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朱元璋删《孟子》:你们万不可造我大明的反

文章作者:张宏杰 文章来源:《百家讲坛》杂志红版2010年第六期 点击:1837 发布时间:2010-8-20 21:24:52 [评论]

 
  一 
 
  朱元璋命令臣下将《孟子》中自己看着不顺眼的“反动文字”尽皆删去,共砍掉原文八十五条,只剩下一百多条,还编了一本《孟子节文》,又专门规定:科举考试不得以被删的条文命题。
  其实,在删《孟子》以前,朱元璋还做过一些让臣下不太好理解的事,如在推翻元朝之际,中原汉人皆欢欣鼓舞,扬眉吐气,强烈要求朱元璋彻底清算元朝统治者的罪恶。可是朱元璋却没有这样做。在进军大都之时,他要求军队不得危害元朝皇亲贵族:“元之宗戚,咸俾保全。”对俘获的元朝贵族一概予以尊礼,并封给他们很高的爵位,让汉族人继续对他们行礼如仪。
  甚至在推翻元朝之后,大臣们纷纷献上“捷奏”之章,批判元代皇帝的无道,颂扬洪武皇帝的雄武,也让朱元璋很不满意,因为奏章里面有贬低元朝君主的词语。朱元璋对宰相说:“元主中国百年,朕与卿等父母皆赖其生养,奈何为此浮薄之言?亟改之。”
  对于中原汉人来说,推翻了蒙古人的统治是拨开云雾,重见青天,大多数汉人都不承认蒙古人统治的正统地位,但朱元璋却承认蒙古人的统治是“正统”,并从各个角度,竭尽全力为元朝的正统性辩护。
  在《即位告天文》中,朱元璋说:“惟我中国人民之君,自宋运告终。帝命真人于沙漠,入中国为天下主。其君父子及孙百有余年,今运亦终。”也就是说,元朝的统治是受命于天,光明正大,理所当然。值得注意的是,他不但将元灭南宋后的几十年视为正统,而且将元、宋并存的十几年亦视为元的正统。不只从天理的角度承认元朝的合法性,他还从个人感情的角度,表达对元朝统治的感恩戴德之情:“元虽夷狄,入主中国,百年之内生齿浩繁,家给人足,朕之祖父亦预享其太平。”
  这似乎就更不好理解了。在大元帝国的统治之下,他父亲朱五四四处迁徙,还是落得饥饿而死,他自己也没过过一天好日子。按理说,朱元璋应该对大元怀有刻骨仇恨才对,怎么居然歌功颂德、感激涕零起来?
 
  二
 
  批判孟子和歌颂蒙古人,这两件事贯穿着一个意图:让大明政权千秋万代永远不倒。
  朱元璋登上皇位之时,内心有点儿没底。因为中国人向来重视门第,讲究出身。自古以来,岂有乞丐而为天子?所以,许多人虽然畏服于他的刀剑,对于他这个人却相当瞧不起。
  所以,朱元璋大力提倡“天命论”,即“天命无常,有德者居之”。朱元璋的“天命观”其实很简单,那就是成王败寇。只要一个人得了天下,那就证明他拥有天命,别管什么出身,什么手段。
 天下那么多富贵人、读书人、有根脚人,谁也没当上皇帝,偏偏他一个乞丐当上了,这不正说明他有“天命”的帮助吗?所以说,天命总是习惯于出人意料。
  基于这一理论,朱元璋不得不承认蒙古人统治的合乎天命,因为他们曾经拥有过天下。
  他在《谕齐鲁河洛燕蓟秦晋民人檄》中说:“自古帝王临御天下,中国居内以制夷狄,夷狄居外以奉中国,未闻以夷狄居中国治天下者也。自宋祚倾移,元以北狄入主中国,四海内外罔不臣服。此岂人力,实乃天授。”意思是说,天命就是这么不可捉摸。小小的马上民族蒙古,人数既少,文化又落后,按理说不应该统治广大中国地区,但他们居然入主中原,而且统治汉人长达百余年,这只能说明他们有“天命”,否则怎么解释?
  基于这一理论,朱元璋必须视元朝为正统。因为这是上天的意旨。所以他承认元朝直接受命于天,接续了三皇五帝的正统,“正名定统,肇自三皇,继以五帝,曰三皇曰两汉曰唐宋曰元,受命代兴,或禅或继,功相比,德相侔”。
 
