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网站 | 网站导航 |
 
 
 
 
  ※当前位置:首页 >> 文章浏览  

 
湘潭锦石何氏族谱家规条约

文章来源:JIANWENDI.COM 点击:3048 发布时间:2006-8-4 17:27:06 [评论]

重修家谱家规小引

  经云:身修而后家齐,是则齐家不可以无规也。兹于家乘纂修之余,著为家规二十条,勿索隐钩深,勿长篇累牍,揆情度理,只此眼前话头,寥寥数语,示其劝惩,揭其利害,详其是非,明其得失,言之固属无文而行之非不可远。吾族子弟苟遵而行之,其于伦常名教之大以及修身、持家、处世、接物之事,殆不无一助云。
   十派孙嗣佑撰

家规

 

孝父母


  五刑之属三千,罪莫大于不孝。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抚育顾复,欲报之德,昊天罔及。观羊有跪乳之恩,鸦有反哺之义,物且然也,可以人而不如乎?夫人生不满百,幸而高堂犹存,正宜随分竭力,以伸其孝心。若饮食不丰,其供奉衣裳不备,夫燠寒疾痛不时为调理,将养儿待老之说竟属虚言,子诚何心,顾忍出此耶?至媳之事舅姑,当亦如事父母。媳有不孝,子罪在所难辞。盖妻从夫转,夫为妻纲,未有子孝而媳不孝者。总之,孝为百行之根本。根本若亏,枝叶何从而茂?宜细思之。


宜兄弟


  诗云:岂无他人,不如我同父。又云:凡今之人莫如兄弟。良以兄弟一体所分,直如手足,不得视若途人。缓急相济,有无相通,患难相顾,方是兄弟情谊。或兄有不是弟当让之,弟有不是兄且忍之,勿以一言偶乖,致伤和气。若因财物细故,听枕边闲言而骨肉离异,是犹一人作狂而左右手自相残害,不亦大可痛哉?昔人云:兄弟同居忍便安,莫因毫末起争端。眼前生子又兄弟,留与儿孙作样看。吾族当三复之。


和夫妇


  夫妇,人伦之大端也。故人生偶以夫妇,如天地配以阴阳,阴阳和而后雨泽降,夫妇和而后家道成;故姻缘订之一日,忧乐同以百年。须为贤女敬夫,莫作痴人畏妇。结同心之好,笃唱随之。谊懔昧旦而警鸡鸣,乐钟鼓以友琴瑟,瞬息光阴催老,到白头同衿有几人?终风之歌固无论矣,反目之诮可不戒欤?


联宗族


  一族之众非不纷然也,揆厥由来,譬如一树之千枝万叶,皆是同根所生。乃世俗不悟,见族之富贵者不胜推崇,虽疏远辄近而视之,惟恐或后;遇族之贫贱者,每多嫉嫌,虽亲近亦远而疏之,若不相识。不知既属同族,富与贵者是伯叔兄弟子姪,贫与贱者独非伯叔兄弟子姪乎?原诸始祖一体之义,均宜吉凶相关,忧喜相系,即居住各方难以时会,而新正暨婚丧诸事亦不可吝往来,斯有以笃家谊而联族属矣。


敬尊长


  记有之年,长以倍则父事之,十年以长则兄事之,是凡长幼尊卑原有森然不可紊者,况在伯叔之伦乎?每见子弟或囿于粗蛮,或习乎轻佻,虽尊长在前,亦率其故态,不以为非,其无礼孰甚?是故为卑幼者凡遇尊长,务须循循焉,拜揖克恭,笑语克慎,进退有度,坐立有方,毋居位并行,毋背手盘足,毋轻言戏语,毋叫你称他,去粗蛮之状,敛轻佻之形,方成个有教训人家子弟。


笃亲谊


  人有三党,是亲难忘,盖既属亲谊,宜均切亲爱,迥非秦越同,往来以联其情,馈遗以达其意,礼貌不可或懈,义气不可或衰,坦怀以将,推诚以待,凡事必须关顾,钱米务要分明,勿以细故而生嫌疑,勿以淡泊而致疏远。若鄙弃寒薄是亲不亲,攀援富贵非亲是亲,这等炎凉情形,最为可耻,吾族子弟尚其戒之。


