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大明军队攻克元大都:虎贲三千直抵幽燕

文章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2008-05-13 10:13:41 中历史华网 点击:4087 发布时间:2011-2-3 16:07:32 [评论]


    一.战前形势
   
    “天雨线,民起怨,中原地,事必变!”
    元朝的末代皇帝元顺帝统治期间,天灾人祸频繁,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终于,爆发了大规模的农民起义,大量元军被各路起义军击溃,各地的官僚机构亦陆续被起义军摧毁。群雄并起,全国大部分地区处于割据状态。
    濠州钟离人朱元璋,崛起于草莽之间,连年征战,初步控制了江淮地方,便开始策划南征北伐,志在统一天下。于至正二十七年(1367年),令部属徐达率大军进行北伐,目标对准元朝的统治中心大都。朱元璋并且于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称帝,国号“大明”。
    徐达率军一路摧枯拉朽,经山东、河南、渡河进入河北,于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七月夺取通州,逼近大都,元都大震。
   
    二.大都的历史地理

    北京,即元代的大都。远在春秋战国时,此地就是诸侯国燕国的都城所在地,名叫“蓟”。汉代,改名“幽城”。唐代,安史之乱之后,幽州被藩镇割据。到五代十国时,后唐的河东节度使石敬塘割让燕云十六州给契丹,幽州也包括在内,从此中原失去了屏障,为契丹的南下提供了便利条件。辽代幽州改称“南京幽都府”、“折津府”、“燕京”。金灭辽之后,改称“中都”。公元十三世纪,蒙古人兴起,夺取了中都,改称“燕京”,后来又改回中都原名。蒙古贵族向元世祖建议:“幽燕之地,龙蟠虎踞,形势雄伟,南控江淮,北连朔漠。且天子必居中以受四方朝觐。大王果欲经营天下,驻驿之所,非燕不可。”元世祖忽必烈接受了这个建议,在此地扩建新城之后,于至元九年(1272年)二月将中都改称“大都”,成了元朝的首都,是元代全国的政治中心。
   
    三.双方兵力
   
    徐达率军由淮入河开始北伐时,有“甲士二十五万”,还有一种说法,称徐达军开始北伐时“领京军及外郡马军四十万”,经山东进入河南,由河南陈桥向河北进军时,仍然还有“将士四十万”,实力并未受损。
    北伐大都的明军,其序列如下:
    征虏大将军:徐达
    征虏副将军:常遇春
    右丞:薛显
    左丞:曹良臣
    参政:傅友德
    卫指挥使:华云龙
    都督副使:孙兴祖
    都督副使:顾时
    指挥:郭英
    指挥:张焕
    当明军逼近大都时,元顺帝便撤离大都了。他在离开时,把驻守大都的元军主力带走了。元顺帝究竟带走了多少兵马?汉文史籍无记载,而成书于十七世纪的蒙文史籍《黄金史纲》及《蒙古源流》分别给出了两个数据,《黄金史纲》称元顺帝带“十万蒙古”出走了,这里的“十万蒙古”其实是指十万户,来源于蒙古人传统的说法,即蒙古本部有“六万户”,瓦剌有“四万户”,合计十万户。《蒙古源流》则称元顺帝带“六万蒙古”出走了。这个数据显然不包括瓦剌的“四万户”在内。
    跟随元顺帝一行仓皇北逃的汉官刘佶,他在《北巡私记》中记载元顺帝离开时,“率三宫后妃、皇太子、皇太子妃”,还有“左丞相失列门、平章政事臧家奴、右丞定位、参知政事哈海、翰林学士承旨李家百奴、知枢密院事哈剌章、知枢密院事王宏伯等百余人。”
    留守大都的则有:
    监国淮王:贴木儿不花  
    义王中书右丞相:和尚
    太尉中书左丞相:庆童
    平章:迭儿必失
    平章:朴赛因不花
    右丞:张康伯
    御史中丞:满川
    参知政事:张守礼
    除此之外,留守大都的还有宣让、镇南、威顺诸王子等。
    监国淮王贴木儿,时年八十三岁,本是宣让王,镇所在庐州,至正十六年因庐州失陷而逃到大都,其嫡系部队已经随着庐州的失陷而覆灭。其余留守大都的镇南、威顺诸王子,其镇所本在扬州、武昌等地,上述地方早已经在战乱中失陷,所以也没有嫡系部队可供调用。元顺帝把这一批丧失了镇所、损兵损将的宗室留在大都,又没有留下精兵协防,无异于送羊入虎口。
    据说,当中书左丞相庆童,得知自己不能随元顺帝撤离,要留在大都协助防守时,叹息道:“吾知死所,尚何言哉!”
   
