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Y染色体揭开曹操身世之谜 (《现代人类学通讯》文章摘要)

文章作者:基因旅途 文章来源:基因旅途(2011-12-23 14:30:46)  点击:6214 发布时间:2012-2-7 20:33:11 [评论]


   标签: 曹操 y染色体 曹参 单倍型 遗传学 历史学 家谱文化
   分类: 百家姓的基因家谱 
 
  最新一期的《现代人类学通讯》发表了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重点实验室的文章《Y染色体揭开曹操身世之谜》。我们盼望已久的曹操家系研究的结果终于公布了。
  复旦大学根据全国各地79个曹姓家族(其中15个宣称是曹操后代,5个宣称是曹参后代而非曹操后代)280个男性和446个其他姓氏男性Y染色体的结果,认定曹操的Y染色体单倍型应是O2-M268(可能性92.71%),而曹参的单倍型应是O3-002611(可能性接近100%)。(注:所谓Y染色体单倍型是Y染色体分类的一个标签,拥有同一单倍型的Y染色体的男性比单倍型不同的男性有更近的共同父系祖先。)因此曹操并非其所宣称的西汉相国曹参之后。
  这是据我所知在中国成功运用遗传学手段解开历史学疑团的第一例!
  以下是文章的部分摘要:

Y染色体揭开曹操身世之谜


 
   王传超1,严实2,侯铮1,傅雯卿1,熊墨淼1,韩昇1,金力1, 2,李辉1
 
   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及历史系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上海200433;
  2.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计算生物学研究所,上海200031
 
  摘要:  大跨度家系对于研究 Y 染色体进化有着极其重要的意义,但家系的可信度却需仔细甄别。本文中,我们用Y 染色体分型比对的方法确认了若干有1800 多年历史、延续70-100 代的大跨度家系,这些家系宣称是魏武帝曹操后裔。单倍型 O2-M268 是唯一在宣称是曹操后裔的众多家族里频率显著升高的单倍型(P=9.323×10-5, OR=12.72),因此也极可能是曹操的Y 染色体单倍型。我们的分析结果还显示曹操的Y 染色体单倍型与其自称的先祖曹参的单倍型O3-002611 并不一致。本研究是Y 染色体和谱牒分析相结合的成功探索,为遗传学用于历史学研究提供一个范例。
   Y 染色体上的绝大部分是从父遗传且缺乏重组,所以可以通过研究历史人物现存后代的Y 染色体来揭示历史人物之间的父系关系[1-3]。近年来,国际上的成功例子有美国第三任总统托马斯·杰斐逊的私生子的确认[4]、犹太教祭司的Y 染色体单倍型的推定[5]等。实际上,Y 染色体推测历史人物的深度还可以往更古老的年代推进。通过可靠的家谱信息可以重建跨度极大的家系,这样的家系可用来推断其遥远祖先的 Y 染色体单倍型,为解决历史悬案提供新途径。这样的大跨度家系对研究Y 染色体的突变率及其进化机制也都有重要意义[6]。修著家谱是中国人的传统,一些家谱甚至跨越3000 年将现代人与其祖先相连,虽然它们的真实性还有待确认。我们通过研究宣称是曹操后代的现代家族的男性Y 染色体,来揭示曹操的士族出身是否属实[7],为探索将遗传学、谱牒资料等用于进化和历史学研究提供范例。
  魏武帝曹操(公元155-220)因小说《三国演义》的风靡而成为东亚最有名的历史人物之一。陈寿的《三国志》记载曹操是西汉第二任相国曹参(公元?-190)的后代[8],而曹操更自称其祖源可远溯至古曹国(公元前 11 世纪-公元前487)的曹叔振铎[9],即曹操宣称自己是皇室贵族后裔。是否具有显赫的士族出身对于曹操争夺政治利益有很重要的意义。然而曹操的祖父曹腾在东汉为宦官之首,曹操的父亲曹嵩是曹腾的养子,曹操的政敌袁绍在攻曹的檄文中写到“父嵩乞丐携养”[10],说他是路边捡来的乞丐。关于曹操身世的各种说法由此流传,且纷纷扰扰争论了近2000年。
  曹操家族的起源争议颇大,现存家谱却是了解曹操后裔分布情况的一条重要线索。家谱的先世传说并不十分可靠。曹氏家谱的起点,我们选择陈寿以来言之有据的传承,那就是始于曹参的后裔宗族,而不是再往前的西周乃至夏朝先祖。我们课题组对上海图书馆收藏的 118 件曹氏族谱进行了全面查阅和筛选,将家谱所载世系同历史记载相比较,挑选出比较可靠的家谱,其中包含自称是曹操后裔的家谱。把曹氏取样的面铺得广一些,多取一些样本,能够更加全面地反映出自古以来多支曹氏家族的基因状况,获得整体的把握。家谱调查反映出,与曹参或者曹操有关系的曹氏,大量分布于长江流域,与史料所见五胡十六国以后曹操家族迁居于江南的情况是吻合的。据此,我们大致确定了几处最接近曹操后裔的居住地,一是位于安徽、山东、河南、江苏四省的交界处,以安徽亳州为中心,这里是曹操政权的发源地,也是安阳汉墓被发现的地区;二是江东地区,包括安徽泾县、繁昌、歙县、绩溪、浙江的金华、东阳、绍兴、余姚、萧山和江西赣州等地;三是湖南等省沿江地区,如湖南新化、郴州、益阳、长沙等地。
  我们用Y 染色体上的100 个单核苷酸位点(SNP)对全国各地曹姓79 个家族的280 个男性以及其他姓氏的 446 个男性进行分型。。。非常有趣的是,O2-M268 是唯一在宣称是曹操后代的家族中显著高频出现的单倍型,很有可能这就是曹操的Y 染色体单倍型。。。。单倍型 O3-002611 是在其他曹姓家族中出现频率最高,也是唯一在宣称是曹参直系后裔的 5 个曹姓家族中都唯一出现的单倍型。经分析,O3-002611 就是曹参最可能的单倍型,可能性近于 100%。综合考虑我们的分析结果,我们认为魏武帝曹操不太可能是曹参的后裔,遗传学证据并不支持曹操自称的士族出身。
  结合数据资料,我们的结果也确认了O2-M268 的曹操后裔和O3-002611 的曹参后裔的谱牒资料的可靠性(图 1b),这些谱牒将现代曹姓族人上溯 70-100 代与其 2000 多年前的祖先相连,这对于Y 染色体的进化研究有重要意义。此次曹姓家族Y 染色体调查是将遗传学用于古代史研究的一个成功范例,且提供了两个重要的契机,一是促成了历史学和分子生物学的深层次合作研究,建立了国内第一个以分子生物学为主要研究工具的历史人类学新学科;二是加快了人类基因调查从以民族向以家族为对象的转变。