敦友道


  朋友,五伦之一,原与君臣、父子、夫妇、兄弟相维持不徙,竞尚夫作合,相深在意气之洽而不在仪文,相契在道义之微而不在口腹,有善相劝,有过相规,勿面奉而心违,勿轻诺而寡信,勿慕势利而趋附,勿因贫贱而忘旧交,结纳在一日,久敬在终身,若虚文有余而实意不足则凶终隙末,交道尚可问乎?至于择交尤在所宜慎,盖习与正人处罔非正人,习与邪人处罔非邪人,故邵康节先生戒子弟曰:亲贤如就芝兰,避恶如畏蛇蝎,可不审欤?


睦邻里


  人不能孓然独处,离众以辞人,而同井共乡则有邻里。邻里之中,老幼不等,善恶殊途,此间亦几费处置矣。惟是老则尊之,虽贫贱不可忽略;幼则慈之,即无礼亦弗较量。其良善有可近者则结交而礼貌之,其凶恶难与言者则含忍而宽容之。勿才能自矜,勿势利自逞,勿刁唆滋事,勿利己损人,勿攻人之私,勿形人之短,是非相与劝解,颠危相与扶持,顺理循情,安分守己,以此睦邻,庶乎近矣。


保祖茔


  祖宗已往,惟此遗骸赖子孙顾管,乃人于住宅屋基咸思蓄禁,谓是衣帽山,而于先人寝所多视若弁髦,讵知坟山之兴败,家道之盛衰,实由之乎?又甚至春秋挂扫且或阙如,属在远方有侵犯倾崩而莫知,殆与孤坟野冢无异,是祖宗要此子孙何为?窃思子孙既不念身所由来,忘恩背义不顾祖宗,祖宗有知必抱痛殊甚,焉肯保佑引护来顾子孙?总之,无远无近,挂扫在所必谨,则保祖茔正以固根基,根基固而荣茂岂有艾乎?宜痛思焉。


重丧葬


  养生者不足以当大事,惟送死可以当大事。盖父母一生只此一举而事已完,人子于父母一生亦只此一举而事已毕,正宜加意用心。凡一切衣衿棺椁以及殡殓安埋,俱须仔细检点,不可有一毫草率粗疏,徒塞责了事,必也懔丧,致乎哀之训而食旨不甘,闻乐不乐,居处不安,凄焉怆焉,于此不尽吾情,乌乎尽吾情哉?若夫礼忏诵经,开堂作吊,不过故事虚文,于父母究何益焉?是惟称家之有无可也。


丰祭祀


  尊祖敬宗之道,古人之垂训详矣,今人疏于礼法,悭于钱谷,每致祭祖宗,亵越从事者居多。殊不知享礼丰洁,神必据我。吾族虽未获叨五鼎之奉,犹列于士中而有无田不祭之礼,顾今牺牲不盛,粢盛不洁,何以昭后人之孝思,慰先人之灵爽哉?即至中元祀先,亦属报本追远之意,甚未可慢忽,以将第相沿为故事也。


务耕读


  人生之本务,只有耕读两般,外此皆末焉耳。读书原不负人,幸而运通时至,扬名声,显父母,高车驷马,前呼后拥,何等荣耀!正是家无读书子,官从何处来?不幸时命多乖,弗获上第,亦能通达义理,广扩见闻,即作一教书匠,其清高比凡艺迥不侔矣。不读则耕,虽出作入息,手胼足胝,身非不劳而赓千仓咏万箱,孰不由力田所致?此辛苦中讨得快乐吃。在百艺非不可营生,而总不若耕之伴本靠实也。语有之,有田不耕仓廪虚,有书不读子孙愚,诚金石之论哉!


尚勤俭


  夫勤俭乃立家之本,未尝见一父之子田地产业均属平分乃此也。自尔饶裕羡置产之非难,而彼也渐至空虚,叹守旧之不易,果何故哉?盖人情最患耽逸而恶劳,试看做世界的那个讨得安闲自在?人生贵量才而酌用,试看致富厚的,谁个不从俭约中来?大抵颓惰自处,家道难成,奢华是崇,覆坠莫保,固大彰明较著也,可不惕然奋而猛然省与?