    四.大都攻防战经过
   
  至正二十八年(1368年)七月二十八日明军攻克通州,至此,元大都已经直接暴露在明军面前了。但明军并没有立即向大都进军,统帅徐达命令明军“各卫立栅桃桃堑以待战”这显示徐达已经做好了在大都之外与元军进行野战的准备。


 

明军北伐图

    就在七月二十八日明军攻克通州的这一天晚上,元顺帝仓皇撤离了大都。其后,明军派出的哨兵“至燕都城下,不逢敌兵,城上亦无旗帜,疑有伏兵而回。”
    明军在野外前后等了五天,并没有元军出大都城来接战,统帅徐达只好作出攻城的决定。八月初二日,徐达“分兵为左中右三路”向大都进军。
    明军在向大都进军的路途中,遇到了一股元兵。徐达命令明将尹坚冲阵,“坚两手擒两元将,皆金虎符,衔刃于口而驰,元兵莫敢近。”(据《元史.兵志》的记载:“长万夫者为万户”,“万户佩金虎符,符趺为伏虎形,首为明珠,而有三珠、二珠、一珠之别。”因此尹坚擒的两个佩“金虎符”的元将应为统领万人的“万户”)
    击破了元兵的阻挡,明军终于到达了大都城下。大都城共有十一个城门,历来由元军中的“怯薛”轮番守卫的。“怯薛”乃元帝的宿卫之士,绝大多数是贵族、功臣之后,其职位是世袭的。守大都城门的“怯薛”叫做“八刺哈赤”。但此时的“怯薛”军已经跟随元顺帝出走了,守城的仅剩下一些羸兵而已。(例如《元史.朴赛因不花传》记载“大明兵逼京师,诏朴赛因不花以兵守顺承门,其所领兵仅数百羸卒而已。乃叹息谓左右曰:“国事至此,吾但知与此门同存亡也。”)明军从大都齐化门“填壕登城而入”,非常顺利地攻克了大都。
    关于明军攻克大都之战,蒙文史籍《黄金史纲》有以下记载:“朱哥(指朱元璋)、不花二人以一万辆大车装了财货,以三千辆大车载了身穿铠甲的士兵来到(大都)。司阍者不纳,遂厚贿司阍者以大量财货宝物,才得进入(大都)。”《蒙古源流》亦有类似的记载。流传在蒙古人之中的这个荒诞的故事,可能曲折反映了明军善于用计取城的事实。(元末起义军的确有多次用计取城的例子,例如《明太祖实录》卷二记载朱元璋献计智取和阳,朱元璋认为应该选士兵穿青衣伪装成敌兵的样子,“以四橐驼载赏物驱而行,使人声言庐州兵送使者入和阳,赏赉将士”,“因以绛衣兵(即红巾军)万人继其后,相距十余里,俟青衣兵薄城,举火为应,绛衣兵即鼓行而趋,取之必矣”。)
   