复旦大学测定曹操DNA 东阿曹姓人可去“滴血认亲”

http://www.lcxw.cn 2012-01-20 11:05:13 来源:聊城新闻网


   
  去年年底,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课题组宣布,已经测定曹操DNA。这一成果无疑为鉴定安阳曹操墓和东阿曹植墓真实性提供了技术支持。安阳曹操墓一出笼,就引发质疑风波,对曹操墓中的遗骨做DNA鉴定无疑成为一种“铁证”。同样,东阿曹植墓的真实性也曾受到质疑,只要对在曹植墓中发现的28块遗骨进行DNA鉴定,就可以以“铁证”驳斥质疑者。
  然而,现实摆在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课题组面前,没有人提出对河南安阳曹操墓发现的遗骨进行DNA鉴定。而曹植墓发现的28块遗骨也似乎不见踪影。不过,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课题组李辉教授断言,曹植墓发现的28块遗骨就在中国国家博物馆。
  15日,记者致电李辉,对他进行了采访。

   【一个概述】全国发现6支曹操后代
 
  李辉介绍说,从2009年起,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课题组就开始在全国征集曹姓男子DNA样本,开展曹操家族DNA研究。
  曹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一代风云人物,因此,对曹操家族DNA的研究备受关注。特别是河南安阳汉代大墓发掘后,对这个大墓是否为曹操墓的争论在全国引起轩然大波。而安徽亳州是曹操的出生地,因此,课题组非常重视在安徽寻找曹操后代。幸运的是,在安徽舒城、绩溪、宁国等地都发现了有不少Y染色体类型一模一样的曹姓男子。“这说明曹操后人在安徽繁衍生息的不在少数,而亳州的曹姓大多是后来迁过去的,目前验证为相同染色体类型的还没有,但人数之多足以说明安徽是曹操后人聚居省份之一。”李辉说。除安徽外,辽宁、江苏等地也是目前可知的曹操后人聚居省份。
  李辉教授给记者具体介绍了课题组开展曹操家族DNA研究的具体情况。先由遗传实验室广泛征集当代曹氏男性基因样本,绘制出一幅遗传图谱,看看曹姓到底来源于多少个祖先。最后,筛选出了8支持有家谱、经过史料分析具有一定可信性的曹氏族群。
  这8支曹氏族群中6支具有同样O2-M268型基因,分别为安徽舒城县(仪壹堂)、安徽舒城县(七步堂)、江苏盐城(绣虎堂)、辽宁、安徽、湖南等曹氏族群。而其他两支之间并没有共同基因,因此,被排除出去。
  复旦实验室对这些重点样本进行Y染色体DNA中500万点的精细序列检测,最终证明:这6支O2-M268类型样本的祖先交汇点在1800—2000年前(即汉朝王莽时代—东汉)。各种研究彼此互相验证,表明了这6支曹氏族群是最有可能的曹操后代。
  目前确定的6支曹氏族群分布在天南海北,平常根本没有联系,而且这些家谱记载的历史都非常久远。这6支族群的O2-M268类型,本身是个罕见的基因类型,这种罕见的类型只在全国人口比例里面占5%左右。
  “这样算来,说他们是假冒的可能性只有千万分之三,这在法医学上可以认证他们不是假冒,是真实的。”李辉说。
  李辉教授说,曹操DNA是比较罕见的类型,课题组对曹操家族DNA研究涉及到采样、实验分析等繁重的工作,通过三年的研究,才得到曹操的Y染色体类型,属于一个比较罕见的类型,这种类型在Y染色体分型上叫做O2-M268类型。