谨昏姻


  凡议婚姻,当先察其婿与父之性行及家规何如,勿徒慕其富贵。今人多不讲此,一言偶合,遂结丝萝,或藉女字而趋附,或假男昏而攀援,甚至仆隶之贱,窃主财赎身以起家而良贱为昏,自外规模家范性行概置不问,更有一种陋习,因亲及亲,姑姪妯娌者有之,叔姪而连襟者有之,其于伦常倒置,尊卑失序,何若同姓不婚,律有明示。语云:五百年前共一家,虽五尺童子亦耳而熟之。至悔盟转房之事,尤大干律条,皆当谨戒之无犯。


肃闺门


  闺门之中,风化攸关。礼云:男女不杂坐,不同椸枷,不同巾栉,不亲授受。岂过严哉?凡以示肃耳。故梁妇视不敢仰,缺妻相敬如宾,至今名传史册。彼长舌厉阶司晨家,索非由敬诫之训有不明,刑于之则有未著乎?必也内言不出,外言不入,勤女红,操井臼,一切事务责任归之丈夫,不得漫为干预。而且,年少妇女,即至亲子姪、近侍仆僮,嫌疑当避,规矩当循,其他更不待言。故十五童不内入,十五女不外出,则谨内则而端阃仪,是亦齐家所宜急讲者也。


修品行


  品行者,立身之大节,优劣所由分。失足在一日,贻玷在毕生。故贫富虽异,贵贱虽殊,各有品行,皆宜各端所修。而总其大要,只在归于正直,勿狃迂回邪;期于高明,勿即于卑陋;须知自豪,勿为自侮;当知自重,勿得自轻。至游手好闲,流于不轨,则是品行大坏,虽靦然人面,终在无足比数也,愿惩之戒之,切勿蹈之。


禁赌博


  人生在世,纵不能致富致贵,也须做个成家之人,切勿作那败家之子,而最不可为莫如赌博一事。曾见有席祖父成业者,坐享盈余,平日何等快活,乃一诱于赌博之中,家计要务概置不闻,正士端人屏弃勿近,俦党如同胶漆,银钱恍若泥沙,沉溺莫伸,蔽固莫悟,不当年立见一败涂地,后来不知受几多熬煎,吃几多亏苦。故庞公训子诗云:“凡人百艺好随身,赌博门中莫去亲。能使英才为下贱,敢教富贵做饥贫。衣裳褴褛亲朋笑,田地消磨骨肉瞋。不信但看乡党内,眼前改过几多人。”吾族子弟当奉此为箴铭。


严凶横


  凡事争胜于人,只有一个理字。理胜则在公在私无往不胜,理屈则在公在私无往不屈。恃凶逞横只有眼前一刻,到底仍在理上结题,盖是非难逃众论,公道自在人心。执理以衡何等好法,而悻悻者流顾忿焉挟一往之气,虽有法语拒而弗闻,纵有巽言格而勿入,不思世之索罪取祸者小,刑辱相加者大,而身家俱丧,孰非凶横阶之厉乎?愿熟思之,毋忽。戒争讼。自古以无讼为贵,讼则终凶。乃滋事逞能者往往或因田土些微口角细故,辄成讼端,一经告诉,经承原差不惟要钱,且还费许多周折。迨至当事廷讯,无论谁胜谁负而屈膝卑躬已足沮丈夫之气,一旦理屈词穷,恶声加之,刑罚随之,以视安分守己者迹不履公庭,其贵贱荣辱何如哉?吾愿吾族子弟得忍且忍,得耐且耐,与其进一步直前,不如退一步作想,若以此来逞英雄,则惑之甚矣。


完国课


  尺地寸土,掌管悉属国家,惟正是供,理所应尔,况今计亩所收,视什一之赋,且减半有余,何得展延拖欠,甘为顽户乎?五月完半,十月全完,例有明示,届期不输,一经给出,那时差来坐取,必多数倍方可了妥,且还要劳唇齿费东道,这哑保亏竟甘心吃了,岂不是一个大愚人。朱子家训有曰:“国课早完,即囊橐无余,自得至乐。”诚哉是言!