  三
 
  与“天命观”相配合的是“恩德论”。
  在快要登上帝位之际,朱元璋遇到了一个理论难题:怎么看待农民起义?
  肯定农民起义吗?似乎当然应该肯定,因为他和他的追随者都是起义者。他们用起义推翻了万恶的旧王朝,建立了光明的新社会。他们的合法性来源于这个朴素的真理:天下无道,就应该有人揭竿而起,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但是,如果肯定起义无罪,再有后来者效仿他起兵怎么办?事实上,在新王朝还没正式建立之时,他就已经开始忙着四处镇压自己根据地内的农民起义了。
  在推翻旧王朝的时候,他当然可以大喊“造反有理,起义无罪”,但成了新王朝的统治者,他就必须让老百姓认识到,不许造反,更不能起义。
  这个弯子可不太好转。所以,他要大力打造“朱氏恩德论”。
  在朱元璋以前,中国人认为“有德者有天命”,可以拥有天下。而无德者就失去了“天命”。天下无道,人民就可以起来推翻它。而朱元璋要打造的“朱氏恩德论”是:因为你身处的王朝对你有恩,所以不管它有道无道,你都不应该带头起来背叛它。
   朱元璋说,一个人有了天命,也就从上天那获得了天下的所有权。也就是说,全部中国领土的产权都归他一人,其他人都是“寄居者”。所以,开国皇帝对天下百姓来说,有两大恩德:一是开创了太平,使天下人不再相互残杀,可以保全性命;二是既然天下土地都是皇帝家的,那么,所有的粮食都是在皇帝家的土地上长出来的,从这个意义上说,天下人都是皇帝一个人养活的。因此,每个人都应该对皇帝感恩戴德。
  不要以为是在开玩笑,这是中国历代统治者的真实想法,只不过朱元璋表达得最透彻。
  从这个理论出发,朱元璋认为,元朝皇帝虽然统治低能,毕竟也建立了一套法律,安设了几名官员,比天下大乱还是要好。所以朱元璋说:“元祖宗功德在人。”在给元世祖的祭文中,他更这样颂扬元朝的统治:“惟神昔自朔土来主中国,治安之盛,生养之繁,功被人民者矣。”
  他朱元璋虽然生不逢时,没赶上元朝统治秩序良好的时候,几十年吃不饱穿不暖,但毕竟也算是吃了人家蒙古皇帝的,喝了人家大元天子的,怎么能忘恩负义,不予承认?更何况,他的祖父和父亲在元朝毕竟是吃过饱饭的:“如予父母生于元初定天下之时,彼时法度严明,使愚顽畏威怀德,强不凌弱,众不暴寡,在民则父父子子夫夫妇妇,各安其生,惠莫大焉!”“元虽夷狄入主中国,百年之内,生齿浩繁,家给人足。朕之祖、父,亦预享其太平!”“朕本农家,乐生于有元之世!”
  所以,洪武四年,朱元璋命人在北平给元世祖盖了庙。洪武六年,他又在南京建了历代帝王庙,把元世祖和汉高祖、唐高祖、宋太祖都供在一起,还把元朝开国功臣木华黎等四人的牌位也供在边上,并且亲自恭恭敬敬前去行跪拜大礼。
  在内心深处,朱元璋对元朝当然是充满愤怒的,毕竟他一家人差点儿因为元朝的野蛮统治死绝。但对于他这样级别的政治家来说,考虑问题不能从个人恩怨,而要从天下大局出发。进一步说,不能从正义与否角度,而是要从“实用”与否角度。他如此敬礼元朝,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给天下百姓做个示范,让他们也敬礼新朝。
  既然承认皇帝是天下所有人的大恩人,那么即使一时统治得不好,偶有雷霆雨露,那也都是天恩,大家永远不能起叛逆之心。这就是朱元璋建立“天命恩德论”的最终落脚点。在他朱家政权的治下,天下再无道,人们也都要老老实实当顺民。任何情况下,起义都有罪,造反都无理。
 