  【一个调查】 东阿曹庙村曹姓人是曹参后代
 
  李辉教授说,在全国除了曹操后代,还有另外四大派。
  一是汉代宰相曹参的后代。曹参系江苏沛县人,是西汉开国功臣,是继萧何之后的汉代第二位相国。秦二世元年(前209年),跟随刘邦在沛县起兵反秦,身经百战,屡建战功,攻下两国和一百二十二个县。
  刘邦称帝后,开始对有功之臣论功行赏。曹参功居第二,赐爵平阳侯,汉惠帝时官至丞相。
  二是先秦古国邾国的后代。邾是今天山东省境内的一个先秦古国,故址在今邹城市周围地区。邾,在战国之后称邹。邾国的先祖是曹姓,因此,邾曹也是今曹姓的来源之一。
  三是江东越国曹姓后代。
  四是满族进入关内后,有部分满族人改姓为曹。
  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课题组王传超曾经带队来位于东阿鱼山曹植墓附近的曹庙村进行血样采集,并对曹庙村五位曹姓男子进行了血样采集。检测结果发现,曹庙村的曹姓居民并不是曹操的后代,而是汉代曹参的后代。
  而曹庙村的老人一直认为是曹操的后代。早在1951年,原平原省对鱼山曹植墓进行考古发掘时,村里的老人冒雨到考古工地进行阻拦。
  曹庙村的退休教师曹贞曾经对曹姓进行过系统研究,曹贞介绍说,明朝洪武八年(1375年),他的祖先从“文登铁板桥”迁移而来,到他这辈已19辈了。当时,和曹氏一起从“铁板桥”迁来的有十几姓。因此,曹庙村的曹姓居民不是曹操后代并没有让曹庙村村民感到意外。
  根据曹贞的研究,曹庙村的曹姓居民与附近的曹姓居民并不是一个祖宗,因此,不排除其他曹姓居民是曹操后代。而曹植葬在东阿鱼山,东阿肯定有其后人定居。对此,李辉教授说,只有对东阿鱼山曹植墓附近的曹姓进行DNA鉴定后才能下结论。

  【一个推测】 鱼山村房姓居民是曹植后人
 
  山东省原考古所所长张学海曾经断言,原平原省考古所在曹植墓发掘的尸骨不是曹植的,而是为防盗墓贼,掩人耳目而精心设计的“阴阳墓”。张学海曾经在1995年4月到鱼山考察曹植墓。看过曹植墓后,张学海对曹植墓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张学海所说的“阴阳墓”是墓室有上下两层。上层为阳室,室内置木棺及随葬品,但该棺不应该是曹植的真身棺材。下层才是阴室,真正的墓室,棺内置曹植真尸。从上层墓顶缺砖、墓室尸骨所处位置等情况分析,1951年出土的那具尸骨应是盗墓贼的。
  房翼修是曹植墓的义务守墓人。他回忆说,1951年对曹植墓发掘时,那28块尸骨并不在墓室中央,位于墓室西南角,出现洞口的地方。因此,这些尸骨应该是盗墓贼在盗墓时葬身墓中而留下的。
  当地群众甚至更坚信,发掘的曹植墓主室背后仍有洞天,墓道延伸到鱼山深处,内有一口深井,曹植棺木实则悬停于深井之中。
  有文物专家还断言,鱼山脚下的鱼山村应该有当时的曹植墓守墓人后代,甚至不排除他们就是曹植的后代。
  鱼山村是一个只有四五百人的小村子,村里的“原著居民”姓房。据房翼修说,因为没有家谱,他并不清楚自己的祖先是从什么时候来到这里的,不过听老人讲,房姓一直为曹植守墓。
  当地常年研究曹植墓的退休教师曹贞对曹操后裔在历史上的迁移进行了系统研究,发现曹操后裔历史迁移很大,除了现在的安徽亳州、河南邺城、山东西部一带存在曹操后裔外,迁移到南方的后裔也很多,主要分布在长江流域,包括现在江苏、浙江、湖南等地。
  曹贞说,司马氏从曹氏手里夺权后,曹氏后裔为了躲避政治迫害,甚至隐姓埋名。现在的朱、邾、邹、娄、颜、倪等姓氏都有可能是曹操后裔。
  至于鱼山村房姓居民,极有可能是曹植后代,只是他们为了躲避政治迫害,才隐姓埋名。
  现在,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课题组已经测定了曹操DNA,鱼山村房姓居民完全可以申请做DNA鉴定。

  【一个说法】 曹植遗骨在中国国家博物馆
 
  1951年,原平原省考古所对鱼山曹植墓进行了为期半个月的考古发掘。有132件文物和28块遗骨出土。这些遗骨是从主墓室的棺基上发现的。1977年,当地文物工作者又在墓室壁上发现了一块墓铭砖。墓铭砖上的铭文记载了修建“陈王陵”的一些用工情况。正是这块墓铭砖,成为曹植墓真实性的“铁证”。
  既然有曹植墓“铁证”,那主墓中发现的28块遗骨当然是曹植的。然而,也有人曾经对曹植墓的真实性提出质疑,称鱼山曹植墓只是曹植的衣冠冢,发现的那28块遗骨只是盗墓贼的遗骨。
  此言一出,立即将曹植墓推上了被质疑的浪尖。因此,曹操墓和曹植墓的真实性亟待“铁证”来证实。
  李辉教授认为,在曹操墓和曹植墓中都发现了遗骨,虽然可以对曹操墓遗骨做DNA鉴定,但至今没有接到安阳方面的请求,因此,暂时不能对曹操墓遗骨做DNA鉴定。而曹植墓出土的遗骨经过60多年的坎坷,似乎踪影难寻。不过,李辉教授认为,曹植遗骨应该就在中国国家博物馆。
  对于李辉教授的断言,我市著名考古专家陈昆麟也表示赞同。陈昆麟虽然不是当年发掘曹植墓的亲历者,但他是中国国家博物馆向聊城移交曹植墓文物的亲历者。他回忆说,1984年,经聊城籍文化名人李士钊多次联系,中国历史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同意将1951年发掘的曹植墓文物移交给聊城。时任聊城博物馆副馆长的陈昆麟参加了移交仪式。陈昆麟说,在接收这批文物时,他曾就曹植遗骨去向问题,询问过中国历史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被告知曹植遗骨保存在北京。(于新贵)