    五.追击的经过中
   
    元顺帝撤离大都之后,向居庸关方向出走,而明军却向古北口方向追击,明军追击的方向与元顺帝出走的方向相反,两路恰好错开。
    《明太祖实录》记载徐达在攻克大都之后,“仍命右丞薛显、参政傅友德、平章曹良臣、都督副使顾时将兵侦逻古北诸隘口”。明军侦逻的真实目的就是追击撤离大都的元军。
  明军进攻古北口,元古北口守将佥知枢密院事张益逃往上都。此后,明军在古北口地区陆续与一些元军发生遭遇战,八月八日,明军“骁骑右卫千户陈谅巡逻北口,获貊高部将李德明、刘答失贴木儿、谢文振、尹野闾等三十九人而还。”八月十七日,明军“右丞薛显等率逻骑至古北口追元溃散遗卒,获马一千六百匹,牛羊八千余头,车二百五十辆而还。”
    俞本在《明兴野记》中比较详细地记载了明军追击元顺帝的经过,明军于八月二日攻克大都之后,八月三日就立即展开追击元顺帝的军事行动,徐达令“薛右丞、参政傅友德领凤翔等五卫步军三万出虎北口(古北口之误)追元君。初八日,至兴路,不获。元君行东路,友德军行西路,两路互差,但遇回鹘车辆人口,尽拘而回,获牛羊马匹十万”,“大军回北平,述差路之由。达怒,令友德再袭东路,庚申君去远矣。”
    明军从古北口回师之后,转而向居庸关方向出击,关于明军在居庸关方向的军事行动,当时陪同元顺帝逃到上都的刘佶,后来在《北巡私记》中亦记载:“九月初六曰,哈剌公过予,言从臣闻贼出居庸关,意颇惶惶,有劝上北幸和林者,上迟疑不决。既而闻贼兵不出,事乃已。 ”
    明军虽然没有追上元顺帝,据说曾经和负责为元顺帝殿后的蒙古兵作战。蒙文史籍《黄金史纲》记载了成吉思汗兄弟哈撤儿的后裔图穆勒呼巴图尔,他在陪同元顺帝撤退时,“命令自己的儿子哈齐库鲁克临阵,领着六十名擎旗手赶来,说道:‘语云:与其毁声灭名,何如粉身碎骨!’因之,与汉家追兵激战而死。”[21]图穆勒呼巴图尔又译“脱穆勒呼把秃儿”,罗布桑丹毕坚赞著的《黄金史》亦记载了此人与自己的儿子一起战死,他在“脱欢贴睦尔(即元顺帝)丢失江山之戊申年,五十一年,与汉家追兵激战而死。”
   