   十派孙嗣佑譔

 

条约小引

 

  条约之设何为也哉?盖族众甚纷,人各一见,不绳以莫逾之范围,无从著攸同之象;非定以不易之规画,何由昭可久之模。惟撮其心思,端其法守,斯彼此莫不合辙而后先罔弗同揆,庶祠宇历久而常存,祀典于焉而弗替,此条约之所由来欤!

条约

 

  一.主祭者正献、分献及司赞、读祝诸事均不得妄委任,当以彬彬儒雅者为之。
  一、祭期以十月初一日为定,子孙无论远近,皆当不避风雨先期赴祠斋宿,备定分献、司赞、读祝诸人,庶各任其事,自咸从容就理,不致临时仓惶而颠越不恭也。
  一、祭品尚其丰,贵其洁。不丰不洁以宴宾客犹虞,其怠慢弗恭,况属在祀先亵越,是将有不吐之者几何,而谓祖先有灵尚肯昭鉴戒乎?
  一、祭祀之礼宜将其敬,必著其和。嗣后吾子姓助祭者,第一要衣冠整齐,不整不齐即是亵渎,大非尊祖敬宗之礼。故曰:衣服不备,不敢以祭。又必聚顺一堂,毋相争相辩嘈杂喧闹,蔼然裕太和之气。祖宗顾之,谅亦怡然色喜而罔怨罔恫矣。违者公处。
  一、与祭之人尊卑长幼萃于一堂,原有序而不可淆,有条而不可紊。倘坐次陨越,左右不辨,上下不分,则是尊卑倒置,长幼攸乖,宜即惩之。
  一、祠堂办祭,系当年经管将祠租变卖设办,须酌量而行,毋得过侈。祠租有限,除完饷供祭外,所余无几,嗣后助祭者量出祭费,经管清收,开单贴示,不得隐漏。
  一、祠堂,祖宗灵爽实式凭依焉,四时香灯不可或缺,房舍宜扫除洁净,毋得污秽,以致神恶。有破漏处,应随时检盖,勿任漂摇,致令居处不安。凡此固皆经管所当检点而实守祠佃人责也。违者公罚。
  一、逐年祠租系逐年经管清收,其正饷南漕,亦系经管将租变卖,届期输纳,毋得拖延及至多费。其出入数目务须一一注明,支用若干,存留若干,升合俱不得苟且。
  一、祠田耕作原只佃与外姓,家族概不得佃。此要佃,彼亦要佃,难以分给,况祠内有事,且不便于呼唤。其租谷支用有余,听经管生放族人,不得强相借贷,恐拖欠短少,追讨反伤和气。宜共遵之,毋违。
  一、祠后山林,一是祖宗凭依之地,二是合族公管之业,务须禁长,不得私行砍伐。违者非特目无家族,并目无祖宗也,宜公处之。至外人窃伐,责在佃人;佃人窃伐,则逐出另佃。
  一、祠堂桌凳器皿等项,虽是微物,乃祭祀时所必须需者,祭毕次日,经管一一点明,开单交守祠人收管,不许徇情假借。如下年祭祀照单清点,或有遗失损坏,于赔还外更罚之。
  一、祠田佃人,每年祭祀呼唤奔走不得告劳,或祠内遇有他故相烦,亦不得漫为推委。如非公事,族众毋许因公田皆恃为田东纷纭烦扰。
  一、族人口角,不得挟一时之气,遽尔兴讼。须鸣之族长、房长,约期赴祠公同理论。且祖宗在上,必须秉烛焚香,彼此跪诉情由,发誓自剖,然后族长、房长秉公持正,孰是孰非,力为劝解。属在二造,应各遵劝,庶家谊以全,仍是一团和气。祖宗闻之,当必含笑于冥冥中矣。
  一、凡有公事集祠商议,总以大义为行止。各持一见,未免议论多而成功少。属在老成,持衡既定,当行则行,当止便止,族众毋得更肆口舌以乱人意。
  一、读书成名,上荣祖宗,下光族党。嗣后新贵者,该当年经管奖以祠租,以代衣顶之费。但隆杀有等,入学奖谷三十石,中举奖谷六十石,再上如数递加。除此外,凡吉凶等事及老幼孤贫,俱不得支动升合。
  一、族姓丁多,不免贤否杂出,有卑犯尊、少陵长者,拘至宗祠杖责。有恃尊长欺侮卑幼者公罚。至交结匪类,阴行不轨而玷宗辱祖者,务须严以家规,使之悔过自新。如怙终不悛,族长、房长鸣之当事究治,庶几惩一戒百。
  一、总理经管每年办祭,先期进祠,将上年租谷变卖,银钱若干,开除若干,实存若干,逐一开单悬贴中厅,俾族众祀祖者一见了然,必如此方可表自己之心,族人之疑可释。
  一、中厅设立选举木牌一件,祀祖之日,所有殷实老成、公平正直之人当众举报,上书某房某人,下书某人保举,俟房长人等留心稽查,过细察核,果端方正大,清廉无私方可充当总经理(管),不得连年更换。如有议其非者,不得举用。公给总理图章一颗,印簿一本,又公给每房经管图章一颗,印簿一房一本。一经择定,均于祖宗堂前行礼。接戮仪节,训词誓词附后。祭毕第二日,将租谷银钱数目,逐一登簿算明,互书互戮。至不充之日,择交下首,上首亦当分理。俟下首再择交下首,老上首总理、经管人等方得告辞。如此择人,祠内可鲜疏虞之事,银钱可杜渔利之浸。
  一、渊公派下祠租及各处墓田,如或因经理不善,致祭祀因有丰歉,甚至愆期不祭,遑云享祀之隆。今我渊公派下嗣孙公同议定,凡祠租、墓租及银钱、契据、字约,概归总理手收,日后不得分租分祭以怀二心,致祖宗有馁而之叹。每年除开除外,银钱有余,亦当生息。各房经管不得觊觎支取。至充盈之日,商集族众,或买山地,或置田业,其契据字约必注明几纸,书载各房簿首。总理不充之日,下首总理必亲自检点,照样注明,庶无遗失之弊。