 
两位学者确定曹操后人过程回顾

http://www.sina.com.cn  2011年12月28日04:16  中国青年报 微博

  这恐怕是世界上最难的寻人启事了:时间横贯1800多年,地点遍布中华大地,目标人群是770多万曹姓人氏中曹操的后人。
  没错,就是大名鼎鼎的曹操。一直以来,这位一代枭雄的生前身后疑点重重。根据三国时期吴国人所著的《曹瞒传》,曹操养祖父是宦官曹腾,本姓夏侯。也有不少人提出,司马氏篡魏之时,对曹魏皇室进行灭门屠杀。
  接手这张寻人启事的,是复旦大学两位看起来不相干的学者——历史系教授韩昇和生命学院教授李辉。前者能够通过家谱和历史文献等历史学方法,锁定曹操后人的范围;后者通过DNA检测等遗传学方法,可以找出证明曹操后人的确凿证据。
  2011年12月22日,这两位学者联手、历时两年的研究成果在线发表于人类遗传学领域的国际著名期刊《人类遗传学》。通过一类92.71%的可能来自曹操本人、名叫O2-M268的Y染色体,他们确定了6个曹操后代的家族,同时证明曹操并非传说中的夏侯氏后代。

  有人甚至包车从数百公里之外冲到复旦大学,要求抽血证明自己是曹操后人

  起初,这场让两人兴奋不已的合作,被泼了不少冷水。有人说,曹操一家早被司马懿灭门,根本没有后人;也有人说,曹操的儿子曹彰小名“黄须儿”,很可能是胡人,基因早就发生改变。
  但韩昇很是坚持。这位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认为,出于种种考量,司马懿不可能对曹氏宗族赶尽杀绝,让自己失去道德和政治上的支持。事实上,司马懿诛灭的只是曹操的侄孙曹爽一族。曹爽之父曹真本姓秦,为曹操收养的义子。在诛杀之后,司马懿还找来曹真的族孙曹熙为其立嗣,封为新昌亭侯,使曹真一支不至于断绝香火。
  2009年,安阳出土曹操墓引发了大规模讨论。当时,刚刚从东京大学访学回国的韩昇看了所有关于安阳墓的报道。与此同时,李辉也注意到了这条新闻。他向复旦大学教育部现代人类学重点实验室主任金力教授表示,愿意做出头鸟,“飞出人类遗传学不敢做历史时期的困局”。
  根据遗传学理论,Y染色体上的绝大部分是从父遗传且不会重组混血,通过研究历史人物现存后代的Y染色体,可以揭示历史人物之间的父系关系。1998年11月,《自然》杂志刊登了病理学家尤金的文章《杰斐逊是女奴幼子之父》。这位教授拿出了Y染色体证据,证明女奴萨丽曾为这位美国著名总统生有一子。
  在过去6年的时间里,李辉所在的实验室搜集了20多万份现代人的DNA样本。在由全球15个顶级分子人类学实验室共同参与的“基因地理”计划中,他们负责东亚和东南亚群体调查。凭借这些DNA样本,李辉的实验室描绘出了一幅亚洲人类民族之间的遗传多样性图谱。
  但若想找到曹操的后人,这位科学家还需要历史学家绘制的“藏宝图”,也就是找出曹姓家族在中国的分布、迁徙情况。这样,他才能按图索骥,提取Y染色体。在校内同事的“撮合下”,李辉和韩昇走上了合作之路。
  一方面,韩昇从研究家谱和文献开始。从曹魏到唐,韩昇把十几部文献重新翻了一遍,又在上千个墓志中,把所有曹姓墓志都找了出来。他还带着十几名学生,在上海图书馆把118家曹氏家谱翻阅影印。
  另一方面,“征集曹姓男性Y染色体”消息的公布让李辉的办公室电话响个不停。有人甚至包车从数百公里之外,拉着十多个人冲到复旦大学,争先恐后地撸起袖子,要求抽血。
  李辉还记得一位浙江缙云的中学老师,坚信自己是曹操的后代。他自己做了很多研究,将宋元之间的曹操后人理得清清楚楚。一听说要检查,赶紧打电话过来说,“李博士,终于找到你了”。
  大多数时候,李辉和韩昇根据族谱、电话中获得的信息,带上100支试管,背着冰盒上路。韩昇负责采访这些志愿者,并给他们提供的家谱“留影”;而李辉负责抽血。采样的范围既包括自称是曹操、曹丕、曹植的后人,也包括自称曹参(《三国志》中记载的曹操祖先)后人、一般曹姓、夏侯姓和传说中因逃亡而不敢姓曹的操姓。
  