    六.徐达放走元顺帝的考证
   
    明人徐祯卿的《剪胜野闻》称:“徐太傅追元顺帝,将及之,忽传令颁师。常遇春不知所出,大怒,驰归告帝曰:‘达反矣,追兵及顺帝而已之,其谋不可逆也。’太傅度遇春归,必有变,乃留兵镇北平而自引军归,驻舟江浦,仗剑入谒。帝时方盛怒,宿戒阍吏曰:‘达入,慎毋从之。’达既入。未见帝,自疑有变,乃拔剑斩阍吏,夺关而出。帝阴使人释其罪,令内谒,达不允。于是帝出大庭往视于舟中,达因进曰:‘达有异图,肯在今日?虽曰晚矣,然吾临江鞠旅,亦能抚有江淮,顾弗为尔。且吾之不擒元帝,亦筹之熟矣,彼虽微也,亦尝南御中国,我执以归,将曷治焉?天命在上,已知之矣,顾达何人,敢以自外?’帝重感悟,结誓而还,遂修好如故。按:获元后妃孙子不行献俘礼及元宗室皆封以官,此我太祖忠厚之道,兴灭继绝之仁,度越前代者也。他日徐达领兵追元顺帝,将及之,辄下令收军。遇春大怒,报太祖曰:‘达反矣。’问其故,达曰:‘元君虽微,曾南面为君矣,若追及之,将何治焉?不若逐之归沙漠之为得也。’达斯言所谓深知大体矣,岂诸将所能及?此所以为开国元勋也欤!”
    另外,明人陆深的《玉堂漫笔》也有类似的记载。不过,陆深的《玉堂漫笔》误认为徐达放走元順帝的事是发生于开平之战,实际上,徐达并没有参加开平之战,这一点,清人赵翼在《廿二史札记》中已经指出了。
    赵翼在《廿二史札记》中就《剪胜野闻》及《玉堂漫笔》所记载的徐达放走元顺帝之事考证道:“按洪武元年,达、遇春至通州,以八月庚午克元都,順帝已於七月丙寅开建德门北走,固未有故纵之事。二年春,达方在陝西戡定巩昌、临洮、庆阳等处,遇春以通州有元丞相也,速來窥伺,乃与李文忠还师北平,既败元兵,遂追入开平,順帝已北走沙漠,遇春归,亦卒於柳河途次。是开平之役,达未在行,遇春亦无归朝面奏之事。且达小心恭谨,当平江攻张士诚時,遣使请事,帝嘉其忠,而以“將在外,君不御”勉之。胡德从征扩廓,违令致败当斩,达以功臣胡大海之子,械送京,帝曰“將军效卫青不斩苏建耳,继自今,毋姑息。”是达之不敢自专可知。況灭国大事,敢故纵其君乎?明史谓:上幸汴梁时,达密请于帝,谓‘元帝若北走,將穷追之乎?’帝曰‘元运衰矣!行自澌灭,出塞之后,慎固封守可也。’此事较为得实,然达并未追順帝也。陆、徐著述颇可观,此事乃谬误如此,蓋纵得之传闻,而未尝见实录也。”
  赵翼在上述的考证中忽略了一个基本事实,就是徐达在攻克大都的次日,曾经派军对元顺帝予以追击,《剪胜野闻》中所说的徐达放走元顺帝之事,完全有可能就是指这次不成功的追击。从《剪胜野闻》可以看出,明军对出走的元顺帝有两种态度,一种以徐达为代表,主张放纵元顺帝回塞外,一种以常遇春为代表,主张对元顺帝穷追猛打。后来,在开平、应昌等地对元顺帝穷追猛打就是常遇春及其部属,而那时候的徐达则转而经略陕西,与常遇春分开了。
  常遇春与徐达在洪武二年(1369年)分开之后,于六月攻克上都开平,元顺帝北走。七月,常遇春病死于军中,其部属由李文忠统领。洪武三年(1370年)四月,元顺帝在应昌病死。五月,李文忠攻克应昌,一举歼灭北元汗廷,唯太子爱猷识理达腊带领数十骑逃脱。
    现在再回过头来讨论徐达放走元顺帝之事,徐祯卿在《剪胜野闻》中记载徐达对朱元璋说:“吾之不擒元帝,亦筹之熟矣,彼虽微也,亦尝南御中国,我执以归,将曷治焉?”无独有偶,类似的话刘伯温也曾当面对朱元璋说过,明人刘辰的《国初事迹》中记载:“张士诚围安丰,刘福通请兵救援,太祖亲援。初发时,太史刘基(即刘伯温)谏日:‘不宜轻出。假使救出来,当发付何处?”当时,韩林儿及刘福通都被围困在安丰城内,韩林儿本人称帝,他的宋政权曾经任命朱元璋为江南行省左丞相,而朱元璋亦用过宋年号,从纲常名教的角度来看,朱元璋只是韩林儿的臣属,多次公开表示要“立纲陈纪”的朱元璋,肯定也清楚这一点。因此,刘伯温暗示有帝王之志的朱元璋不要救韩林儿,否则救出来则难以侍候。
    朱元璋不听刘伯温的劝告,派兵把韩林儿从安丰救了出来,但不知如何侍候韩林儿才好,廖永忠为了替朱元璋解决麻烦,擅自杀死了韩林儿,反而导致朱元璋的责备。据《明史.廖永忠传》记载:“韩林儿在滁州,太祖遣永忠迎归应天,至瓜步覆其舟死,帝以咎永忠。及大封功臣,谕诸将曰:‘永忠战鄱阳时,忘躯拒敌,可谓奇男子。然使所善儒生窥朕意,徼封爵,故止封侯而不公。’”《通鉴博论》甚至称:“大明恶永忠之不义,后赐死。”综上所述,徐达处理类似问题的态度与刘伯温差不多,但比起廖永忠要聪明,而常遇春处理类似问题应该与廖永忠没有多大差别。
    关键是朱元璋本人对元顺帝去留的态度,前述的《剪胜野闻》中已经指出:“(朱元璋)获元后妃、孙子不行献俘礼及元宗室皆封以官,此我太祖忠厚之道,兴灭继绝之仁,度越前代者也。”而赵翼在《廿二史札记》中的考证亦指出:“明史谓:上幸汴梁时,达密请于帝,谓‘元帝若北走,將穷追之乎?’帝曰‘元运衰矣!行自澌灭,出塞之后,慎固封守可也。’”
    朱元璋于洪武七年(1374年)将在应昌之役被俘虏的“元主嫡孙买的里八剌”遣返回蒙古。朱元璋甚至还扬言要遣返在应昌之役被俘虏的元皇后,《殊域周咨录》记载了朱元璋的相关言论:“上谓省臣日:‘朕观前代帝王革命之际,获之国后妃,往往不以礼遇,欺孤虐寡,非盛德所为,朕甚不敢。今元后脱忽思氏在此,北狄但知食肉饮酪,且不耐暑热,饮食居第,务适其宜焉。若其欲归,当遣还沙漠。’”所谓的元后脱忽思氏,并不是元顺帝的皇后,而是元明宗的皇后。另外,北元的第三任大汗脱古思贴木儿,曾经归降明朝,后来亦被朱元璋遣返回蒙古,这件事记载在明成祖给蒙古可汗本雅失里的一封信里:“我皇考太祖高皇帝,于元氏之子孙,存恤保全,尤所加厚。有来归者,皆令北还。如遣妥古思贴木儿还,后为可汗,统率其兵,承其宗祀,此南北之人所共知也。”(妥古思贴木儿即脱古思贴木儿,有人认为此人就是买的里八剌)
    从以上种种迹象判断,朱元璋似乎是不会强烈反对放走元顺帝的。
    明人严从简的《殊域周咨录》记载朱元璋在祭祀历代帝王时,用手指着元世祖的画像说:“痴达子,痴达子!汝何人,入主中国,可谓幸矣。今不革去者,以尔亦一代之王。朕今天命人归,奄有天下,于汝子孙不加杀戮,但驱还北。则朕之待胜国亦可谓有恩矣!汝何恨耶?毋再啼哭!”其中“于汝子孙不加杀戮,但驱还北”这一句话正好暴露了朱元璋对元顺帝去留的真实态度。
   
