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游碧泉潭记

文章作者:何歌劲 文章来源:JIANWENDI.COM 点击:1772 发布时间:2010-8-23 13:15:22 [评论]

  出湘潭城往西南方向走八、九十里,有一湾碧清碧清的泉水,叫碧泉潭。我的老家射埠就在这一带。这里绿水青山,一派江南田园景色。本地人习以为常,碧泉潭在他们眼中也不过是从地下冒出一股水而已。但是谁家的客人来了,人们倒乐意拿它炫耀,高兴时也会带着客人专程去游览。
  暑假期间,我偕同学刘君骑车去南岳旅游,8月7日途宿射埠,于是想起了碧泉潭,照家乡人的习惯作了一番介绍,立即勾起了刘君的兴趣。下午4点,我们驱车出发。时逢数年不遇的秋伏高温,烈日炎炎,微风不动,大地被烤出了股股焦味,空气闷热窒人,一路上汗如雨下。沿着微微上坡的机耕道行四五里,翻过一道山岭,远远望见前面山谷边有一座馒头样的红砂石山,石山底下便是碧泉潭了。
  碧泉潭发源的渠道穿谷而下。下了山岭,机耕道便从渠道跨过。桥同时修成了拦水闸,渠水从木板门翻过,跌落下去,溅起千万颗跳珠碎玉,訇然作响。水势先声夺人,使人预感潭水的博大气派。
  来到山边,便见元宝形的石砌堤坝平覆在石山下,形成20平方左右的一湾碧水。元宝的底部是一座石桥,泉水夺路而出。如今靠近石山边,又加砌了一道小八字形堤坝,形成了潭中之潭。泉水的主要部份就从石山底下奔涌而上,通过八字的尖部缺口,匆匆淌过,如鸣珮环,注入大潭。石山的石壁上新镌刻了“碧泉潭”三个行书大字,描了朱漆,猷劲有力,不知是谁的手迹。
  人到潭边,汗水顿收,爽然有凉意。泉水清醇碧透,大股水花翻动着细碎银沙,滚出水面,略成趵突状,但又很快朝四方退下去,平静下来,平静得象镜面一样。透过镜面瞧下去,可望到约两人深的泉水出口处,就象一串串一团团发着萤光的珠宝。大潭里条条丝草在水中上举,形成一层黛色的绒底。此时红日西沉,阳光为石山挡住,水光反映蓝天白云,人牛倒影,分外明晰。原先常有游鱼三两条,在丝草、白云间往来翕忽。这次不曾见,不知是躲藏起来了还是没有了。只见有虾米般大小的鱼嫩或停或动,不免使我有“水至清则无鱼”之叹。散在大潭四处还有不少小的出水口,时不时冒出成串气泡,嗞嗞哔哔,微微有声,掺合着出口处的朗朗水声,反倒给人一种特别的静谧之感,先前觉到的雄伟气势此时全被庄严代替了。
  看到这样绝妙所在,刘君赞叹不己。他卷起裤脚,双脚下到小潭边水中的石阶上,把身子向前弯下去,翘起嘴唇,咕咚咕咚便喝,“好甜好甜”地叫个不停。我是从不喝生水的,现在当然不能不开戒,连忙把水壶里的茶水倒掉,将壶递过去。刘君正要打水,“扑通”一声,一个短裤赤膊的男孩朝潭中跳下去,激起一串水花,溅了他一脸。小孩下到潭底,双手双脚地划动着,拼命想在水中多停留一会,可翻滚的水流将他推到了池边,推出了水面。黝黑脸蛋才一出水,“呼哧”一声,两个鼻孔喷着水珠水雾,露出一排白而带黄的牙齿,他天真地笑了。刘君正要生气,又是“扑通”一声,跳下了另外一个。一个上来,一个下去,六七个小孩就这样轮番跳着。刘君好不容易想说服他们,说我们是远地赶来,要打壶水喝,叫他们等下再跳。我却不以为意,这里水流得快,脏水一下子就淘汰了,而看看小孩的戏耍却饶有兴味。这些小孩都是附近的放牛娃,天气炎热,把水牛赶到大潭里洗个澡,他们自己就在小潭里跳跳水。看那跳水的姿势,不象城里小孩并手并足,以头插入,而是叉开手脚,或坐或站地下去,样子不很雅观,却充满着质朴可爱的童真,天趣盎然。我对他们说,天气这么热,泉水这么冷,你们不怕抽筋出危险吗?他们一齐回答:“不会的,我们天天跳。”说着,他们一个个约束好,让我们将水打好了,才又继续跳起来。
  泉水是那么清,醇得象最优质的白酒;泉水是那么凉,冷气透人心脾;泉水是那么甜,香气在口中久停不散。我们一边吮味着泉水,一边叹息着,这里要是办一个酿酒厂,该会酿出多么出名的酒来。这时又有三四个过路农民,放下土车,撂下担子,下到泉边喝水。还有一个挎着挎包的干部模样的人把自行车立住,也来洗一洗清凉的泉水。啊!遗憾正自不必。千百年来,碧泉给这里带来了甘露,浇灌了成千上万亩良田,哺育了千百万人民。现在,人们是越来越懂得利用这股幸福水了。泉边办起了红萍繁殖基地,还有一根粗粗的水泵铸铁管插入大潭之中,翻过石山,当大旱之日,水随人意,流往隔山的田地,流往泉池的上方。而充分利用优质泉水的美景还留在未来,我们尽可神思遐想。