  生命科学方法可以研究中国的家族、民族以及它形成的过程

  历史学研究很快斩去了路上的荆棘。在文献故纸堆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韩昇找到了曹操后继有人的证据。据《三国志》记载,曹操的侄子曹休,被曹操赞为“吾家千里驹也”,历武、文、明帝三朝,备受重用。曾孙曹摅在西晋政权中当到洛阳令,一直居于权力中心。
  “洛阳令相当于今天的首都市长,副总理级别,还握有首都卫戍区的兵权。”韩昇笑着解释,“不就是承认司马家的皇族地位,换个位置好好干嘛!”
  据史料,直到南朝的宋和后来的唐朝,曹氏一直都被当做贵族对待。曹氏族谱在唐时期还保存在官方手中,用作备选官员名单。“贵族生育上有很大的优势。”韩昇表示,由于多妻制,贵族往往育有很多后代。
  2010年5月,在安徽一座农家院落,主人用一只浅木色的老木箱抬出一整箱族谱。箱子打开,韩昇和李辉看到一摞摞用上好宣纸印刷的大开本,有列祖列宗的肖像,还有田地和家族迁徙的情况。“这是最漂亮的家谱,我高兴啊!”描述起当时的场景,50多岁的教授高兴得红光满面。
  大约两个月的时间里,韩昇每天从早到晚坐在电脑前,翻族谱,光笔记就写了几十万字。他把这些族谱做成网络,从纵向上比对族谱所记载的祖先,也从横向上分析家族迁徙的情况。
  “一些族谱假的程度比质疑我的人说得还假,”韩昇感慨道,“但另一些真的程度也超过我们的预想。”
  在一份族谱中,记载了河北真定(今北京)的一支曹姓,往南迁到安徽时,两兄弟分别去了广东和赣南。而韩昇找到赣南的一份族谱,正好说是从真定而来;那支去了广东的,也有族谱作为印证。
  韩昇也表示,大约五个族谱里就有一个假的,有的可以用史料判断,有的还得基因检测上阵。广东北部的一个村落,自称几百年前迁徙而至的曹氏,是封闭式的纯正血统。一听说要检测,马上涌来抽血。结果不是他们期待的家族血统单纯,而很可能是不能外扬的家丑——Y染色体类型各式各样。
  118份族谱也大致确定了几处最接近曹操后裔的居住地,一是以安徽亳州为中心,安徽、山东、河南、江苏4省的交界处,这也是安阳汉墓被发现的地区;江苏、浙江和湖南等省沿江地区也有分布,这是曹氏宗族南迁的路线。
  最终,韩昇和李辉在全国各地采集了79个曹姓家族的280个和446个包括其他姓氏的男性静脉血样本,大部分家谱资料也影印保存下来。
  韩昇表示,这是生命科学和历史学的一次重要的跨学科尝试,目标是使“生命科学方法可以研究中国的家族、民族以及它的形成过程”。

  曹操是谁,谁是曹操

  如果《曹瞒传》的作者知道,2毫升血液就能洗净他们对曹操的丑化,不知会作何感想?这本书称曹操之父曹嵩为“夏侯氏之子,夏侯惇之叔父”,晋人郭颁《世语》也沿袭此说。的确,曹嵩为东汉末年大宦官曹腾养子,但是不是夏侯氏之后,李辉给出了答案。
  在一代一代的父子相承的传递过程中,Y染色体也在慢慢地积累着变化。一种叫做单核苷酸多态(SNP)的变化类型因为突变速率极低,在后代中永久保留。
  据李辉介绍,收集来的近千份血样的DNA被提取出来,并用Y染色体上固定位置的100个SNP突变位点,对全国各地曹姓79个家族的280个男性以及包括其他姓氏的446个男性志愿者进行分型。这100个点涵盖了所有东亚地区可见的类型。
  与此同时,李辉还将这些曹姓家族分成三类:宣称是曹操后代的、未宣称是曹操后代(或宣称是其他祖源)的、其他姓氏的普通对照人群。他发现,一种叫作O2-M268的Y染色体SNP突变类型是唯一在宣称是曹操后代的家族中显著高频出现的,且在全国汉族人中都较为罕见。最终,李辉估算O2-M268属于曹操的可能性,结果是92.71%。
  不过,有没有可能这些曹操家谱都是伪造的,大家一起撒了个弥天大谎呢?研究团队也估算了反概率,即出现6个家族都是相同的O2-M268型,有多大的可能性?
  由于这些家族分布全国各地,也没有任何联络,所以他们如果来源不同而基因类型相同就只能是由巧合造成的。根据概率论理论,那么6个分布在不同地域的曹姓家族同时是O2-M268的概率是大约为千万分之三,也就是几乎不可能。
  与此同时,夏侯姓的Y染色体也加入了比对。结果显示,曹操的父亲曹嵩根本不是夏侯氏之后。韩昇也用史料做了佐证,曹腾一族是望族,过继子嗣,一般先考虑亲兄弟家的儿子,实在不行才考虑堂兄弟的儿子,还得是嫡子,制度很严格。所以,即便曹嵩不是曹腾的亲侄子,也必然是曹腾一族的亲近后代。
  不过,听完一个好消息,总还有一个坏消息。Y染色体O3-002611型是在其他曹姓家族中出现频率最高,也是在宣称曹参直系后裔的5个曹姓家族中唯一出现的类型。经统计分析,O3-002611就是曹参Y染色体类型的可能性近于100%。所以,魏武帝曹操连同他的父亲、爷爷都不可能是西汉开国大将、宰相曹参的后裔。在基因证据面前,公认的正史《三国志》也可能得认错。
  李辉还记得,他们回到江西一个采样的村落里发放检验结果。大家拿着报告,左顾右盼,心情紧张。一个在村里从来未受到重视的小卖部店主看完结果,“一下子器宇轩昂起来”,原来那些平时牛气的村干部、乡镇企业老板都不是曹操后代,只有他拥有“高贵的血统”。

  (2010年2月10日,本版发表文章《人类学与历史学联手辨识“曹操”》,介绍了复旦大学历史系与生命科学学院联手进行的课题研究──用DNA技术辨别曹操后裔和河南汉魏大墓出土人骨。)

 

曹操后人如何防“伪”?DNA研究精确到古代家族


2011年12月29日09:47新华网


  复旦专家将基因测定与史籍、方志、家谱等多重印证判定

  昨天,复旦大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传出信息,专项课题组对现代曹姓人群进行基因测定,并与史籍、方志、家谱等历史资料多重印证,判定六个家族有很大可能是曹操后人,而曹操这位近2000年前古人的基因同时被 “定位”。课题组负责人表示,历史研究往往难以打出“百分之百”的包票,但这一结果源自分子人类学、生物统计学、法医学等多种研究方法的综合分析,可能性在90%以上。据悉,相关论文近日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人类遗传学报》在线发表。