附录:训词、誓词、仪礼一则

  内外肃静 放爆 击磬 奏乐 乐止 小奏 经理者 就位  鞠躬 拜兴(凡四) 平身 诸祖先前 跪 止乐 听训词(择一年高德邵之房长为之,必要衣冠齐整) 嗣孙某奉祖宗命曰:择尔经理,责任非常。因循不力,决不尔昌。吞公肥己,本身受殃。果能踊跃,佑尔吉祥。矢公矢慎,孙子成行。阴灵洞鉴,报有低昂。尔其敬听,毋违训章。 起乐 俯伏 兴 复位 鞠躬 拜兴(凡四) 平身 诣祖先前 跪 止乐 读誓词(先用红纸亲自书之,或亲自书名亦可)词曰:维年月日,嗣孙某某,敢告于祖先前曰:敬听所训,岂敢或忘。矢公矢慎,分所应当。倘若不力,愿受灾殃。吞公肥己,愿降不祥。 谨誓 焚誓词 起乐 俯伏 兴 复位 序立 房长就位 鞠躬 拜兴(凡四) 奉戮 授经理 经理者接戮 举戮 纳戮 房长退立 经理者就位 鞠躬 拜兴(凡四) 平身 礼成 大合乐 大小尊卑人等各向经理者贺(道)贺

 


 
   
※注意:网站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做其他使用请事先征得本站同意


 ·相关评论
暂时没有评论
 
 ·我来说两句

服务条款:
   您的IP:54.161.108.158 请注意文明用语。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责任。
· 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互联网管理的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网评论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评论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本网评论板发表的作品,本网有权在网站内完全转载或部分引用
· 参与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评  分:  5分  4分  3分  2分  1分
姓  名:
评  论:
  我已阅读服务条款并同意
 
 
Copyright@2006-2008 建文帝网 All Rights Reserved
邮件:hegej@126.com 湘ICP备05018251号