字符中的一个会发生随机突变。这种突变通过遗传带给下一代,使得每一个家族都有其独特的基因位点。
  在过去5年里,李辉的实验室已经搜集了20多万份现代人的DNA样本。在由全球15个顶级分子人类学实验室共同参与的“基因地理”计划中,他们负责东亚和东南亚群体调查。
  凭借这些DNA样本,李辉的实验室描绘出了一幅亚洲人类民族之间的遗传多样性图谱。他们甚至画出清晰的树形图:从亚洲小黑人群尼格利陀人,到南岛人,再到由南岛人中分化出的孟高棉人,以及侗傣、苗瑶、汉藏,和绵延中国北方到西伯利攸县亚大部分地区的阿尔泰族群。
  他们的下一个目标,是将这种谱系从民族层面细化到宗姓层面。李辉清楚地知道自己的局限性。
  他曾在田野考察中突遇泥石流,用双手扒出一条路,但他无法从纷杂的姓氏宗族谱系中扒出主干。要将人类的遗传谱系从民族推进到宗姓,实验室需要历史文献学的支持。
  这种跨学科的求助对李辉来说十分寻常。在调查羌族人群的时候,实验室曾找语言学家求助;在抢救三峡历史时,实验室曾与文物和博物馆学系合作。
  这一次,“高陵曹操墓”成了媒人。他找到了同在一个学校、此前却互不相识的韩癉。
  DNA检验的前提,是曹操的Y染色体得以传承。历史学家韩癉告诉李辉,曹操的后代必定留存于世。“说得庸俗一点,曹操很好色,所以他有很多夫人,生了很多孩子。”据粗略统计,有迹可查的曹操子女共有26个,儿子被分封到各地,“曹氏政权经过了3代,所以在很长的时间内,子孙得以繁衍”。
  尽管曹氏被司马氏灭族的传说不绝于耳,韩癉认为,严肃的历史学研究讲究证据。而在确凿记载的历史中,曹操后代只有曹爽一支被司马懿灭了三族。即使如此,司马氏还以“功臣之后,不能绝嗣”之名助其过继。
  “帝王家的繁衍,比平民百姓家能力不知道要强多少。”面对网络上的汹涌质疑,韩癉一锤定音。合作就此开始了。

  寻找“曹操的后人们”

  合作是在堆满瓶瓶罐罐的实验室和堆满古籍善本的办公室进行的。
  韩癉的办公室里早已乱得难以落脚,但他愿意为了这趟合作把屋子再弄乱些。“历史系的人都乱得很,我平时就喜欢去翻别人的桌子,看看他们最近在看点什么东西。”
  现在,如果有人去翻韩癉的桌子,会发现一堆A4纸复印的曹姓家谱。为确定采集现代曹姓男子DNA样本的范围,历史系的前期工作是要遍览曹氏宗谱,划定可能的曹操后代繁衍地。
  一个由七八人组成的曹氏宗谱翻阅小组开进了摆放着红木桌椅的上海图书馆二楼家谱阅览室。目前全国存有的215种曹氏族谱中,上图保有其中的118种。在几乎一个月的时间里,历史系的参与者每逢工作日就坐进阅览室,从开馆待到闭馆,或摘抄或复印,整理出有价值的部分。
  从宗谱上得出的曹氏后裔分布图,同历史走向大致吻合。曹操一族可上溯至西汉名将曹参,他是江苏沛郡人,刘邦、曹参、夏侯氏等军功集团在两汉时期始终居于此地。五胡十六国时期,北方大族南迁至长江流域,曹氏家族亦在长江一带分为几堂。
  最后,韩癉和他的团队将采样地区定为12个──宗谱记载曹氏家族后代聚居的上虞、泾阳、亳州、余姚、宜兴、镇江、万载、益阳、资兴、歙县、绩溪,以及可能有曹参后裔残留的沛县。
  历史学者的工作到此告一段落,接下来该科学家出场了。9个人组成的课题组成员分别下往各地,每个地区至少采集到50名曹姓男子样本,再加上志愿报名者,得到约1000份新鲜血液,每份2毫升。
  血液样本被储存在现代人DNA样本提取实验室外零下80摄氏度的冷冻柜里。实验操作者从血液样本中进一步提取出DNA样本,并将其封存在零下25摄氏度的大冰箱里。20多万份现代人DNA样本就这样密密麻麻塞满了十几台这样的冰箱,走廊里堆不下,只能铸个双层铁架把冰箱往上摞。
  有了海量的现代人DNA样本,确定曹操遗骸的真伪就不再那么困难。
  据李辉介绍,通过对Y染色体全测序,实验室能够从现代人样本中找到曹操后人基因突变的共同点。这些位点与其他姓氏截然不同,即便是同为曹姓,如果并非这一支曹氏后人,Y染色体序列中也并不存在相同的突变。
  古人的DNA检测方法,则与现代人有所不同。由于样本稀少、提取不易,为严格防止污染,古人类DNA样本提取的实验室与现代人实验室甚至不能设立在同一栋楼内。
  要进入提取古DNA的实验室,实验人员需先在一个密闭房间内更衣、风淋和灭菌,以尽量减少外界干扰。随后,在5个分别独立的小房间内,他们要完成人骨清理、骨粉提取,DNA抽提、样本密封和DNA扩增等步骤。
  研究领域的严谨造就了李辉的慢条斯理。尽管需要在不同的建筑里奔忙,但当他经过由硕博研究生和博士后操作的现代实验室时,他还会随手试试房间的门有没有锁上,顺便把扔在桌上的各种仪器摆整齐。
  由于年代久远,古人骨DNA中的Y染色体序列大多已经残破不堪,李辉的工作是找到那些特定的突变位点,如果与当代人DNA的突变位点相符,就能确定墓中人骨为曹参一支的曹姓人。
  “外界有个误解,好像我们测古DNA就能测出来这个人是不是曹操,实际上要复杂得多。”与李辉共事一个多月的韩癉如今也能对此进行简单的解答。
  从历史学角度看,史书记载曹操的确葬在高陵,此次的墓葬规格之高也符合曹操身份;从考古学角度看,墓葬的年代与曹操卒年大致相符,墓主死亡时大约60岁,这也和曹操死于66岁的记载出入不大。但仅凭两者,仍无法确定骸骨就是曹操本人。
  一旦古DNA测定确认骸骨为曹参一支,3个证据互相交叉,就能得出最后结论。
  到目前,课题组尚未与河南安阳出土墓葬方面进行商洽。李辉认为,等提取并分析完现代人样本后,他们要先和安徽亳州曹氏宗族墓出土的遗骸进行比对,证明Y染色体鉴别方法确实可行后,再向安阳方面提出合作建议。
  “出土这么重要的一个墓葬,如今却几乎沦为笑柄,这不能不说是目前学术界普遍失信于民的悲哀。”韩癉对此次跨学科合作还有着自己的期望。即便最后确定骸骨并非曹操,他仍觉得有必要进行这一课题,用文献加科学的方法解开谜团。