  700万人中“大海捞针”

  数据显示,目前全国曹姓公民有700多万人,要从中验出曹操后人,无异于大海捞针。为此,复旦研究人员通过史料推演和基因测定方法,双线并行求解。
  首先,遗传实验室广泛征集当代曹氏男性基因样本,绘制出一幅遗传图谱,看看曹姓到底来源于多少个祖先。接着由历史学者通过对各种资料的搜集分析,找出曹操后代可能的线索。在这个过程中,首次对多份公布的曹姓家谱进行全面查阅,辨别梳理,并与史书、地方志等史料进行比对研究,看线索是否能够接得上,如各家曹氏祖先以及现在居住地和历史记载上曹操后代的流向是否吻合等等。再根据族谱和主动征集获得的线索,到重点地域进行DNA采样和家谱的征集验证。最终筛选出了八支持有家谱、经过史料分析具有一定可信性的曹氏族群。
  通过对这八支曹氏族群的DNA样本比对发现,其中六个家族的成员属于O2-M268的基因类型,其他两支之间并没有共同基因。最后,研究人员对这些重点样本进行Y染色体DNA中500万点的精细序列检测,最终证明:这六支O2-M268类型样本的祖先交汇点在1800年—2000年前,恰是曹操在多种史料记载中存在的年代。复旦现代人类学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科研组长李辉教授说:“从两个学科角度出发的研究互相验证,表明了这六支曹氏族群是最有可能的曹操后代。”

  如何防“伪”?

  凭一个相似的基因,就能从现代人的数据中判断一两千年前古代家族的基因吗?这其中的各个环节是否有作伪的可能?对此,历史学、生命科学专业的研究人员一起作答。
  “首先,我们能确定曹操是有后代的。”复旦大学历史系教授、中国魏晋南北朝史学会副会长韩昇表示,司马懿在政权过渡的过程中,对曹氏的后人并没有进行任何屠杀。“从魏晋至唐代的官谱上,都能找到曹操后代的记录。 ”而目前已经判定很可能是曹操后人的六个家族,散居国内各地,天南地北,互相不认识,作假“串供”的可能性也不高。
  李辉博士提出两个更为关键的 “证据”。其一,六个家族已测出的共有O2-M268基因类型,本身在中国就比较罕见,如果六家没有血缘关系而共有这种基因,概率仅为千万分之三,低到基本可以忽略。其二,经过基因全序列精确检测,六家的共同祖先恰恰是在1800年前左右。从家谱来看,他们分别源于曹丕、曹植、曹操的庶子等不同支脉,而且家谱上同一支脉在遗传上也更接近。如果要排除他们是曹操的后代,就剩下一种情况:这位祖先在1800年前就假冒曹操,而且还要让自己的孩子分别去冒充曹操的几个儿子,这种冒充还要延续1800年不变,可能性极低。

  找“曹操”意义何在?

  据了解,为获得更充分的数据,研究过程中共测定了79个曹姓家族的基因,查阅上百份族谱并绘制出曹氏家族迁徙路线图。如此大费周章找曹操基因、判定曹操后人,意义究竟何在?
  韩昇教授回答,这项研究本身就是历史学与分子人类学在古代家族探究方面的一次携手。史料考证给出了调查范围,基因测定精确“定位”;而当最有可能的曹操基因被找到后,历史学又获得了新的起点。例如,在针对这次曹氏家族的研究中,并不止“定位”曹操基因一项收获,课题组还用同样方法验证了汉代丞相曹参的家族基因与曹操的家族基因没有关系,从而证明曹操是曹参后人的说法可能是伪造;其次,有传说操姓是曹操后代避祸改姓而来,经过基因验证这两个姓氏之间没有明确的遗传关系;另外,研究表明现有的夏侯氏基因与曹操家族基因也不一致,因此曹操是从夏侯氏抱养的说法很可能是后人作伪。
  专家指出,这一跨学科的研究方法同样可以成为探求历史的全新“利器”。如果说之前国际上的DNA研究成果只能判别一个现代人或一份古代样本所属的种族和民族,这次的曹氏DNA研究,则是世界上第一次把遗传基因研究精确到古代家族,它得益于中国社会稳定的姓氏继承传统和包括家谱在内的丰富人文资料。据了解,在此次研究的基础上,该实验室将相继探究在我国历史上有重大影响的古代家族,进而对民族融合、演变发展的脉络展开研究。(记者 彭德倩)

  (解放日报 彭德倩)


曹操墓遗骨DNA检测的分子生物学前提及历史学意义
 
自由市场的傻瓜 标签: 杂谈 分类: MSN搬家
http://blog.sina.com.cn/u/1471035031  (2010-06-11 14:11:33)

  