    七.镇反
   
    明军从大都齐化门填壕登城而入之后,齐化门就成了一个临时的刑场。徐达入城“坐齐化门楼,执其监国淮王贴木儿不花及太尉中书丞相庆童、平章迭儿必失、朴赛因不花、右丞相张康伯、御史中丞满川等,戮之。并获宣让、镇南、威顺诸王子六人。”元朝留守大都的达官贵人只有义王中书右丞相和尚及参知政事张守礼等少数人逃脱。


 
元代大都土城墙

    在明军的俘虏当中,那个宣让王子就是监国淮王贴木儿不花的儿子,前文已经提到过,贴木儿不花在被封为淮王之前本是宣让王。这一刻,贴木儿不花父子均身陷囹囵。监国淮王贴木儿不花被杀之后,竟成了蒙古族的民族英雄,类似于为宋朝尽忠的汉族民族英雄文天祥。后来,先后在蒙古草原叱咤风云的瓦剌太师也先、鞑靼太师孛来,均自称“淮王”。
    而元平章朴赛因不花是被明军从顺承门压送到齐化门杀死的,史载“(朴赛因不花)城陷被执,以见主将,唯请速死,不少屈。主将命留营中,终不屈,杀之。”
    除此之外,被明军陆续在齐化门杀死的还有赵国公丁好礼,其被明军俘虏之后,“(明军)或勉其谒大将,好礼叱之曰:‘我以小吏致位极品,爵上公,今老矣,恨无以报国,所欠惟一死耳。’后数日,大将召好礼,不肯行,舁至齐化门,抗辞不屈而死,年七十五。”
    与丁好礼同时在齐化门被杀的还有蒙古人郭庸,史载“是日,中书参知政事郭庸亦舁至齐化门,众叱之拜,庸曰:‘臣各为其主,死自吾分,何拜之有!’语不少屈而死。”
    明军亦在齐化门处决叛徒。《明兴野记》记载“平章俞宝叛遁复获,达命枭于齐化门,刖足以示。”
    前文提到,明军在追击元顺帝的途中,俘虏了很多回鹘人,明军欲将这批回鹘人送回金陵,途经通州时,有回鹘人企图叛乱,“事泄,戮五千余人,妻女俱配军士。”
    徐达还下令,“凡元朝大小诸臣,皆令送千身于官,署民藉中,违者有罚。”“录文武官吏送诣金陵。”[36]元翰林待制黄殷仕,“耻出见”,“投井死”。其他自杀的人员还有左丞丁敬可、太子司经郎拜住、大乐署令赵宏毅、总管郭充中等。
    明军为了巩固政权,对大都周围的“团结”、“山寨”进行肃清作战,所谓的“团结”、“山寨”类似于乡兵团练。蒙元为了对付各地的起义军,于至正十七年“诏天下团结义兵,路、府、州、县正官俱兼防御事。”一些“团结”、“山寨”甚至“设万夫长、千夫长、百夫长,编立牌甲,分守要害,互相策应。”其中,元皇太子爱猷识理达腊立大抚军院时亲自命令院事、刑部尚书张庸团结房山。明军攻克大都之后,“会诸寨既降,庸守骆驼谷,遣从事段祯请援于扩廓帖木儿,不报。庸独坚守拒战,众将溃,庸无去志。已而寨民李世杰执庸出降,以见主将,庸不屈,与祯同被杀。”
    明军对这些“团结”、“山寨”是不会手软的。八月十五日,“(明军)克鸡鸣山寨及宣德府怀来县,有大小二寨,攻之,土人力战不克,大军梯登屠之。”
    明朝改大都为“北平”,令华云龙擢大都督府佥事,总六卫兵留守兼北平行省参知政事,孙兴祖领大都督分府事,统燕山六卫三万余人守北平。当时北平城共有十一门,周围一百二十里,范围太大,不易防守,明军予以改建,从北平城中间的光熙门起,将城市截为两部分,以方便防守。
    明人评价徐达在大都的所作所为,认为其“封其府库、图籍、宝物及宫殿门,以兵守之。宫人、妃、主令其宦官护侍,禁戮士卒,毋得侵暴。人民接堵,市不易肆。人谓曹彬下江南不是过也。”曹彬是北宋开国名将,宋史称他在率军平定南唐金陵时“不妄杀一人”。而徐达攻克大都之后是否也“不妄杀一人”?则见仁见智了。
   