  踏着落日余晖,我们返程了。孩子们玩够了,也该喂饱牛了。他们一个个湿淋淋的身子牵着湿淋淋的水牛沿着渠坝离开,个把调皮的干脆就骑到了牛背上。起风了,树叶沙沙作响,墨绿色的禾苗点头嬉戏。西北边滚动着雷声,雨脚也下来了。此番一游,神清气爽,而我却莫名其妙地勾起了重重思绪。我想,墨客骚人,览物之情,定当诗兴大发,“此乃农家之乐也”。农家,自有农家之乐,正象这些小孩,在潭里跳水,当不会去羡慕游泳池和跳水台,也不会去渴望着进地下冰室。他们混沌未开,无忧无虑,而当长大了,有忧虑了,依然带着农家的憨厚质朴,给予的唯求多,要求的唯求少。他们祖祖辈辈休养生息在这一带,无香无臭。我有一个表哥就住在离碧泉潭不远的地方,我第一次看潭,就是他带着来的。他有着数不清的故事,什么碧泉潭底下有一条孽龙呀;还有以往每年一次的祭潭,由道士念经锁龙,还要杀猪宰羊,抛下铁链,不然就会洪水淹天门呀;更有特别令人神往心寒的乡谚:“头在江西铁树罐,尾在湖南碧泉潭。摇一摇,摆一摆,洗了湖南做中海。”那时,我站在泉边,生怕就碰上孽龙摇一摇、摆一摆的时候。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大起来了,走碧泉潭的次数多了,神秘感就渐渐消除了,反而觉得碧泉没有什么可看的了。我的表哥也由一个天真活泼的孩子变成了一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他的话少了,口也木讷了,尤其是怕麻烦人,不愿“走人家”,我们见面的时候也少了。这次又来不及去看他。他名叫来修,六姊妹,就他一个男孩,排行是倒数第二。乡里人重田里活,总希望有一个男孩。来修者,修来者也,这意义不难理解。可是据说在“文化革命”中却遇到了麻烦。来修,不是要来修正主义吗?这还了得!有人调查了一番,要其改名。但到底是偏僻乡间,终于没有对他怎样。名字叫习惯了,习惯难改,别人见了,还是“来修”顺口,想来现在当不会为名字所苦了。
  碧泉潭,正是这一带乡人的镜子。它务实而不图虚。论流量,乡人说,四部大抽水机难以抽干;论水质的清、凉、甜,可与天下名泉比美。可是,由于僻处山乡,它的声名不播,就连居住在湘潭城里的人知道碧泉的恐怕也不多。它出现于哪一朝代,有不有名人探访,有不有诗文题记,无由查考。它,汩汩地涌,自甘默默无闻;滔滔地流,也不哗众取宠。倒是在容不得“四旧”的那些年里,这潭碧水曾经热闹过一阵子。一时传说这里有神仙显灵,远近数十里,秉烛焚香,虔诚跪拜,前来求取圣水消灾治病的人络绎不绝。但不久便烟消云散,重归寂静。现在还有的人把这段轶事作为笑柄。
  想着想着,爬上来时的山顶了,我们又依恋地回眸碧泉潭,它依然静静地躺在石山下,无休无息地流淌着。石山上去,巍巍的乌石峰露出了清晰的剪影。此去20余里,便是彭大将军故居。当年的真伢子就诞生、成长在这一带青山绿水间。是的,这里的人民勤劳朴实,默默无闻,但是,这里又是产生伟人的地方。这里的人完全可以声名远播,堪与碧水长存。
  古人云:“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此语未必尽然。天下有些胜景,或借重名人,或依傍异物,更有出于杜撰,一加渲染,便擅佳名,细玩并无高妙。即就孤陋寡闻如我而言,欣赏过一些名不虚传的奇山异水,但也深感,即便是为仁智者乐道的名区圣迹,亦不乏牵强附会之作。独有碧泉潭,不借不依,自有胸怀颜面。要是把它迁往某一名山,或移近某一城市,真不知要吹嘘到什么程度。人杰地灵,唯求清廉淡泊,造福人民,这是我旧地重游的特殊感慨。于是乎写了这篇文字,以飨乐于山水的读者,并冀有缘者一游。
               1981年8月17日于湘潭

  原注:此文写成后,见一资料,说此泉出自唐天宝年间。

  附记:此是一篇旧文,自己全然不记得了。近日偶然翻出,全文照录,只是更改了几个别字。文中的刘君,即湘潭大学中文系的同学刘刚强。作者补记于2010年6月2日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227.104.40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