  曹操墓中遗骨的检定已在学界引起了渲染大波,争论不停,刚看了一个朋友写的微博,也对曹操墓中是否是曹操遗骨持怀疑态度,其实现在大家都有点被误导了,都在关注这个墓中的人究竟是不是曹操,但这个问题经过了这几期历史人类学的讲座,其实把整个方法还原出来的逻辑是很简单的。问题的关键其实并不是说我最后要确定这个遗骨究竟是不是曹操,而是这套分子生物学的方法究竟会对历史学造成多大的影响。
  我梳理一下:
  1.分子生物学的几个科学背景:
  A.人的DNA在细胞内有很多种,一是普通的染色体,二是细胞核内的Y染色体,三是线粒体中的染色体。这些染色体共同决定了一个人的生物特征。人因为是各取父母一半的染色体,所以大家以为染色体会混得很厉害,但其实会混的染色体只有第一类普通染色体,而细胞核内的Y染色体则只有父亲能传给儿子,线粒体中的染色体只有母亲传给女儿,这种传递是拷贝+变异的复制方法,以Y染色体举例,上面一共有30亿个基因,而正常人的基因变异概率为三千万分之一(所以儿子只有100个基因与父亲不一样,这样在一代一代传承过程中,Y染色体是非常稳定的)所以Y染色体可以作为鉴定父系一支的生物学重要标志,同理,线粒体染色体可以作为鉴定母系一支的生物学重要标志,就是翻成白话,假如你是男的,那么你老爸的老爸的老爸的老爸的....老爸的Y染色体跟你几乎一样,如果你是女人,则你老妈的老妈的老妈的....老妈的线粒体染色体跟你几乎一样。当然并不是说你的生物特征只来自于父亲或者母亲,而是指它可以作为父系或者母系传承关系鉴定的重要参考物。
  B.目前的科学技术已经可以完整破译人Y染色体上的30亿个基因。因此可以作全基因序列检测。这个有什么用呢?我举个例子就明白,以父子为例,假如一个父亲的Y染色体为a,他生了四个儿子,那么由于Y染色体的稳定,他们基本都继承了a,当然每个人都有一些变异,所以可以标志为a1,a2,a3,a4,这是什么概念呢?就是都可以判断出他们是a的儿子,然后他们之间又都不一样(每个人的变异点是不一样的,这使得他们除了继承了父亲的Y染色体,同时也有了自己的基因烙印)。这样当a1又生了n个儿子,就可以标记他的Y染色体为a1b1,a1b2,a1b3,...a1bn。a2的儿子就可以标注为a2c1,a2c2,a2c3。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只要始祖是这个父亲,那么经过若干代之后,他们的后代都可以通过Y染色体的方式鉴定出来,并且既可以知道他们的始祖是谁,又可以判别出他们的不一样,也即不会把a1的后裔判别到a2的后裔中去。
  C.那么有人会提出质疑,就是a1因为自身有一些突变基因,所以他有了自己的既继承于又区别于他父亲的基因特征,那么会不会在后代的传承中他的基因特征又突变回去了,然后后代又找不到他的特征了,这样就会推翻B的结论?当然这种可能性从理论上说是存在的,只是有一个概率问题,人的基因突变概率是三千万分之一,然后人有三十亿个基因点,所以儿子会有100个基因与父亲不一样,那么等到再下一代这100个基因全部突变回去,回到父亲这样,大家可以用排列组合的概率自己去算一算这种可能性。所以这个可能性可以忽略不计。
  好,这个科学方法给了我们一个什么意义呢?就是我可以通过Y染色体检查判定现代的任意若干个男子他们有没有亲戚关系。并且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的Y染色体是逐渐变异加大,当然整体上而言在比如说几万年的历史里,差异性还是很小。所以我们可以通过共同点和差异点,判断到比如说我和你可能在几十代之前是否有共同祖先。这里有个问题,是人的基因大量是相同的,所以判断出我和你在几十万年前都是北京猿人的后代是没有意义的,我们说的方法都是先排除掉我和你都是人的这些共同基因来做的。这个说的有点绕,学过生物或者理工科的应该马上就理解了。
  下面进入正题(一堆人晕过去了,原来才正题^_^)。说曹操,这次安阳曹操墓的发掘,使大家对墓中这个人到底是不是曹操有了很大的怀疑,按照历史学的方法来判定,无外乎用墓制、陪葬品加上文献等方式来下结论,但这里面存在问题,首先因为墓已遭盗,所以即使墓制符合三国史魏公的规制,但里面的陪葬品以及所谓的曹操骨头都可能是假的,然后用文献的方法来做的话,能依靠的文献就是1正史记载,2各地族谱。当然现在很多人都说族谱这东西是宋代以来伪造的,然后正史又修过,所以皆不可信。这话也有道理,不过后面有解决方法。
  那么随着曹操墓的挖掘,最近又有一些新的曹氏宗族的墓穴出现,比如曹操老爹曹嵩和祖父曹腾,还有曹操的侄子曹休陆陆续续在安徽亳州出土,注意这次是在安徽,不是在河南安阳。当然这些墓也仍然有两大疑问:1。墓里的人是不是就是这些人?2.即使是这些人,还有两大问题:1.曹操墓中的人是不是曹操?2.曹操他老爹究竟是不是宦官曹腾领养的人?
  对于后一个问题,韩昇教授用历史学的方法去论证了曹操是夏侯氏的说法不太可靠,在文献上第一次出现这种说法是吴国人做的曹瞒传,而曹操的政敌袁绍和刘备都未曾有此说法,所以可能是吴国人为了政治考虑贬低曹操而说他来历不明。当然这个问题用历史学的方法也说不死,姑且暂时有这样一个历史学结论吧。
  对于曹操墓中的人是不是曹操这个问题,首先排除一个问题,即曹操72疑冢问题,其实这个话题跟上面一样,用历史学的方法来看,这种说法最早是出现在后世的民间传说之中,所以基本不可信。好那么按照墓制的考古学方法,有这样大规格的墓穴,基本可以肯定是曹操的墓穴无疑,那么唯一的问题是里面是不是曹操的遗骨?