    八.绝唱
   
    蒙古人的武功,可谓前无古人,其铁蹄由亚洲踏过欧洲,灭国无数,举世震惊。同时,蒙古人在中土建立的元朝,开创了全体汉族被异族统治的先例。元朝的政治中心是大都,大都被明军攻克,代表统治中土九十七年的蒙古政权覆灭了,尽管这个政权还有一些残余的势力散布在各地。元朝的灭亡,对中土百姓而言,无论怎样庆贺都不算过份。就象《平胡诏》所称的:“列群讴歌四集,百年污染一新。”
    不过,创造历史的伟人朱元璋、徐达、常遇春等人并没有留下鸿篇巨著的诗作来歌颂这一丰功伟绩,反倒是失去了大都的末代皇帝元顺帝,据说在仓皇离开大都的路上,写下了一首“歌声既哀继之以泣”的长篇史诗
    诸色[珍宝]修成的我那宝贵宏伟的大都城哟,
    惬意消夏而居的我那上都.开平.库儿都城哟,
    古时诸圣的夏营地我那上都的失喇.塔喇哟(“失喇.塔喇”即“金莲川”,其地筑有上都城),
    在那万物枯黄的戊申年,我误失了大国哟!
    九色珍宝装修成的我那宏伟的大都哟,
    可执缚九十九匹白马的我那上都开平哟,
    广受众惠的我那政教二道的福乐哟,
    称为天下之主我那可惜的美名哟,
    起早登高举目远望,烟霞缭绕,
    前后眺望观赏,景色悦目,
    不分冬夏,居住无忧快活,
    是我自在薛禅皇帝建立的宝城大都!
    先祖享乐的我那宽广宏伟的大都哟,
    有缘相聚的我那众王侯、宰相和属民万众哟,
    不听亦刺忽丞相明谏之言,是我的遗恨,
    听信反叛而去的朱哥官人,是我的昏昧!
    误杀具有智慧的脱脱太师,
    逐回大德上师,是我的罪过。
    可惜我万众之主的皇帝的名声!
    可惜我那尽情享受的快乐!
    具有神力的薛禅皇帝多方营建的,
    福禄汇集的我那大都城哟!
    被汉人朱哥官人收占去了!
    恶名落到我妥欢。贴睦尔身上了!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234.45.10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