  这可能是许多历史问题的突破点

  在准备为曹姓人群做样本采集时,韩癉和李辉还决定“顺手”采集夏侯姓的血液样本。
  这个“举手之劳”能帮助回答曹操究竟是不是夏侯氏后人的疑问。根据西晋史学家陈寿所著《三国志》,曹操的“祖父”曹腾实为宦官,由于立帝有功,官位至高,过继养子曹嵩以延续香火。但在吴人所著的《曹瞒传》中,曹嵩被描写成夏侯氏后人。
  “按照常理推断,过继原则应该是本宗过继,作为曹参后人,曹腾没有必要从夏侯氏收养一个儿子。”尽管如此,后世对于曹操的血统众说纷纭,史学界没有确凿证据坐实其究竟是否为夏侯后代。
  “夏侯本来就是个小姓,不用像测曹姓那样大动干戈。”李辉解释道,倘若曹氏后人DNA样本和曹氏宗族墓葬DNA样本重合的部分同于夏侯氏,就能证实曹操确实原姓夏侯,反之则命题不成立。
  韩癉甚至从中看到了更多历史的可能性。
  亚洲人类遗传多样性图谱在《科学》上发表后,激起学界极大回响。笃信阿尔泰民族起源于蒙古地区的学者无法接受东亚民族全部来自印度。有一回,李辉带着图谱到民族学会上作报告,“我说完就走了,别人告诉我,后来整个会议都在争论这个成果。”
  这可能是许多历史问题的突破点。对李辉所做的分子人类学实验早已有所耳闻的韩癉相信,就算不是因为曹操,他最终也会找到李辉的实验室,寻求帮助。
  这名历史学家心中积攒的很多疑惑,也许可以凭借科学家的帮助而获得解答。这些疑惑,包括东魏权臣高欢是不是朝鲜族人,以及李唐家族究竟是胡人还是汉人。
  “如果测出是胡人,证明中国的文化是宽广的,中国的历史不是靠血缘传承,而是靠文化传承。”
  一心沉溺于“基因地理”研究的李辉也早就觉得,他的分子人类学会在某个时间点与历史邂逅。
  在收集现代人DNA样本的过程中,曾经有两个自称周文王后代的姬姓男子找到他要求进行DNA检测,最后的结果让他三缄其口:“两个人的Y染色体组合都和鲜卑族一致。”他始终想找到更多的“周文王后人”,来确认这个结果究竟是小概率意外,还是令人震惊的事实。
  而在进一步细化Y染色体谱系树之后,李辉希望能借此解释一些地区流行病和家族遗传病的病因。他相信,如果把遗传脉络画得很清楚,就可以帮助解决很多医学问题。
  对这两个雄心勃勃的人来说,“曹操墓”的研究,也许只是个开始。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161.108.158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