  问题到了这里,其实很简单,有两种方法:1.假如我们现在能找的到曹操的后人,那么把曹操的后人的DNA和墓中的古尸DNA进行对比,马上就能知道是不是了。2.既然已经挖出了曹氏宗族的墓穴,把他们对比一下,也就马上知道他们有没有血缘关系,注意曹休是曹操的侄子,所以他们之间不是父子关系用B的方法是可以知道的。这里有人疑问说曹操的骨头收到了污染,这个分子生物学的相关方法已经说明了除了金属污染能够消灭DNA,其他手摸一摸啊啥的根本就没有任何影响,具体的我不懂,得去看相关科学技术。
  好,因为文物保护阿啥啥的原因,我们的教授们没有办法直接测曹操的遗骨或者说测了不公布,于是他们就换了第1个方法,那么这个方法的要害处在于我们要寻找曹操的后人,这样唯一能做的就是根据家谱来找,包括现存的中国xx博物馆的200多份曹氏族谱以及民间很多认为自己是曹操后人的家族。
  于是这个方法就引来了巨大争议,因为家谱很多是宋代以后修的,很多人为了攀龙附凤,往往杜撰自己的祖先是某某某以显示自己血统之好。所以很多历史学家就称这个手段已经出现巨大问题了,所以完全不可靠!
  这个时候分子生物学就要粉面登场了,当然在它登场之前,我们先要做几个逻辑上的梳理:
  1. 刚才已经讲到,男性的Y染色体的生物学特征是父亲传儿子,母亲对儿子没有任何影响,是父系传承的。而中国自汉代以来肯定是父系社会这个毋庸置疑,后代的姓来源于父亲(绝大多数情况),所以如果家谱不作假的话,因为分子生物学可以判定父子的相同点及不同点,所以家谱的谱系和生学学的谱系应该是一模一样的。
  2. 假设这次采样的曹姓并且说自己是曹操后人的人的家谱是假的,那么他们和真的曹操后人是没有血缘关系的,这在DNA上一测就出。
  所以两个问题逻辑一归并,其实很简单,不用管这些采样的人的家谱到底是真是假,用DNA检测的方法可以知道:(1)他们有没有亲属关系;(2)他们之间的谱系如何,因为曹丕的后人与曹植的后人DNA上有不同的特征点,一测就知道了。
  如果他们没有血缘关系,那就证明了曹姓后人的家谱基本都是伪造的,而如果他们之间的生物传承关系与历史的谱系不一样,比如号称自己是曹植后代的人测出的DNA发现跟曹丕后代的人测出的DNA的特征点与历史的谱系不一样,则虽然可以证明他们虽有共同的祖先,但至少他们的传承谱系线肯定是另外一种,不是历史上的曹操几个儿子,然后哪个儿子又生了哪几个。
  下面的事情很简单,分子生物学实验室的一帮人跑了全国各地,采了n多人的血样,回来测。两个结论是:
  1. 这些号称自己是曹操后代的人的子孙除了一家之外(这一家比较倒霉,呵呵),都有多少代之内的血缘关系。这证明了他们是有一个共同祖先的,当然这个人是不是曹操不知道。
  2. 这些人的血缘谱系基本与历史记载的曹操谱系一致,即号称自己是曹丕后人的人和号称自己是曹植后人的人,还有其他几支,测出来的确有不同的特征点,然后又都有共同的始祖。
  问题到此当然没有结束,还有一种逻辑上的可能性存在,即某个时代有一个曹姓的人,生有不少子孙,然后他按照曹操的谱系为自己的子孙编了各个家谱,比如说大儿子就说他是曹丕,二儿子就说他是曹彰,三儿子就说他是曹植,以此类推,总之他把曹操的家族谱系照搬到了自己的家族谱系上。当然这种可能性从理论上来说是有的,不过实际可能性有多少,这个仁者见仁、智者见智。而且如果是假造的,那么他们与曹氏宗族墓穴里出土的古式应该没有亲属关系,比如曹嵩、曹休。当然从理论上讲还有一种可能,即这个自称为曹操的人,除了让他的儿子假冒了曹操的儿子之外,还得要把曹氏宗族的墓给找到,然后把里面的真古尸给挖出来,然后替换进自己爸爸和侄子的骨头。不过据说这两个墓应该没有盗过吧。所以我觉得这些假设虽然存在,但说真正有可能发生概率实在是微乎其微的。
  目前曹操墓中的骨头的DNA还没有测,不过就分子生物学的基因全解码技术而言,这次的实验已经可以作出目前这些曹姓人的后裔的共同祖先的DNA特征的理论推测值,并且这个理论上的推测值跟这个真正的“曹操”的DNA的符合程度应该是接近于100%,实际数字式99.999….9%很多9,我自己也忘了。当然要说说死,其实只要一测曹操墓的骨头就真相大白,1还是0的问题了。不过目前我们可以假定为90%可能就是曹操。
  其实问题到现在,曹操墓中的曹操骨头究竟是不是他的不太重要的,重要的是目前自称曹操后人的现代人,他们的家谱照此次结论来看,可信程度大大提高。而按照生物学的方法去检测对于历史学来说有很大的作用。
  当然历史学界本身很有争议,觉得这个方法也说不死,当然这些问题还是要留待后面的科研成果来解决。我觉得这个方法最大的作用是可以做这个事情:1.根据现有某些姓的族谱的人来测他们的血缘相关性;2.搞清楚目前我们民族的人类学范畴上的人种来源。
  当然就我个人而言关心两个问题:1.孔子是不是东夷人无疑?毕竟宋国孔父嘉之后据今史料太少,并且又有野合生孔子之说2. 王姓后人是不是乌拉尔人种?
  不过更大的逻辑则始终是,一个人的认同感真得跟人类学范畴上的人种分类有关么?我觉得这种方法更能证明无关性。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81.108.205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