  四
 
  理论构建到这儿,朱元璋发现他遇到了一点难题:他本人就是大元王朝的推翻者。他食元朝之毛,践元朝之土,世受元朝雨露之恩,却起兵打倒了大元王朝,这怎么解释?
  虽然谁握住了刀把子谁就有了话语权,但要把这个道理讲圆满,也实在太考验人的智商了。
  朱元璋开始是这样解释的:他当初参加起义,只是为了吃饭活命,并不是为了推翻元朝。他不断强调自己加入起义军实在是迫不得已,是“被妖人(红巾军)逼起山野”(《与元臣秃鲁书》),是人生的一大污点。他又说:“朕本淮右布衣,暴兵(红巾)忽至,误入其中。”(《洪武实录》)在《皇陵碑》中,他又振振有词:“元纲不振乎彼世祖之法,豪杰(那些起义领袖)何有乎仁良(也没什么好东西)。”他宁肯侮辱自己,也不能给臣民做坏的榜样。
  后来,他又进一步解释:“盗贼奸起,群雄角逐,窃据州郡。朕不得已起兵……当是时,天下已非元氏有矣……朕取天下于群雄之手,不在元氏之手。”也就是说,元朝的灭亡跟他没什么关系。他参加起义不是为了推翻旧王朝,也不是为了当皇帝,而是因为实在不忍心看人民遭受痛苦,要拯万民于水火。他取天下,是从群雄之手,而不是元朝之手。
  这两种解释似乎还不圆满。编写《大诰》时,朱元璋又发明了“殿兴有福”理论。他天才地将起义者分为“首乱”者和“殿兴”者两部分。首乱者,就是带头造反的那一批人;而殿兴者,就是他这样半路参加起义的人。
  在《御制大诰三编?造言好乱第十三》中,朱元璋说:“元政不纲,天将更其运祚,而愚民好作乱者兴焉。”就是说,因为天下无道,所以愚民作乱。他认为,带头作乱者都是忘恩负义、胆大妄为之徒,注定没有好下场。因为这些人引起了战乱,造成了流血,老天爷讨厌这样的人。
  这就是所谓“殃归首乱”。
  朱元璋还列举大量的例子来论证他的观点:历代大型农民起义中,最早揭竿而起的那批人,确实多数都做了后人的铺路石:“秦之陈胜、吴广,汉之黄巾,隋之杨玄感,僧向海明,唐之王仙芝,宋之王则等辈,皆系造言倡乱首者,比天福民,斯等之辈,若烟消火灭矣。何故?盖天之道好还,凡为首倡乱者,致干戈横作,物命损伤者既多,比其成事也,天不与首乱者,殃归首乱,福在殿兴。”至于那些后来才参加起义的人,就没有什么责任了。因为动乱的大火已经烧起来了,他们再加把火,是为了使火灾早点结束,早点还大家以太平。所以,“福在殿兴”。
  这一说法充满矛盾。既然天下无道,“天将更其运祚”,被推翻是必然的,总得有第一个起来反对的,尽管他可能不成功,但是其发难之功是不容否定的。没有流血,怎么会推翻无道的旧王朝,又哪来的新王朝?站在“首乱”者的尸体上取得成功后,却又这样大言不惭地辱骂他们,实在是匪夷所思。
  费尽脑汁,朱元璋的理论其实是要落脚于,天下无道,为了生存,反抗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万万不要第一个揭竿而起。
  说他狡猾也可以,说他愚蠢也可以,说他阴险也可以,说他坦率也可以,反正理论构建至此,朱元璋图穷匕见:不论怎么说,你们可千万不要造我大明的反。
  为了说服愚民,他还继续费尽口舌,推导出了“宁可饿死,也强于造反”之说。
  他说,元朝承平时,富无旁忧,贫有贫乐。纵迢天灾,“饥谨并臻,间有缺食而死者,终非兵刃之死。设使被兵所逼,仓惶投崖,趋火赴渊而殁,观其窘于衣食而死者,岂不优游自尽者乎?”也就是说,饿死强于战死。所以宁可饿死,也不能反抗他的统治。
  朱元璋又从多方面论证这个主张,说造反其实并没有什么好处:从乱者并非俱能为人上人,除了那些“乱雄”和文武官吏之外,“其泛常,非军即氏,须听命而役之。呜呼,当此之际,其为军也,其为民也,何异于居承平时,名色亦然,差役愈甚”。在《大诰三编?造言好乱》一节中,他又从概率论上分析说,参加起义和叛乱,获得功名富贵的可能性是极低的,相反,给人家当炮灰的可能性却几乎是百分之百。
  通过这种“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的理论,朱元璋郑重警告百姓:宁可饿死,也不要起来造反。
 
  五
 
  至此,我们就能理解他为什么讨厌孟子了。
  他要删掉有恒产者有恒心理论。朱元璋的理论是,有恒产当然有恒心,但无恒产也必须有恒心。也就是说,在朱元璋的统治下,你既使沦为赤贫,走投无路,也不得起造反之心。
  他删掉帝王必须仁慈。也就是说,对帝王不得有任何要求,什么样的帝王,百姓都应该服从。
  他不许批评商纣王并不是喜欢商纣王,而是因为他主张即使皇帝如同商纣王一样荒淫无道,臣下也不应该批评,更不应该推翻。
  历代皇帝中可能也有人和朱元璋一样读了《孟子》感觉不舒服的,不过他们还从来没有想到可以“阉割”孟子。因为孟子是儒学体系的核心,正如黄仁宇所言:“从个人说辩的能力和长久的功效两方面看,孟子在传统政治上的地位要超过孔子。”
  朱元璋不一样。对于他这样赤手空拳开天辟地的人来说,没有什么是至高无上、神圣不可侵犯的。真正至高无上的是他自己,人世间的所有一切,包括所谓真理,都是为他服务的。朱元璋相信孔孟之道,是因为他认为孔孟之道可以巩固他的统治。如果不利于他的统治,当然要改造它。对别人来讲骇人听闻的大逆不道,对他来说,却完全符合逻辑。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224.111.99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